強姦處女新娘

「乾杯,乾杯。」

飲宴已到中途,一對新人循慣例向前來祝賀的賓客敬酒。 郭雄的視線沒有一刻離開過新娘子,他的腦海滿布新娘麗儀的倩影,尤其穿著旗袍 敬酒的她就更加誘惑迷人,玲瓏浮突的身軀被旗袍緊緊包裹著,一對白 的美腿在旗袍開叉處露出,格外迷人。 望著麗儀純美的臉容、高挑的身段,郭雄胯下的陽物已經興奮膨脹起來了。「美人 兒,今晚我一定要操你,嘿嘿??」郭雄心內暗想。

酒宴完畢,郭雄藉著一對新人送客的機會,握了麗儀的小手,柔軟滑膩的觸覺,已 令郭雄想入非非。 「表哥,招呼不到,再見!」新郎俊文對微微發呆的郭雄道別。 「再見!」 郭雄離開酒樓後,便拿出手提電話撥電?「榮,我剛離開,我表弟應該很快便會從 酒樓回家,你們的情況如何?」 「我和阿虎已經成功進入了你表弟居住那幢大廈之內,我們現在藏匿在天臺上,無人發現我們,等一會你表弟回到大廈門口時,你來電通知我們,我們會在升降機前等他。」 「沒問題,我現在乘計程車來。」

郭雄在俊文居住的大廈門外等了二十分鐘左右,便看見俊文的車子駛至。 「幹你娘,怎會這?多人!」郭雄看見大約有十來人陪伴著俊文和麗儀從酒樓回來。原來這十多個人都是俊文和麗儀的朋友,他們一大群人從酒樓送他們回家的。 「很夜了,你們送到門口成了,我和麗儀自己上樓便成了。」俊文站在大廈門口 道。 「不成,我們還沒有鬧新房。」俊文的朋友起哄道。「改天玩吧,今天我和麗儀忙了一整天,大家都很累了。」俊文知道麗儀害羞的性 格,不大習慣鬧新房這種瘋狂玩意,所以婉言相拒。 「春宵一刻值千金,不要阻著俊文的好事。」 「那?我們大夥兒再到卡拉OK唱歌吧。」 「俊文、麗儀,好好享受春宵,我們走了,再見!」 看見俊文的朋友離去後,郭雄心內大喜,他連忙撥電在大廈天臺等待獵物的同黨。 「他們正在上來,你們可以行動了。」

目送朋友們離開後,俊文牽著麗儀的小手步進大廈。 升降機內,俊文深情的眼睛凝望著麗儀,麗儀給瞧得赤霞滿臉,頭兒默默低垂。麗 儀此刻的心情乍喜還驚,喜的是今天嫁了給自己最喜愛的男人,驚的是稍後時間將會發 生的行為°°夫妻之禮。

由於麗儀是一個虔誠的基督徒,所以一直和俊文發乎情,止於禮,兩人最親密的行 為限於接吻,今晚將會和俊文進入從未接觸的境界,怎不教她的心房咚咚的跳個不停。

俊文此時的心情亦非常興奮,她望著麗儀嬌羞漂亮的臉龐,淡淡的幽香從嬌妻身上 傳來,已令他情欲亢奮不已。 「叮」的一聲,升降機抵達10樓,俊文和麗儀甫踏出升降機,已被兩把牛肉刀架 在頸項。 「打劫,不要出聲,不然休怪我刀下無情,快開門進屋!」蒙了臉的阿虎威嚇道。 利刀架頸,俊文和麗儀被脅持進入自己的屋內。 阿榮從手提袋內取出一早預備好的麻繩,將俊文兩手兩腳緊緊捆綁在一起,然後將 一片牛皮膠布封住俊文的嘴巴,令他發不出聲來。 阿榮將俊文推在沙發上,全身被麻繩緊糾纏的俊文,就像俎上之肉,動彈不得,只 能眼瞪瞪看著事情的發展! 望著阿榮一步步走向仍被阿虎脅持的麗儀,俊文此時的心情就像被一塊重鉛系著, 急促地往下沉。 「真是一個漂亮的妞兒,咕嚕,大佬真是沒介紹錯,今晚飽矣,嘿嘿!」望著肌膚 勝雪,身段適中,樣貌甜美的麗儀,阿榮忍不住吞了數啖口水。 「不要??」被貪婪淫穢目光注視的麗儀,已淚流只睫,她惶恐地哀求。 在麗儀背後用刀脅持著她的阿虎,突然用手攔腰將她緊擁著,雖然隔著裙子和對方 褲子的布料,但麗儀已感到一根堅硬灼熱物體頂著她臀部不停磨擦,她本能想閃避這侵 襲,但被阿虎蠻力控制著,不能反抗。

背後的男子吞口水和呼吸越來越急促,手部亦從腰部隔著裙子向上摸索,停留在豐 滿的胸部摸扭著。雖然隔著衣服和乳罩,但恥辱感覺己令麗儀淚水洶湧溢出,淚眼中她 看到阿榮亦已按捺不住,伸手正要掀起她的裙子下端。

「不要,求求你們??鳴鳴??」 突然,阿榮的手提電話玲起,將阿榮的動作停止住。

「事情辦妥沒有?」郭雄在大廈門外用手提電話致電阿榮。 「OK,大佬你真系與介紹錯,那妞兒真棒,樣靚身材正,今晚想不精盡人亡才 怪,哈哈。」 「你按電掣打開大門,我現在上來開餐。」 「OK,我現在就去開門。」 蒙了臉的郭雄進入屋內,他望瞭望被捆成大閘蟹的俊文,隨即露出獰笑。這個平時 溫文爾雅,含著銀鑰匙出生的表弟,今日落難的可憐樣子,令郭雄看得非常興奮。

「!平時你老子持著有幾個臭錢,看不起窮親戚,老子白鴿眼,兒子有難受。」郭雄心 想。他狠狠用腳在俊文小腹踢了幾下,然後揮拳狂捶不已,俊文痛得昏死過去。 「不要??不要,求求你們不要打他」看見心愛的俊文被痛打,麗儀心痛哀求 道。 三頭淫狼哪會理會麗儀的哭求,麗儀越傷心,越能滿足他們變態心理。 郭雄行至麗儀前面,近距離淫邪地望著無助的麗儀。哭成淚人的麗儀,雖因掙扎而 髮鬢 亂,但容顏依然俏麗,豐滿的胸部隨急促的呼吸跳動。 「嘶??裂??」郭雄粗暴地將麗儀白色套衣向左右扯開,露出一件絲質褻衣。 「不要,救命??」麗儀惶恐地竭力掙扎哭叫。 郭雄喉嚨顫動,他咽了數啖口水,將麗儀的內衣向上拉起,一對豐滿尖挺的乳房被 白色乳罩包裹著,一道深深的乳溝突現在乳杯中央。在麗儀後面的阿虎迅速解開在麗儀 背後的乳罩扣子,隨著乳罩脫落,一對竹荀嫩乳彈出,雪白無瑕的雙乳被三頭淫狼盡覽 無遺。麗儀羞得閉上雙眸,善良的她不信人性竟有如斯醜惡之一面。雖然閉上淚眼,但 淫穢的聲音仍然不停傳進她耳中。

「嘩大佬,條女對奶好正呀!仲堅挺過愛美神飛彈,兩粒蓮子仲系粉紅色。」 阿榮淫笑道。 郭雄衝動地伏在麗儀胸前,左手握著她左邊乳房狎玩,嘴巴則貪婪地吸吮著右邊淺 藕色乳頭。阿虎的手則已伸進麗儀裙內,沿著嫩滑的小腿一直向上游索。 「不要,求求你們放手,鳴??求求你們。」麗儀用盡僅餘的氣力竭力地掙扎,因為 阿虎的手已伸到兩腿盡頭,隔著綿質內褲撫摸三角地帶。 弱女的掙扎,只是徒然,阿虎的手已進一步拉開內褲橡根邊緣,伸進內褲之內,直 接肉貼肉觸摸柔軟的陰戶。麗儀拚命地合攏雙腿,阿虎的手只能撫摸陰阜中間的裂縫, 未能一探桃源仙洞。

熊熊的欲火急速地蔓延,三人的陽具已硬如鐵柱。 「拉她進房!」郭雄道。 已渾身無力的麗儀,當然無法反抗三名大漢的暴力,她被強拖進睡房。 郭雄將麗儀推倒在睡床上,阿榮阿虎兩人分從上下強按著麗儀的手腳,使她不能動 彈。裙子和內褲已被郭雄脫去,麗儀像一頭羔羊,赤裸裸等待悲慘的命運來臨。 六隻眼晴貪婪地望著麗儀赤裸的陰戶,稀疏的恥毛鋪在陰阜之上,裂縫之下兩扇陰 唇緊緊保護著嫣紅的處女洞。 郭雄迅速脫去身上衣物,他赤裸壓在麗儀雪白身軀之上,雙手不停搓揉麗儀雙乳, 灼熱的陽具已抵著陰戶之裂縫找尋洞口進入。 阿榮用力掰開麗儀兩腿,兩片陰唇因雙腳張開而稍微分開,狹窄的桃源小洞失去保 護而外露,郭雄的陽具很輕易的頂著洞口,龜頭部份受陰肉磨擦之後,興奮得更加脹 大。

「主耶穌,救我??」感覺一根灼熱粗壯的物體抵著陰道,麗儀知道被強姦的悲慘命 運快將降臨,她默默地祈禱。 郭雄此時的心情異常亢奮,如此漂亮的美人兒正被她壓在身下,滑溜溜的肌膚任他 撫摸,陽具更頂著蕩熱的陰道嫩肉,只是麗儀陰道非常乾澀,令他進入非常困難。他下 體不斷地向洞口嫩肉施加壓力,在不斷沖剌下,龜頭好不容易擠進陰道口,灼熱的陰肉 緊湊的包圍著整個龜頭。他心內大喜,屁股猛力一沉,陰莖衝破麗儀的處女膜,整根插 進麗儀陰道之內,只留下兩粒春子和陰唇接吻。

「呀??」劇痛令麗儀忍不住叫了出聲。 「噢!好舒服??」郭雄亦忍不住叫了出來,如此貌美嬌純女孩的身體,竟然讓他陽 具操了進去,被緊窄灼熱的陰肉包圍著非常暢快,他開始慢慢的挺動下體,一出一入的 操穴。

「哈哈,大佬今晚做新郎??」 阿榮和阿虎見郭雄大欲得償,正在痛快地操著麗儀的陰道,他們亦已放開按著麗儀手腳的手。兩人脫去身上衣服,用手握著自己的陽具手淫起來。兩人心內都想郭雄早點完事,好讓自己的陽具插進麗儀的小穴中操穴。

汗流浹背的郭雄,陽具已在麗儀小穴出入數百下,甜美的快意已令他控制不住。驀地,他緊抱麗儀的嬌軀,下體急勁地快插數下,濃稠的精液悉數射進麗儀子宮之內。

「輪到你們了,這妞兒真正,又緊又窄,等一會要再操她一次。」郭雄滿意的離開麗儀。 隨著郭雄陽具之拔出,濃濃的陽精和處女血緩緩從麗儀穴口流出。 「包,哈哈!我勝了,我先操。」阿虎開心道。 阿虎乘著郭雄留在麗儀陰道裏的精液潤滑,陽具較易進入麗儀狹小的陰道操穴。 麗儀一動不動地任阿虎在她小穴中出入,因為在郭雄射精前她已痛得暈倒,在昏迷時她依稀看見上帝,上帝無言的望著她,滿臉哀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