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領麗人恥虐地獄

  「今晚很開心。」在計程車內,沙織很開心地說。

  「我也是很開心。下個星期在公司再現。」考次露出很愉怏的笑容。

  車門關上了,計程車離去。沙織看盡著車尾燈慢慢消失在遠處,沙職有一種幸福的感覺。考次是沙織任職的電機工廠的太子爺,大概三十歲,仍然獨身。他的哥哥已經全部結了婚。次子考次的結婚對象是誰呢?全公司的女職員都很關心這個問題。長子娶了一個名門望族的子千金小姐,據說次子希望娶一極為普通的女孩子,今晚是第三次約會。

  沙織微笑著踏入大廈門口。

  「沙織小姐,我很喜歡妳,妳肯不肯和我結婚?」沙織不斷回想考次所說的這句話和心的真摯眼神,沙織浸沉在夢境似的氣氛之中。

  沙織的父母都是教師,若果她和大電機公司太子爺結婚的話,這件事可以說是和仙履奇緣差不多的童話。沙織慢慢走到走廊盡處的房間去,那是沙織租住的房間。

凌辱監禁強姦

  「是誰?」在她的房間前面站著兩個沙織不認識的男人,他穿著一套黑色西裝。沙織雙腳開始顫抖。他們都戴上黑眼鏡。

  「妳是沙織嗎?」

  「是……我是沙織……」沙織口震著說。

  「妳的樣子比照片中的樣子更甜美。」一個大約和沙織年紀差不多的高個子男人說,「今次會很好玩。」那個男人用淫猥口吻說。

  「你……們……找……我有甚麼……事?」

  沙織感到這兩個人盯著她的身體。

  「沙織小姐,我們想和妳開心一下。」

  「你們怎會知道我的名字?」

  「我們很了解妳的事。我們只是不知道妳的陰戶到底好不好玩,所以今次來找出答案。」一個大約三十歲的男人說完這句話後,他從後面扭著沙織雙手。

  「你們停手,否則我會叫救命。」

  他一拳打在沙織腹部。

  「鳴……」那一拳很重手,沙織昏迷了。

  沙織感到眩眼強光,她撐開雙眼,強光照射在沙織身上。

  「這裡是甚麼地方?」沙織被吊高,雙手吊在頭部之上,雙手被鐵鍊鎖著。她穿著高跟鞋的雙腳剛好碰在地板上。

  「沙織,妳終於醒來了。」一個大約三十歲的男人走近沙織。他叫田宮,他身上只穿著一條黑色比堅尼內褲。

  「你是誰?」沙織看見田宮之後,她的美貌開始緊張起來。

  田宮的面上戴了一個皮革造面罩,只有眼和鼻露了出來。

  「你到底是誰?」

  「在大廈見過的人。」

  沙織聽到低沉的聲音便知道的確是那個大廈見過的男人。

  一個高身的男人出現在沙織面前,他叫典,他亦只是穿著一條比堅尼內褲。內褲中間脹起一大塊,他臉是用皮革面具遮著面部。

  「我們快些動手肥。我已經忍受不住。」辰典雙眼充滿慾望地看著沙織的身體。

  「好吧。我們看看沙織的身體是怎樣的。」田宮站在沙織右面,而辰典則站在左面,左右手一齊將沙織衫裙上的鈕拉脫。

  「停手呀──你們想怎樣?」沙織扭動著修長的身體,棕色的頭髮在肩上搖動。

  「我們首先要將妳剝光。」田宮灼熱的呼吸噴在沙織的耳邊。

  「不要亂來。」

  他們不理會沙織的哀求,很快地將她身上的衫裙扯爛,露出一雙被杏色胸圍包著的乳房。

  「這雙乳房不錯呀!」這兩個男人的視線都集中在那對包在胸圈內的豐滿乳房。

  沙織胸哺和屁股發育得很成熟,那個極為普通的胸園只包著那兩個像木瓜似的乳房,中間的一條深溝清晰可見。辰典看到無法忍耐,他伸手想將沙織的胸園扯下。

  「不要大心急,先脫掉她的衣服。」田宮制止辰典。他將沙織身上的衣服慢慢剝下。

  「求求你們停手。」沙織一邊哭一邊說。

  「哈哈。果然是好東西。」

  沙織身上只穿著底裙,她的均勻身裁令這兩個男人興奮地勃起。

  辰典將沙織的絲襪脫下:「嘻嘻,是一條縛帶內褲呀。」

  沙織的恥丘非常突出及誘惑,田宮解開杏色底褲兩邊的小繩。

  「啊……放過我……求求你們放過我。」沙織將一雙誘人的大腿緊合朧,她的雪白肌膚在燈光下差不多完全透明。她的身體充滿彈力向且富有光澤,她雙腳有迷人的線條美。她的大腿夾緊之後,膝蓋以下的肌肉抽緊,更加顯出女性腿部柔軟曲線美感。

  「不要將沙織的內褲脫去……忍耐一下,遲些再將她剝光肥。」

  沙織張開眼睛看看那兩個男人。為甚麼?為甚麼要剝光呢?到底這些男人是甚麼人呢?沙織感到既迷惘又羞恥,慢慢地捲入不可解的旋渦之中。

  「我要看看你的一對肉球。」田宮將手放在沙織胸圍上的扣。

  「停手……」

  沙織顫抖的微弱聲音燃點起田宮的嗜虐癖,他用力將胸圍拉脫。

  「呀呀……」沙織一雙豐滿的乳房赤裸地在他們兩人面前搖盪著。

  「乳頭還是粉紅色。」

  「啊!我很久沒有見過這樣美麗的乳尖。」

  沙織的乳暈呈粉紅色,漸漸溶入乳房的顏色之中,凌辱者的視線都集中在這兩粒嬌艷的嫩肉上。田宮用手握著沙織的乳房,他的手指深深陷入那個柔軟嫩滑的乳房。

  「呀……救命呀……救命呀!……」辰典搓弄沙織的左邊乳房,令沙織的娟好樣子露出痛苦表情。

  「沙織,再叫大聲一點吧。」辰典露出淫笑地說。

  沙織一雙嬌人的乳房在兩個人的無情摧殘下不斷改變形狀,田宮的手伸向沙織的內褲,沙織的內褲掉到腳下去。

  「不要看呀!」一個白領麗人發出的可憐悲嗚令那兩個男人更加興奮,一片稀薄的漆黑草堆呈現在緊緊夾著的兩腿之間。

  「你的毛很好看呀。」田島輕輕地撫摸那一堆草。

  「呀呀……」沙織扭動她纖細的腰部。辰典受不住官能上的誘惑,他用手去觸摸沙織的臀部,順著臂部的曲線滑動。

  「不要摸我呀。」沙織赤裸著的豐滿身體劇烈地扭動,鎖在她手上的鐵鏈發出清脆的聲音。

  「我很想聽到沙織的哭聲。」燈光背後傳來另外一個男人的聲音,那聲音很熟識。但是由於她被燈光射著,她無法看清楚那個人是誰。

  「呀……一架……攝影機。」在燈光背後有一部攝影機。

  「沙織,你現在才發覺嗎?你被剝光的過程已經全部被拍攝下來。」辰典指著沙織的陰戶說。

  「不可以呀。」沙織扭動身體有胸前掛著的一雙肉球激烈地抖動。雙乳有無比彈力,抖動起來時好像不是沙織身體一部份似的。

  田宮及辰典將自己的內褲脫掉。兩個人的陽具都有很黑暗的膚色及粗大的靜脈。辰典從後抱著兩手被吊高的沙織的身體,那一條又硬又灼熱的肉棒壓著沙織兩腿間的肛門。

  「呀,你想怎樣呀?」

  「嘻嘻,由妳的表情,我想妳不是處女。」辰典一邊說著,一邊將粗大的陽具摩擦沙織的肛門,田宮想從正面插入沙織的陰道。由於一前一後,沙織的裸體被他們遮住無法被拍下來。他們兩人都是專家,沒有將目己的慾望發洩出來。

  「要插入我的私處,不可以。」沙織發出響亮而悽厲的叫聲。沙織盡力夾緊肉溝,田宮無法插入。

  田宮用手指將她的陰唇揭開:「給你看看她的陰道。」田宮向著攝影機說。

  「呀……沙織,很羞恥呀!」粉紅色的濕潤肉壁呈現在耀眼的燈光之下。沙織的陰道被攝影機拍下,她內心覺得很難受。

  「很漂亮的顏色呀。」田宮一邊撐開那兩片陰唇,一邊盯著露出在他眼前的一粒陰核。

  「哦……」沙織轉動身體,田宮拉住她的陰唇用指心刺激沙織肉芽。

  「呀,停手呀……」沙織半開半合的嘴唇發出喘氣的聲音。

  「妳叫得很迷人呀,姑娘仔,叫得很性感呀。」田宮開始用兩隻手指摩擦沙織的陰核,沙織的黃蜂腰像抽搐地前後移動。

  沙織很懷疑為何自己會有興奮感覺。她的內心浮起一陣陣快感,被男人愛撫時,她的皮膚變成像雞皮似的樣子,受到刺激之後身體在顫抖。

  辰典擰沙織的乳頭。

  「呀呀……」沙織的內心湧起一陣海浪似的麻痺快感。沙織的身體一向都很敏感,所以她現在十分狼狽。他們擰沙織的乳頭和撫弄她的陰核,令她興奮得全身顫抖。

  「求求你們……停手……」沙織無法遮蓋她的內心羞恥,發出陣陣喘氣聲,因為她知道有攝影機正在拍攝自己,所以份外感到刺激,她感到好像有很多人在看著她似的。

  「呀……」

  「沙織呀,怎樣啦?」

  「再這樣下去……我……」

  田宮及辰典的手完全沒有休息,不停地在沙織的裸體上撫摸及搓弄著她的乳房。跟著,他們從腰間一直摸到那一條藏在兩腿間深深的肉溝,手指進入溝內撩動。

  「呀呀……不行……呀呀!」沙織成熟的身體像一條白蛇似地扭動,煽起那兩個男人的色慾。

  「嘻嘻,沙織小姐,妳的下體已經濕透。」田宮將手指從肉縫之間拔出,那隻染滿淫水的手指在沙織面前搖動:不要這樣心急……忍耐一些。」

  沙織抗拒著地扭動身體,棕色的頭髮散發出一陣香味。

  「小姑娘,你是不是很想和我們做愛?」辰典將自己的灼熱陽具放到沙織的恥丘上。

  「呀,呀……」沙織的下體抽緊,下身在顫抖。

  「田宮,從後面插入去呀!」燈光後面傳來聲音,辰典轉到沙織背後去。

  「小姑娘,我要插入你的肛門啦。」

  「不行呀,不……」沙織猛力地搖動頭部。

  「妳以前有沒有被人插過呀?」辰典一邊在沙織耳邊說,一邊將自己的陽具強行插入沙織的陰道去。

  「從來未試過呀。」沙織很害怕地說。她雖然內心很害怕,但是自己卻在期侍著那熱辣辣的陽具插入自己的陰道去。沙織開始不明白自己矛盾的內心。

  「小姑娘,我要插入啦。」

  「不可以……」沙織扭動下身企圖擺脫他,但是被辰典捉住她的腰部。他將沙織雙腿分開,然後握著自己的陽具塞進沙織的肉縫中間。

  「呀呀……不行呀……」她的陰戶流出淫水,凌辱者順利地插入。

  「曄,小姑娘,我很快感呀!」他不停地發揮年輕人的衝勁。

  「呀……呵……」沙織的嘴唇順著那個男人的穿插動作而喘氣。

  「很美妙的鏡頭呀。」

  在鏡頭前面,沙織下體的淺粉紅色嫩肉含著一條不停抽插的大肉腸。由於從後方插入,所以從正面可以清晰地看見沙織的下體。

  「呀……噫噫……」

  沙織不自覺地拉動被吊高的雙手來配合辰典的插入動作。她的理性極力壓制情慾,她覺得不可以在這情況下有快感,但是肉體上的喜悅在侵蝕她的靈魂。辰典的衝刺越來越猛烈。

  「呀……噫噫……」沙織終於發出屈服的聲言。

  「呵呵,怎樣呀?沙織,你是不是很享受這種滋味?」田宮用力地刺激沙織的陰咳。

  「噫……我支持不住了啦!」當沙織的肉芽同時被刺激的時候,她的官能感受去到頂峰。

  「快些哭吧,沙織。」辰典用唾液濕潤了手指之後,將手指插入沙織的肛門裡。

  「呀鳴……」沙織感到好像有強力的電流通過一絲不掛的身體,電流從背部一直傳到上頭部。

  「沙織,妳的陰道好緊呀!」辰典和田宮同時攻入沙織的兩個洞穴去。

  「呀……很熱呀……沙織……妳怎樣啦……」

  沙織全身充滿著被突入身體深處的快感,她的意識被官能的浪潮吞沒了。陽具在湧出大量淫液的陰道上穿插,發出「茲茲」的聲響。

  「沙織,再放一些。」辰典看著美貌如花的赤裸女女員,陽具在她夾得很緊的肉縫中繼續穿插著。

  「啊……沙織,妳不要壓制……自己,享受……性的高潮吧!」

  沙織的腰和舌頭不停地活動,她內心隱藏著的慾念隨著身體所受的刺激而爆發。沙織也被自己的瘋狂性慾嚇了一跳,自己真的這樣淫亂嗎?

  沙織被兩個不相熟的男人侵犯而哭起來,但另一方面,她卻感受到那一股莫明奇妙的興奮……沙織覺侍自己是一個淫盪的女人。

  辰典的衝刺越來越快。

  「呀……呀……噫……噫……停呀……停呀……」沙織的面上泛起了一陣紅霞,她已經不顧一切。

  「沙織,你有高潮了嗎?」田宮一邊搓弄沙織富有彈力的乳房,一邊問。

  「呀……我也不知為何會有快感。」

  沙織很快就感到強烈快感燃燒著她的內心,她的性感美藐上泛起一陣玫瑰紅色。因為被射燈照射著所以全身噴出汗水,身體發出汗臭。

  「沙織,你說妳有高潮,說出來。」

  「呀……不行。」

  沙織性器內的陰莖脹大,噴出白色的汁液灑在沙織的子宮上。

  「呀……我有高潮……」沙織美妙的身段突然痙攣,全身肌肉快速地抽緊。

  辰典把陽具從抽緊中的女性器中拔出來,盛開的兩片花唇之間滲出精液,慢慢滴下來。

  「呀……沙織,很羞恥的事。」沙織的興奮表情被拍攝下來。

  「好了,讓她睡吧。」燈光後面傳來聲音。田宮用力地打了沙織腰部一拳。

  「嗚……嗚……」沙織的意識漸漸消失。

  當沙織醒來時,她發覺自己全身赤裸地坐在自己房間前面,身邊只有一個手袋,沙織無意識地用雙手遮著自己的私處。

  「呀……我真的被人強姦了……」她希望這只是一個惡夢,不是真的。但是她的陰戶仍然張開,自己還覺得被人插入過下體。

  沙織從手袋中取出鎖匙打開房門入內,她立刻去洗個澡,把那些被男人凌辱過的氣味洗掉。她拿著肥皂用力地擦目己的身體,沙織仍感到曾經被侵犯過的餘韻,只要用手輕按乳頭時,她不期然發出「呵」的快感叫聲,她仍能感到剛才的痛楚。

  那此男人到底是甚麼人?為何要侵犯我?

  「呀……呀……」洗澡的泡沫被擦入陰唇內的陰核去,沙織的雙腳不期然地夾緊亂舞。沙織回味著剛才的恥虐凌辱及性愛的快感及喜悅。

  「沙織真是淫蕩。」她將手指插入兩片陰唇之間的肉縫內撩動,沙織在浴室內體驗了一次前所未有的自慰快感。

  「呀……很快感呀……」她被泡沫包著的赤裸身體噴發出無限歡樂,沙織在休息日總愛在洽室內自慰。

  恥虐威脅其後的一個星期再沒有發生任何事情。太子爺和沙織約會了一次,他們一同吃晚飯,飲了些少酒之後便告別。由於他是一個很拘緊的人,所以從來沒有碰過沙織,連握手也沒試過。沙織越來越喜歡考次。她絕口不提那個凌辱者的事。同時,她得到前所未有的性愛經驗。無論如何,她也無法忘記當日的事。

  「喂,今晚,我們去開心一下,好聽?」在公司的走廊,營業部的內村先生向著沙織這樣說。

  「對不起,我今晚有約。」沙織很冷淡地拒絕他。

  「紗織,妳和太子爺有約嗎?」

  「請你不要隨便叫我做沙織。叫得我這樣親切,別人會誤解。」沙織撥開內村搭在自己肩膊上的手。

  「我們曾經有過親密關係,親密一些有甚麼要緊呀?」

  「……只是一次……」沙織的美貌上蒙上一層苦惱氣息。

  內村和沙織同期進入公司,以前是朋友。內村曾經多次叫沙織和他一起去酒店,但是每次都被沙織斷言拒絕。後來沙織和內村疏遠了。只是有一次,沙織失戀之後走去找內村尋求安慰,兩人發生了肉體上的關係。沙織很想忘記當晚所發生的事。

  「那麼,我們一起去吃午飯好嗎?」

  「我有很多公事要辦。」沙織的步伐加快。

  「你對我太冷淡了,你還記得我的聲音嗎?在甚麼地方聽過呀?想想吧。」

  沙織的身體突然變得硬直,那聲音是燈後面那個男人,內村是凌辱者之一。

  「我每晚都欣賞沙織的錄影帶。很好看呀。」因為走廊沒有其他人,內村伸手隔著沙織的貼身短裙去摸沙織的渾圓的屁股。

  「你……想怎樣?」她的聲音變得顫抖。

  「沙織樣子甜美,陰戶又緊。我和妳上床的時候妳還抓傷我的背部。」內村一邊摸著沙織的股溝一邊說。

  「快將……那錄影帶……還給我。」沙織面帶憂愁地向著內村說。任何男人看見沙織這個楚楚可憐的樣子,都會產生同情之心。

  「還給妳都可以,但是要在你答應了我後。」

  「你想怎樣?快說吧。」

  「那套錄影帶絕對不能給考次看。」

  沙織明白內村想怎樣:「我答應你的要求。」

  「真的嗎?」

  沙織點點頭。

  「那麼,跟我來。」

  內村走到走廊盡處,入了男廁:「還等甚麼?快進來。」

  「但是……」

  內村拉沙織進入男廁。

  「有人進來時怎辦?」

  「不會有人進來。」內村抱著沙織強吻她的嘴唇。

  「不要這樣,等等。」

  內村將嘴巴放在沙織的嘴唇上面用力吸啜。

  「嗚……鳴……唔唔唔……」

  內村將舌頭放入沙織口內,他的雙手拉高沙織所穿的貼身短裙,撫摸被內褲及絲襪包著的屁股。

  「沙織,妳很香呀。」

  「呀,不要這樣……」沙織纖細的雙手推開內村的胸部。但是,這樣做完全沒有實際作用。

  「沙織,將妳的舌頭伸出來給我啜。」內村一邊隔著內褲撫摸著沙績的恥丘一邊這樣說。

  「呀!」沙織緊緊地合上眼睛,將粉紅色的舌頭伸出來。內村用淫猥的眼光看著沙織,他將沙織的舌頭含在嘴裡吸啜。

  「鳴嗚……」

  他用力地吸啜,沙織的舌頭差不多都被吸了出來。內村的陽其灼熱地膨脹起來,完全失去控制。

  「沙織,妳也吸我的舌頭。」內村將唾液送入沙織的口中,同時將自己的西褲拉鍊拉下,拉出一條像鋼鐵般堅硬的陽具。

  「握著它,沙織。」

  「不可以……我……不可以。」

  內村拉著沙織的手去摸自己的陽具:「覺得我的東西怎樣?」內村搓弄沙織一雙豐滿的乳房。

  「呀……很大呀……」沙織很柔和地答。

  「和那兩個幪面人相比,是不是我的陽具大些?」

  「……我不知道……」沙織的面頰浮起一片紅霞,那是因為她開始有快感。

  「細心地看清楚它,沙織。」內村用命令的口吻說。

  「請不要在這裡……」沙織用哀求的眼光望著內村。

  「妳不想的話,我不會勉強妳。但是,妳要想想那捲錄影帶,有很多男人想看的呀。妳想不想全公司的男同事都看妳的美妙身體和做愛表情?妳是全公司男同事心目中的性感尤物。」

  「性感尤物?」

  「在酒席的時候,大家都談起妳呀,沙織,大家都很渴望能夠看看妳的裸體呀!他們都說妳是性感尤物。」內村一邊說,一邊摸著沙織的美麗面頰。

  沙織咬緊牙齒跪在廁所的地板上。她的眼前是內村的男性器官,沙織感到難堪。性器的臭味令沙織的面部表情變得很難看。

  「沙織,好好地看清楚。」

  沙織撥開頭髮貼近內村的陽具:「呀,很大……很好看……」她沒有看見那兩個凌辱者的陽具,其實今次是沙織第一次在這麼近距離去看男人的性器官。

  「沙織,含住我的陰莖來吸啜。」

  「……」

  「怎樣了?妳想所有人都有機會欣賞妳的錄影帶嗎?快些告訴我,妳喜歡吸啜我的陽具,快些說。」內村的聲音變得很粗暴。

  「我很想啜……很想吸啜你……你的……你的陽具……紗織……很喜歡你的陰莖……」沙織依照內村吩咐說。

  沙織合起雙眼,張開兩片嘴唇並且將嘴唇移近一個目己不喜歡男人的龜頭。她輕吻龜頭的尖端,她用舌尖輕輕舐那盡頭中間的肉唇。

  「嗚……」只是這樣輕吻,已經令內村感到全身灼熱地燃燒起來。

  沙織的面頰被棕色的頭髮包著。她用舌頭舐肉棒的橫邊,就像吹蕭似的。內村可以清楚地看見沙織的美貌上下地移動著,用不同的角度去啜自己的陽具。內村用充滿慾望的眼光看著沙織,內村和她曾經有過一夜情,這個如花美貌的女孩子正在吸啜也已經勃起了的陽具。但是現在,他們兩人在公司的廁所中,又是在辦公時間。

  「呀……唔……」沙織吐出苦惱叫聲音。

  她將舌頭的上面壓在內村的肉棒上,陽具大量充血,膨大了之後還高高地指向天花板。內村的慾望亦在不停燃燒,內村興奮到要在廁所內將沙織剝光。沙織的身裁有足夠資格做男性雜誌的封面女郎,內村想起了以前看過的裸女照片,心想看看沙織擺出那些甫土。

  「沙織,妳一邊啜,一邊把恤衫剝掉。」

  「在這裡……?」沙織的濕潤眼睛看到一個男人嗜虐的內心慾望和衝動。

  「妳不照我的吩咐做嗎?」

  「我不敢,我照你說話做……我脫……」

  現在,沙織已經任由內村擺佈。她一邊用口含著內村的肉棒,一邊解開自己恤衫的鈕。沙織的兩個豐滿乳房被低胸胸園包著,乳房之間有一度深深的乳溝,淡粉紅色的胸圍是沙織上身的裝飾品。

  沙織在內村監視下慢慢將公司制服的杏色恤衫脫下,一雙和她身形不成比例的巨大乳房極為性感。

  「好極,現在輪到底褲。」

  沙織用帶著顫抖的聲音在廁所裡說:「現在只脫下胸圍,其他的……等到今晚……求求你!」

  「沙織,快些脫掉底褲。我不是有耐性的人。」內村高聲地說,心好像將沙織看成自己的女奴。

  「……你又可惡……」沙織將膝頭合起來,然後拉下內褲和絲襪。她白哲的臀部發出眩眼的白光,內村揭起她的短裙看下去。

  「啊……啊……」沙織的臀部充滿官能上的誘惑。她的淺粉紅色內褲設計非常大膽,沙織的整個下體和屁股已經完全沒有遮掩地暴露在內村面前。

  「很美麗的屁股。」內村拉著沙織的短裙,叫她快些把底褲脫掉。

  「不要看……」沙織將底褲脫下。她的臂部豐滿非常誘人,兩股之間有一條很深的垂直股溝,外形曲線富於女性美。

  沙織面紅起來,她將底褲經過高根鞋脫出來。

  「很好看呀。」內村奪過沙織手上的內褲,然後將下身湊向沙織的嘴唇。沙織打開嘴唇,顏色深沉的陽具插入她的嘴巴深處。當她含著內村陽具的時候,她聽到走廊傳來說話和腳步的聲音,有人正在走向廁所。

  「呀……有人要進來。」沙織用胸圍遮起乳房。

  「躲到這裡來。」內村拉著沙織手帶她進入一格廁所內,關起門的時候就有人進來。

  「我留下了內褲在外面。」

  那些進入廁所的男人發現了沙織的內褲。

  「喂,喂,跟,這是女人底褲呀!」

  「嘩,很性感的內褲呀!」

  他們拿起沙織的內褲來看。

  「呀……不要這樣……」沙織坐在座廁上的樣子很可愛。內村拉高她的短裙撫摸裡面的漆黑恥毛,沙織因為自己的內褲被男同事發現了而滿面通紅。

  「這條內褲是誰的?」

  「是我們公司女職員的內褲。是哪一個的呢?」

  「連內褲也掉在這裡,她必定在這裡大戰一場。」

  「會不會是佐伯裕子?可能是橘真由美的內褲也說不定。」

  他們說到很多公司內漂亮女職員的名字。

  「說不定是沙織的內褲。」

  沙織聽到自己的名字而嚇了一跳。內村的手指插入沙織肉溝深處,他用手指中間部份刺激沙織嬌嫩陰道璧上的肉芽。

  「沙織很過漂亮呀。我很想看著她的屁股,把她脫光然後跟她做愛。」

  他刺激沙織的陰核。

  「呀……」沙織的嘴唇在顫抖著,她強忍著自己的喘氣聲。

  「她的身裁很好,我很想強姦她。」

  『呀……原來他們一直用這樣的眼光看著自己……』沙織感到很羞恥,她覺得一直被意淫。男同事的話令沙織的身體像被烈火燃燒似的。

  內村用兩隻手指插入沙織陰道深處。

  「呀……呀……」她忍不住地叫出來。

  嬌艷的聲音傳到外去。

  「喂,你聽不聽到有女人聲音呀?」

  「你會不會是看到這條女人底褲而胡思亂想?是幻覺罷了。」

  「是嗎……」

  沙織為了不再發出聲音而用雙手按著自己的嘴巴。內村的兩隻手指在沙織陰戶內撩動。

  「呀……不要這樣!」沙織的身體越來越敏感,她沒法再忍受內心燃燒著的慾火,她迫不得已而要跟內村說話。

  「你若果不將陽具放進我口內的話,我會忍不住叫出來。求求你拿你的陰莖出來給我啜。」

  內村聽到沙織這樣說之後,他的陽具便猛然勃起。內村將已經勃起的陰莖放入沙織經已灼熱難捺的嘴唇內。

  「唔唔……唔唔……」

  內村將陽具插入沙織的喉朧內,沙織的美貌完全變形。

  「最好是叫她啜我的陽具。」

  「你不要做夢了,像沙織這樣純潔的女孩子又怎會跟男人口交?」內村聽到他們的說話之後,內心浮現起優越感。現在沙織這個純潔的女孩子正在吮啜自己的陽具,這件事很多男人羨慕呀!他差點兒要推開廁所門給外面的人看看自己多麼幸福。

  「我們還是死心吧,對我們來說,沙織只是一朵可以欣賞的鮮花,我們沒有機會嘗試她的性愛樂趣。」

  「沙織,再用力些吸。」內村拉著沙織的頭髮粗魯地說。

  「鳴……鳴……」沙織盡自己的氣力去吮啜嘴裡面的陽具。她的胸園只穿上一半,乳房被胸團夾住,她的粉紅色嫩滑乳頭被胸闡吊帶擺著,吊帶深深地陷入了她的乳房,可憐的兩個肉球脹起了鮮紅的顏色。

  「妳要吞下我射出的精液。」那一圈硬繃繃的肉棒在沙織的口中噴出粘給的唾液。

  「鳴嗚……嗚鳴……嗚……」沙織用嘴唇代替性器,她的內心充滿了屈辱的感受。她開始痛恨目己,內心極度痛苦,她希望這一切都不是真實的事。另一方面,她被無情的踐踏解放了內心的情慾,她感到目己有需要,受了這樣的大恥辱之後也再也沒有自尊可言了。

  「啊……呀呀……我的……下體……很熱呀。」沙織的嫩肉發生麻痺似的痛感。她的嘴唇緊緊地吸住內村的陽具,嘴唇不停地進後移動地吸啜。

  「沙織,妳啜得我很快感。」內村的陽具在沙織的口內振動。

  「……沙織……陰道麻痺而且快感……陰道灼熱地一等侍著呢。」沙織無意識地緊緊合起雙腳。由於太過快感,沙織的愛液像小便似地流出來。

  啊,沙織感到無比快感。

  「好了,沙織!夠了,從口中把陽具吐出來肥。」內村已經射了精,他將腰拉後想將陽具從沙織口中拔出來。

  「不要出來,不要出來呀……沙織的陰道開始抽搐……呀……沙織想……做愛呀。」現在怎能罷休。她的陰唇像飢溫的嘴巴不自主地開合著,她的陰唇也想像嘴唇一樣吃美味的肉腸。

  內村推開沙織的頭,這時候一些唾液和精液的白色混合物從沙織的口中流出來,沙織將這些液體放回口中吞下。

  「嗚……唔……」沙織的美貌上佈滿了一點一點的穢物。

  「喂,沙織,用舌頭舐乾淨我的陽具。」

  「係……係……」沙織用她的舌頭舐淨內村萎縮了的陽具上每一滴液體。

  「好不好味?」

  「很好味,很好味。」

  很淫猥的聲音呀!沙織下體的媚肉繃得緊緊的。

  「呀……呀……沙織的陰道很想吃東西呢?」

  沙織沒有掃直凌亂的秀髮,她被內心的慾望所征服。她將那條肉俸再次放入口中吸啜,舌頭不停撩動,嘴巴用力吮吸。

  「怎樣了?沙織,你不捨得放開我的陽具嗎?」內村看見沙織發狂似地吮吸自己的陽具而發出美言。

  「我對這東西……一點興趣都沒有……」沙織一邊含著那條勃起了一半的肉腸,一邊想盡辦法說話:「喜歡這條臭東西的是我的陰戶……已經流了一大灘愛液。」

  內村用手指觸摸沙織的陰戶。啊,很灼熱的媚肉呀。裡面的嫩肉還可以像吃東西似地郁動。

  「單是口交沒法滿足你妳的性慾,是嗎?」內村感到十分驚訝。

  「呀……不要戲弄我……」

  內村扯掉沙織的胸圄,兩個豐滿而富彈性的乳房在內村村面前搖動,內村雙手握任這雙可愛的肉球用力搓弄。

  「呀……很好……」沙織的緊身短裙充份顯露出她的女性魅力,短裙下面的雙腿散發出令人迷惘的妖艷。

  內村拉高沙織的短裙看看她的裙下風光,沙織的私處經已完全濕透,灼熱的火焰在折磨沙織的內心。

  「妳很想我插入妳的陰戶嗎?沙織。」

  「我很想你插入去……」沙織雙眼盯著內村的肉棒。她的眼睛放出貪婪的眼光,慾望不能自制地從眼睛表現出來。

  「妳發誓由今天開始是我的女人。」

  「不行……沙織……已經有了心上人……」沙織的聲音像一隻蚊叫地輕微。

  「沙織,妳和神原每晚都做愛嗎?」

  「不是……我們仍然未有上過床。」

  「哼,不通人性的像伙。難怪沙織的陰戶飢渴得如此厲害啦。」說完之後,內村將半勃起的陽具插入沙織身體。

  「呀……」沙織的喉嚨在顫抖著,陰道壁緊緊抽夾著內村的陽具。

  「呀……呀……好厲害……」沙織的陰戶咬著內村的陽具後,沙織用低沉的聲音說:「呀……啊……唔……我喜歡呀……」

  「沙織,是不是很大?」內村貫穿了沙織的身體之後問她。

  「唔……很了不起……請你令我痛哭──你不要留情!」

  沙織坐在坐廁上,雙腳高高舉起,然後捲著內村的腰部。內村則站著,他的陽具剛好對準沙織的下陰。

  「沙織,妳說妳是屬於我的。」內村開始抽插,陽具在陰道內進出時,發出「滋滋」的聲音。

  「呀……呀……我很快感,動作快些,內村,快些……」

  在內村的抽插之下,沙織的官能火焰猛烈地燃燒起來。陰道內的媚肉緊緊扣著內村的陽具把它拉入陰道深處像要把它完全吞下似的。

  「沙織,快些說,妳每屬於我一個人。」

  沙織用灼熟的嘴唇來回應內村的要求,沙織將嘴巴貼住內村嘴上親吻,她的媚肉突然強力地抽緊。

  「唔……唔……」內村的舌頭陷入沙織的嘴巴內,沙織用力地吸啜內村的舌頭。他們兩人像一對戀人似地熱情深吻,村無法抵受這個美人兒的深吻而猛力抽插沙織的蜜壺。

  「啊……啊……舒服呀……」沙織的秀髮跟隨她身體的活動而飛舞。

  「沙織,妳是不是很喜歡我的陽具呢?」

  「我……很喜歡……內村的……陽具,很喜歡……呀……大力些……入深一些……再入深些……再……」廁所中響起沙織的哭泣聲。她的下身大膽地擺動來配合內村的肉棒在沙織下體抽插動作。

  「快說,妳是屬於我的。」

  「呀……啊……沙織是屬於……內村的女人……嗚……」沙織被快感的慾火包著。這一刻,沙織的內心只有內村的陽具,這是她最重要的東西,她的快樂根源。

  「呀……沙織……妳是……不是……有高潮……?」

  沙織沒有理會內村的問題,一股灼熱的慾望化為高壓電流從她的陰道傳到上她的腦部去。

  「啊……啊……我……有高潮啦……」織的媚肉像一把鉗似的夾住內村的陽具。

  「啊……」陽具噴出汁液。「呀……我……射了。」

  沙織的美貌被性愛的喜悅浪潮吞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