人皮面具

廖志文是一個對古董非常有興趣的人,因此他對這副奇怪的面具非常感興趣。這面具是一個老人送來請他鑑定的。一個非常精美的面具,雖然這面具的樣子是猙獰恐怖的。但是在一個考據的人來講,這卻是一件精品,應該是很久很久以前的東西了。也許是南美洲的古代野人所製的。最特別的就是在它的質地。廖志文經過仔細的研究之後,斷定那是人皮。

這個時代,就很難用人皮製一副面具了。 繼續閱讀 人皮面具

無柄天師

「陳大師」看著那屋中的佈置,與面前這個穿著黑色衣服的女人,就不由得心中感嘆,何以有些人的運氣是那麼好。這樣豪華的屋子,顯示這屋子的主人非常富有,而這個人的妻子,也即是他面前這個女人,又是那麼美麗。

不過,也許這又不是好運,因為這個人沒有命享。這個人已經死去了,面前這個美女已經成為了寡婦,擁有鉅資和美妻而沒有命享,那就是等於沒有。 繼續閱讀 無柄天師

鬼器

于小冰正在浴室裡洗澡的時候,就發覺窗子有異。
一個很美麗的少女,站在浴缸中,剛剛洗乾淨了,就對著鏡子,向自己欣賞一番。
她覺得她的乳房圓而堅挺,應該是十全十美了,但是,大腿是不是粗一點呢?毛是不是濃一些呢?
少女總是多心的。她沒有試過男人,雖然明知道自己是美麗,但是又怕這些地方會被將來的情人所嫌。當然她不明白,這其實是一種賭博,男人的口味是各有不同的,有許多時候,兩個男人的看法就是剛好相反,她不可能肯定她將來喜歡的男人所喜歡的會是哪一型–
她忽然皺一皺眉頭,因為,她發覺浴室的窗子開了很多,幾乎會給對面的人望過來了。她忙過去把窗子拉回來,那已經相當古老的鋼窗,窗鍵處已經長了很多銹,拉回來時就發出「吱」的一聲。她一面感到奇怪,因為她明明記得,這窗子她在進來時是關上了的,只關剩一線。為甚麼會開了呢? 繼續閱讀 鬼器

離魂

麥生發覺自己從床上升了起來,然而他低頭望下去,又看見自己仍留在病床上,於是他知道自己的魂魄是已經離開了身體了。
護士一看心電機的跳動停止,便慌張起來,按鈴喚醫生來,並且先行準備注射的針藥。
醫生趕來了,立即為麥生的身體進行心臟按摩,用力地一下又一下按下去。麥生的魂魄似乎被一種力量扯回下去,然而他的心中又有種抗拒之力──因為他留在身體裡面時是感到那麼痛苦,而現在升出來了之後又感到那麼舒服,他不想下去受苦。
醫生和護士卻還是在努力,醫生一面按,一面接過護士準備好的針藥,為麥生在胸部打了一針。麥生知道那是一針強心針。他的肉體果然又有了反應,那心電機上的跳動又恢復了。
醫生用衣袖抹抹額上的汗,再用聽診器為他聽診,後來說:「他會不會醒過來,那是要憑他自己的生存意志了。」
麥生在天花板處飄浮著,卻是在想著:「有甚麼好生存呢?那麼辛苦!」
他一直躺在床上昏迷,當然看不到自己,而即使醒來他也是沒有機會照鏡的。現在他才可以看到自己滿身都是繃帶,其上滲血,口鼻都插了喉,那麼難看。活過來豈不是很辛苦?而且他根本就不想活。他是從樓上跳下來尋死的,卻沒有死掉。
他在想:「原來跳樓這樣難看,早知道就不用這方法了……」
就在這時,他的背後忽然被輕觸了一下,他回頭,發覺那是一個非常美麗的年輕少女,身上穿著一件白色的袍子,很透明的,因此可以看到她在這袍子的下面是裸著身子,一絲不掛的。
麥生詫異地問道:「你是誰?」 繼續閱讀 離魂

心魔

溫子開在黑暗之中望著窗口,望向對面,那個美麗的少女正在家裡的廳中地毯上做睡前的柔軟體操。

由於兩座大廈相隔很遠,所以那個少女並沒有把窗簾關上。她看不清楚對面窗外的人,就以為對面的人也看不清楚她了。

但是溫子開卻是有望遠鏡的,這就可以看得很清楚了。

她不認為需要拉上窗簾,也由於她並不是裸體,而是身上穿著一件運動衣。但是距離給望遠鏡拉近了,溫子開就可以看得甚為清楚,也可以看到很多。

由於這種運動衣能遮住的地方是不多的。 繼續閱讀 心魔

替身

在黑暗之中,忽然一聲慘冽尖叫,陳占美的汗毛也全都豎起來了。
跟著有一陣拍拍的聲音,有甚麼東西在空中飛翔。
與他一起的三個人都恐怖地叫起來。
「不要慌!」陳占美極力鎮定著,立即伸手摸到了燈,開了掣,燈光就亮起了。
那是一盞露營用的手提燈,是用電池的,發光的是一條小光管。光管發出慘白的光,照亮了這間破落大屋子的大廳。
一切都是破落的,也封塵,牆壁也有許多洞。假如是在冬天,寒風會鑽進來,使人冷得不得了,但此時是熱天。
陳占美說:「你看,沒有甚麼?」
他們是兩對。陳占美是和沈冰茜在一起。另一對是盧因和殷碧玉已經嚇得擁作一團,沈冰茜也是在發抖,不過她又不好意思投進陳占美的懷中。沈冰茜和陳占美並沒有那麼相熟,而盧因和殷碧玉,則大家都知道他們是有了肉體關係的情人。
盧因說:「剛才明明是有聲音,還有東西在飛!」
陳占美說:「這不是那麼神秘的事情,這樣的破屋裡會有貓頭鷹,貓頭鷹捉一到了一隻老鼠,如此而已!」
他這是一個很合理的解釋,但是盧因則似乎並不相信道理。他說:「我們要走了!」
陳美占說:「我們不能走呀!」 繼續閱讀 替身

淫鏡

安妮在那間古董店裡買了一面大鏡子,心情非常之好。
其中三個理由:第一是價錢平;第二就是這鏡子非常美麗;第三就是店子裡那個年輕的男店員非常英俊,而且對她有好感,而她也對他有好感。第三個理由也可能正是促成了第一個理由。他對她特別有好感,所以就特別平的價錢賣給她。
他還親自把鏡子送來,為她在房間的牆壁上裝好。
安妮真希望他會約她出外,做個朋友。但是他沒有提出。他沒有提出,她也不好意思提了,她到底是女性。
也許,過幾天她再到他的店子去買點東西試試。
安妮對著那面大鏡子,慢慢地把衣服脫下來,一面欣賞著鏡子的美麗。本來,鏡子就是鏡子,只是一片後面塗了水銀的大玻璃而已,都是差不多的。美麗的乃是在於鏡子的框。這框就是非常美麗,很有古味,是木的,雕花很複雜,是漆成金色的,好像古銅,其實卻是木的。 繼續閱讀 淫鏡

魔鬼之夜

我是夏綠蒂,今年已經是廿八歲了,事情是發生在十二年前,那時我只有十六歲。
我的遭遇是很恐佈的,就是到了今天,回想起來,仍是有餘悸。因為,我是獻身給魔鬼的。 那時,我做過魔鬼門徒。
這種事情,很可能你是也聽過的,有些年輕人喜歡荒唐胡鬧,找尋刺激。
以前是這樣,現在亦是這樣。
我們實在並不是真的相信什麼魔鬼,我們不過是喜尋新鮮的刺激而已。
那一次,我就與幾個女朋友一起去參加一個魔鬼教的集會。這集會上的人, 其實相信亦沒有一個真的是要信奉魔鬼,他們不過是找一個藉口,刺激一番吧了。
魔鬼這個藉口就是很夠刺激很好玩。假如是到禮拜堂去,那恐怕要悶死了。
禮拜堂是正經的地方,就是不可能讓你做什麼刺激性的事情的。 繼續閱讀 魔鬼之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