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業旅行瘋狂大交換

所以現在戰況大改變:
第一組:我光光,阿榮、Amanda、小龍女剩內褲。
第二組:肥仔也光光,Chris剩內褲,Heidi、Jacqueline剩內衣褲
第三組:Thomas隻脫了上衣,May May姐剩內衣褲,Simon、Sharon剩內褲。
第四組:Raymond光光,George、素靜剩內褲,Agnus還有內衣褲。
現在除了Thomas還有短褲,我、肥仔、Raymond全裸,大家都是剩內衣褲。

就這樣玩下去,走運的是全裸的我們三個都沒再輸。不然就要脫皮了。

夜也越來越深,

除了我們三個,Simon、Heidi、Sharon和素靜也全裸了。

除了Agnus還有內衣褲外,沒全裸的,都隻剩下內褲。

現在簡單多了:
第一組:我全裸,其他剩內褲。
第二組:肥仔、Heidi全裸,其他剩內褲。
第三組:Simon、Sharon全裸,其他利內褲。
第四組:Raymond、素靜全裸,George剩內褲、Agnus還有內衣褲。

全裸的女生們剛脫的時候還會稍為遮蓋,慢慢的就放開來了,懶得遮了。

最神秘的部份也完全的曝露在我們眼前。

終於,Raymond又輸了。大家都再討論要罸什麼…

我沒出聲,因為我怕下一個到我。

“你剛剛說任我們罰,那表演打手槍給我們看好了”May May姐喊到。

大家都非常的齊心拍手……

“那樣好嗎?”Raymond有點猶豫不決。

肥仔:“不然請一位女生幫你好了,有自願者嗎?”

全部女生都在裝傻。

“沒有自願者的啦,反正下一輪全是女生,三位都沒得脫了,誰輸就罰誰幫Raymond吧,除非是Amanda輸,因為她還有得脫。”我提議。

結果下一輪是Heidi輸。

大家就推Heidi蹲在Raymond麵前。

“我不會啦!”Heidi叫起來。

“看在跟你同組的份上,我來教你”肥仔向Heidi說。

“那就沒辦法了”Heidi扮大方的說。

我說「扮」,是因為我看見她的手已經在抖了。

肥仔就握著Heidi的右手放在Raymond已充滿血的陰莖上。

“抓好!”肥仔指示著Heidi。

Heidi就輕輕的握著那粗大的陰莖。

肥仔抓著Heidi的手腕上下上下的套弄著。

“抓緊一點”肥仔再給予指示。

Heidi就稍為用多一點力抓緊。

肥仔就越來越快。

“繼續,就是這樣” 肥仔接著放手。

隻見Heidi閉上眼睛繼續的套弄著。

其他女生撐大眼睛看著,可能全部都沒看到什麼叫做“打手槍”吧。都看得津津有味。

至到Raymond喊一聲“啊…!”一次過把全部的精液射完出來,而且大部份都射在Heidi的臉上。還有部份則射到Heidi的胸部。Heidi也嚇一跳,失去平衡往旁邊倒。

大家看到都笑得肚子痛。

Raymond的精液還真的不少,Heidi滿臉都是。

Raymond爽完,就彎下腰扶起Heidi。再用紙巾幫她擦乾淨。

然後他們兩個都到洗手間洗理。

至到他們出來。

May May姐宣佈:“時間不早了,大家也沒心玩了。最後一輪玩不一樣的”。

“玩什麼?”大家都好奇的問。

May May姐再補充:“男女各準備8張牌,1至8,每人拿一張,拿到一樣號碼的就一對 ”。然後各自親熱吧。

“哇…!”大家聽到都嚇一跳。

“但是……”May May姐又補充。

“但是,一定要在這裡,大家都看到大家。畢竟大家還年輕,不要在今晚誤了將來。所以要自製,親熱歸親熱,不要去到「最後一步」。所以必須要在這邊,萬一有人失控,其他人還可以製止”。

“哦…哦.哦..”大家參差不齊的回應。

“在抽籤前大家必須先把身上的衣物全部脫掉”May May姐邊說邊脫掉自己最後的內褲。

還穿著內褲的人也跟著脫光了。

現在大家都已經「坦誠相見」了。也沒有了羞澀的心。因為大家都一樣。

接著大家就把地上淩亂的衣服堆到一旁。然後都站到客廳的中間。

大家赤裸裸的,一眼望去大家都是最天然的美,沒有任何的阻礙物。

就這樣大家開始抽籤。

我一打開,6號。

“我2號!”Simon心急的報告。

隻見Jacqueline微微的舉手:“我也是2號”

“我7號!”肥仔接著喊。

結果是May May姐7號。

我還在找著誰拿著6號,望著望著,視線突然停留在小龍女的眼睛,她也望著我,然後舉起她手上的牌給我看,意識著問我是不是拿著跟她同樣的牌。

由於有一點距離,看不清楚。就把眼睛縮小來看,她也把牌舉高一點,終於看到了,是「6」號。

“YES!”心裡想著。也把手上的牌舉起給她看。她看到是6號,就跑了過來。

“是你… 好巧…”她笑著說。

“對啊…真巧…”我也對她笑。

結果排列為:
1. Raymond 與 Heidi ( 真是註定 )
2. Simon 與 Jacqueline
3. George 與 Agnus
4. 阿榮 與 Sharon
5. Thomas 與 素靜
6. Gary 與 Tiffany ( 也是註定 ^_^ ) Gary??? 就是我啦… 不好意思現在才透露…
7. 肥仔 與 May May
8. Chris 與 Amanda ( 還好… 因為Chris也是一個好孩子,不然我會心痛)

我們就自己選擇自己的角落。

Simon 和 肥仔 這兩對直接就來了,就地就範。不用找「風水位」。

其他人找到合適的地方就坐了下來。

我和小龍女也是坐了下來。

我對她說:“感謝上天,因為是妳”說完就親一親她的額頭。

她也對我說:“也謝謝你剛才第一個為我挺身說話”說完也親我的額頭。

然後順勢的開始接吻了。

她也放下心迎接我的吻。

她的手在我的背遊走。我的雙手也順著她的背往下滑到她的腰部,右手再慢慢轉到她的小肚子,再慢慢的住上遊,遊到了她的胸部。

她沒排斥,我就輕輕的揉著。

她突然對我說:“很軟吧…”

“嗯…”我回答

我告訴她:“昨天是我第一次和女生接吻,可惜初吻不是妳,還好你是第二個,不會介意吧?”

“不會…”她輕聲回答。

“然後今天是我第一次在眾多女生麵前全裸,而現在是我第一次撫摸女生的乳房,辛好是妳,很開心。”

她對我微笑。

她又說:“昨天也是我第一次和男生接吻,今天也是第一次在眾人麵前全裸,也是第一次看到男生的陰莖。”

我抓著她的手:“現在也是妳第一次撫摸男生的陰莖”說完就抓著她的手放到自己的陰莖上。

她非常小心的,輕輕的握著,就好像怕會傷到它一樣,慢慢的撫摸著。

“沒關係,妳可以大力一點”我對她說。

“不會痛嗎?”她問

我:“不會”

當天晚上,大家都還蠻理智的,都是「點到為止」,都沒「失控」。

有些人比較害羞,就比較快結束,然後坐在地上欣賞著其他人親熱。

待大家都「熱」完了,大家非常搞笑的在找回自己的衣服、褲子、裙子、內衣內褲,有些還不認得是屬於誰的。因為都淩亂的丟在一旁。

休息一會,就說一起去泡個澡。

這次大家也都是全裸上陣,隻是不再像之前都泡著不動,怕走光。

「光」大家都已經走完了,哈哈哈。也沒什麼好怕的。

所以都是邊泡邊戲水。大家男男女女,碰碰撞撞,你抓我一下,我抓妳一下,也不會感到害羞。

看大家還是精力充沛,所以又玩了一個遊戲。那就是水中背人賽。

男生先比。就是每一位元男生必須用抱的方式將8位元女生一個接一個,從一邊抱到另一邊。計時看誰最快。所以我們每一位男生都與每一位女生有了最親密的肌膚之親。

當我抱到Sharon的時候,還因為腳滑了一下,整個臉撞向Sharon的胸部。

在水中要起來的時候,還趁機抓了她的胸部幾下,起來後對她說:「為弟弟報了仇,嘿嘿…」

她還打了我一下:「好壞…!」

最後因為我的滑了一下,輸了…

輪到女生,一樣,可是是用背的。

因為水有浮力,所以背起來也不會很重。

隻是我們男生被女生背起的時候,手順勢的摸著她們的胸部。

然後,由於下體一直緊貼著女生的後腰,跑的時候,還有摩擦和頂撞,搞得我們的陰莖更硬、更壯。不懂她們會不會感覺到被「頂」著。

最後女生是Sharon輸,因為腳比別人短… 哈哈哈!

這時候大家又起哄輸的要被罰了。

經一返討論,本來要罰Sharon幫我口交,可是覺得太過火,所以沒執行… (真可惜 =_=”)

討論到最後,還是一樣,Sharon幫我打手槍。

Sharon:“可以在水池裡嗎?”

大家也同意。所以Sharon走到我身後。

“我又有幾會抓你弟弟了”Sharon在我耳旁輕輕的說。

看來剛剛肥仔教Heidi幫Raymond打手槍時,大家都有在注意。

因為Sharon還蠻熟練的用著右手輕輕的抓著我那已爆青筋的陰莖。

然後慢慢的上下套弄著。

一雙比自己更柔軟的手抓著陰莖,這跟平時自己打手槍的感覺完全不一樣,更快的高潮。

“快了,快了…快一點…!”我對站在我後麵的Sharon說。

她果然加快了速度,不一會我就發射了。爽!

“好多哦…”Sharon看著浮在水中的精液說。

“那當然,累積了整個晚上。我回應。

大家都興奮的拍手…

過後大家就去起來要去洗澡了。

“一起洗吧!”May May姐對我們男生說。

大家當然說好,就一同走到女生沖涼房。

大家走到各角落,開始洗澡,男男女女,有的自己洗,有的幫人擦背。

我當然走到我的最愛小龍女身邊一起洗了。

“我幫妳擦背”我對小龍女說。

“嗯”小龍女笑著回應。

我雙手擠了一點沐浴露,就從小龍女的背部開始擦。然後手、胸部、大腿、小腿、三角地帶,全都擦一遍。

“到你了”小龍女對我說。

“麻煩妳了”我也笑著回應。

她也是從肩膀開始,全身都幫我擦上沐浴露,當然包括那已有點軟掉的陰莖。

“變小了”小龍女看著我的陰莖說。

“對啊… 剛打完是會比較縮小一點,現在還算中等,如果在專注在其它事情,或天氣冷的時候,它會縮得更小…”我還用手比給她看最小和最大的差別。

我耐心的向她解釋,她卻一邊搓著它。

“又變大了…!”她興奮的說。

“妳這樣搓法…誰會不大啊…”我無奈的回答。

過後互相幫對方沖洗乾淨身上的泡沬,再擦乾身體。

我們16個人就在客廳裸睡到天亮。(順便一提:差不多淩晨2,3點才睡… 暈…)

就這樣第二天的活動告一段落。

第三天,一睡醒也是中午了…

大家起來後,就隨便的吃泡麵。

吃抱後也沒做什麼,就在屋裡自由活動。

大家也還是赤裸裸的走來走去。隻有Jacqueline穿著一件長的浴袍,因為她有一點著涼了。

我打電話到服務檯,向他們要感冒藥。

“要不要再來一點刺激的?”我問大家。

“什麼?”有幾個人問。

“等一會,會有一位服務生送藥來,不懂是男是女是老還是少的,我們大家都到客廳各自做著自己的事情,當作一切自然,看看那位服務生會有什麼反應。”我向大家提出我的意見。

大家都說好。

我們,除了Jacqueline,以猜拳的方式選中了Amanda去開門。

等到門鈴響了。大家都各自扮忙著自己的事。有的在聊天,有的在玩脾、有的在看電視…

Amanda就走到門前,深呼吸,然後扮自然的開門。

進來的是一位年輕的少年,應該也跟我們差不多年紀。

他一進來,就看到一位美女赤裸裸的站在麵前,果然嚇一跳,呆了一下。

“什麼事?”Amanda故意的問他。

他才突然回過神來:“哦…這是…你們…要的感…冒藥……”

他的眼神還不時的飄到Amanda的胸部,很快的又飄回來。

“好,謝謝…”Amanda自然的接過藥來,然後往旁邊移一移,好讓他看見其他人。

他看到大家都赤裸著,更嚇一跳,又呆了一下。

“還有什麼事嗎?”Amanda微笑著問他。

“哦…沒了,還有…什麼需…要服務…的嗎?”他口吃著回應。

“哦…對了,我們有一盞燈不會亮…”Amanda又接著說。

這句我們沒叫她說。也許是她靈機一動,想到那盞不會亮的燈為藉口,好讓這位服務生進來看清楚。哈哈哈…

Amanda就帶著他到那壞的燈那裡。

“我來檢.查檢查…”服務生向Amanda說。眼睛還是一直飄來飄去。

他走到客廳拿了一張椅子,放到那盞燈底下,站上去檢查。

我向大家召手意識著叫大家過來。

大家就扮好奇,走過來圍著這位服務生,看著他檢查燈管。

他轉一轉燈管,亮了…

大家都拍手叫好…

“哦…隻是…鬆了…”他說道。

他一直底著頭不敢直視我們。隻是眼睛一直飄到幾位女生的胸部與下體。

“哦,謝謝…”Amanda笑著對他說。

“沒什…麼…”他臉紅的回應。

然後大家還一起送他出大門,還向他揮手說謝謝…

他要出去的時候,還不小心頭撞到了門邊的木。

“有沒有怎樣?”Amanda上前用手摸著他的頭。(大家在後麵忍著不笑)

他嚇一跳,還倒退一步:“沒什麼…”就衝了出去。

門一關上,大家都笑翻了。

“他的樣子好好笑…”美韾抱著肚子笑,胸部還波濤洶湧的搖擺著。

“他眼睛是瞎了嗎,看都不看就走去撞門,哈哈哈…!”Thomas笑著說。

鬼主意多的肥仔聽到Thomas說的話,提議說:“不如我們也來玩「盲人摸象」”。

大家的笑聲停止了,看著肥仔。

肥仔解釋:“每一個人輪流蒙上眼睛,用手來感覺,然後猜被摸的人的名字。當然是男猜女,女猜男,因為男生摸男生很噁心”

“哈哈哈…”大家大笑。

“好啊,就來啊…”大家回應。

男生先開始,7位女生站一排 (Jacqueline休息,坐在一旁當觀眾。)

經抽籤決定次序。我第一個。

我們東找西找,都找不到深色的布來蒙眼。

結果素靜貢獻出她的一件黑色的胸罩。

肥仔幫我蒙上胸罩。

“好像鹹旦Raymond”素靜笑著說。

我還擺出鹹旦Raymond的post,大家都大笑。

“換位…!”肥仔命令女生調換位置。

“好了…”肥仔說完帶著我到第一位女生麵前。

我一開始就碰到第一位女生的肩膀。然後順著摸到她的臉、額頭、鼻樑…

我說到“皮膚很滑,所以不是May May姐,因為她這兩天臉有一點暗瘡。”

突然有一個人走過來打我的肩膀,一定是May May姐。大家跟著笑。

“活該!”Heidi從另一方向對我說。

“所以也不是Heidi”我又得到一點情報,嘿嘿…

然後摸到了她的鎖骨再順著往下摸到她的腰。

“鎖骨好深,腰很細,很瘦哦,不是素靜就是美韾…”我一個人唱著獨角戲。

再摸到了她的盤骨和臀部。

“erm… 好生養…”我又說到。

又被她打了一下。

突然我想到素靜是長髮,而美韾卻是短髮。所以就直接去摸她的頭髮。

“哦…答案是素靜…”我直接猜說。因為的確摸到長髮。

小泉把我說的答案寫下來。

下一個我一來也是先摸臉。

“五官很深,臉有一點肉肉,應該是Sharon,不然就是…”大家沒出聲。

我直接移到她的胸部,因為Sharon的胸部我摸過,所以摸一摸,看看是不是。

“哦…不是,Sharon的沒那麼大…”我故意說。

果然又有人走過來打我。

“嘿嘿…肉肉臉,大胸部,答案是May May姐…”我胸有成竹的回答。

第三位,我一走近。

我還沒開始摸就說:“很熟悉的感覺”。

“你以為你是神啊,還沒摸就知道…”應該是George的聲音,我沒注意是誰在說,不太肯定。

我沒理會。我稍微的再靠近。

“答案是小龍女”我肯定的說。因為我感覺到一股熟悉的氣息。

“超強的…!”男生們邊拍手邊說。

“獎勵一下”小龍女吻了我的臉頰一下。

所以我知道這題肯定答對了。

“過奬!過奬!”我拱手向大家致謝。

第四位,一來我的手就碰到了她的胸部,感覺到她抖了一下。

我心裡就有數了。再往上扶著她的頭嗅一下。

“答案是Amanda”我回答,因為我剛剛看到Amanda用著跟我一樣的洗髮精。所以一摸到她的髮型,加上嗅到洗髮精的味道就知道了。

第五位,我一來就摸到她的腰。

“不是Agnus…”我說道。因為Agnus的腰很細。

再往上,摸到的胸部,感覺有點小。

還稍為用一點力抓了兩下。

“嘿嘿,小號的… Heidi的胸部應該比較大,所以就是妳了,答案是Sharon”

聽到下一位在偷笑,是Heidi的聲音。

我裝著沒聽出來,一樣的摸。

“最後兩位,Heidi和Agnus,一起猜”我說著就開始在Heidi身上摸索。

胸部是一定要摸的啦… 難得機會…

Heidi的胸部蠻大的,但不會下垂,有些人大,可是下垂就不好看了。

再走到下一位,雖然已經心裡有數是Agnus。

還是不能錯過難得的機會。

也是摸到了胸部。

Agnus雖然很瘦,可是胸部不輸Heidi。

“兩個都很大,哪一個是Heidi,哪一個是Agnus啊…”我故意的猜疑著

再回頭,再抓一抓Heidi豐滿的胸部。然後兩個全身從頭到腳都摸遍了。

再把答案各別說出來。

過後就把素靜的胸罩解開。

大家都拍手,因為都答對了。

接下來就輪到其他男生。細節方麵就不多寫了。因為我也不知道他們心裡在想什麼…

隻有一個可以提一下的就是,

輪到肥仔猜的時候,當摸到Amanda,肥仔的手慢慢往下,摸到了Amanda的陰毛。而且手指還想要…

Amanda往後縮。

我就從後麵敲他的頭:“不要亂來哦!”

大家都笑了…

結果隻有我和Chris全部猜對。
阿榮、George、肥仔猜中五位。
Thomas、Raymond、猜中四位。
Simon猜中三位。

輪到女生的時候,我們8位男生就排排站。

女生幾乎每一位男生的陰莖都要摸一下,有些還套弄幾下。

其他男的什麼感覺,我不懂。

可是我覺得非常棒,被女生從頭摸到腳的感覺真是一種享受。

七位女生都有摸到我的陰莖。

她們可真摸的仔細,有些還用手握著陰莖,然後手指在龜頭處摩擦。

有些還幫我打手槍,打了幾下,幾乎要射了。

八位男生的龜頭不是指向前,而是全都往上指著,就是完全勃起的狀態,頂得高高。

女生比較利害,隻有Agnus把George和Simon搞錯。

其他都全對。

這次可真是難得的經驗,七位女生的桐體讓你一次摸遍。

然後七位女生一個接一個摸遍你的全身。以後應該也不會再有了吧…

大家都討論要罰Simon和Agnus…

結果決定要他們在我們麵前表演做愛… 當然是假的… 哈哈哈…

隻是表演動作,不是真的「進入」。

他們就在大家圍觀的情況下表演,大家要Agnus發出伸吟聲。

大家還給予指令。如:標準男上女下、女上男下、觀音坐蓮、狗式……

Agnus的床叫聲也越來越大聲…

大家也都笑的越來越開心。

時間進入傍晚5點半,我們又去泡裸湯了。Jacqueline吃過藥後,心較好一點了,所以也一起來泡。

大家就一邊泡,一邊聊天。

May May姐問:“你們男生可以控製陰莖的勃起嗎?”

肥仔:“要硬很容易,隻要想色的事情就可以了。可是要軟的話,這就有點難度了。”

May May姐:“那你們來比賽,看誰可以最快軟下來吧…”

肥仔:“來啊…!”

Simon:“來就來!”

男生們排排站到溫池旁邊。

May May姐:“等一下,你們現在勃起的狀態不一樣”

May May姐就叫女生們各別「幫助」男生到達「頂端」。

女生們都用著細緻的雙手為我們男生撫摸著。Sharon則在為我「服務」。

“妳還跟它真有緣”我指著自己的弟弟對Sharon說。

她竟然用力抓一下。

我差一點叫出來。

“你好狠…”我對Sharon說。

她卻對我笑。

至到大家都完全勃起的時候。

May May姐:“放手!開始!”

女生們就一一的放手了。

我們男生就拼命在想其它的事情。

幾位女生們竟然在我們麵前自摸,想要影響我們。

我隻好閉上眼睛。

一直持續了差不多5分鐘,我看大家的陰莖都還是高高的站著。

最後放棄了。還被女生們揶揄…

“沒定力…”Agnus對男生說。

Sharon:“全體都要被罰…”。

“又打手槍嗎?”我問道

“不然咧…”Heidi回應。

所以我們隻好排排站著打手槍。

大家陸續的射精,Simon沒兩下就射了,我是第4個。Raymond最久。

女生們則在水池中迎接我們的精液。

沖完涼後,大部份的人就去睡覺了,我也是。

有幾個還在聊天,也不懂他們聊到幾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