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後的舊情復熾

五十一、想開心,要變態

約十年前,MISS張背叛了自己當時的男朋友搭上了光。到男朋友向她求婚後,她又狠下決心撇下光。想不到,十年後她再遇上光,竟然令她不能自拔。她想起了那天和蕙第一次談起自己和光的事,令她豁出去和光保持這不倫的關係。她怎會想到,她可以迅速由賢妻良母變成一名淫娃蕩婦,再到今天連兩女侍一男都嘗試過。促成她今天幹出如此荒唐的事,源於前個星期日蕙到她家中作客。

那天,MISS張邀請蕙到自己家中做蛋糕。當時只得她們兩人在家。兩人在等待蛋糕焗好時,就坐在廳看著有線新聞台。當新聞在報道父母皆非香港永久居民的嬰兒在港出世時這議題時,兩人開始了這段對話。

MISS張:好心佢地就唔好落來生仔LAR。
蕙:好似話有好多都係驚喺大陸因為超生被人罰款。
MISS張:但係大陸人梗喺係大陸生GA MA。呢度啲資源唔係佢地GOR WOR。
蕙:咁好多都係去私家醫院生,畀足錢。同埋佢地去政府醫院生都好似要畀足成本價GOR WOR。唔算係佔用香港人資源AR。
MISS張:係咩?
蕙:嘩你讀咁多書你唔睇報紙GA?
MISS張:哈!我多數睇大標題就算。不過點都唔應該畀居留權呢啲人LAR。第時又享受咁多福利WOR。
蕙:其實點解做媽媽唔可以自由選擇自己喺邊度生BB呢?
MISS張:咁個個來晒香港仲得了GE。呢啲野唔可以講自由GOR WOR。
蕙:哈!妳仲好意思咁講?妳而家咪好自由咁樣自己食緊兩家茶禮LOR。
MISS張:唉喲,衰女包咁講野都有!
蕙:咁你應該支持雙非家長LAR!哈哈!
MISS張:點同WOR?
蕙:大家都係想有得選擇JE。
MISS張:個個都選擇香港,香港咪陸沉LOR。
蕙:咁唔會全世界GE女人都鍾意光仔GA MA。
MISS張:嘩,你亂咁來GE。
蕙:少少LAR,係有啲分別GE。如果大陸冇一孩政策,冇咁多貪污,我估都冇咁多人走過來。但係我估無論你老公係點,你今次都會同返光仔一齊。
MISS張:唉……我都唔知。
蕙:唔知啲咩AR?
MISS張:講真我都唔知我對光仔係乜野感覺?
蕙:原來你當佢SP GA?
MISS張:咁同佢做係好正,正過同我老公好多。但係唔單止係咁。我唔知我係愛佢定係只係覺得欠左佢。總之我唔想傷害佢,想佢開心。
蕙:我陣間幫妳拎啲湯畀佢,佢一定冧死JE。
MISS張:唉……但咁樣落去可能都係害左佢。佢都要搵個老婆GA。
蕙:我覺得佢想成世做你情夫多啲WOR。
MISS張:下?我唔想佢第時後悔AR。唉……想一個男仔開心幸福都咁難。
蕙:真係好難咩?
MISS張:你都知佢痴情種來GA LAR,我唔要佢GE話佢又會好唔開心。但繼續落去佢最終都會後悔。都唔知點好……
蕙:都未必真係好難GE。即係我唔想住劏房。政府起多啲公屋又畀我呢啲搵一萬蚊到GE人申請,咁我咪住得舒服啲LAR。
MISS張:咪傻LAR,政府點會肯!
蕙:咪係LOR。有問題解決唔到係因為佢地唔肯大變。你嗰個問題都係一樣。
MISS張:即係點?
蕙:點解唔可以畀啲想像力呢?即係佢又搵到個老婆又繼續同你一齊LOR。
MISS張:嘩!好變態。
蕙:有時你想大家都開心,就係要變態GA LAR。
MISS張:咁到時咪即係要呃嗰個女仔LOR。我呃住我老公已經好辛苦GA LAR。我唔想光仔都係咁。
蕙:咁只要個女仔接受埋你咪得LOR。
MISS張:嘩!仲變態!
蕙:但呢個唔係最好GE結果咩?
MISS張:係。但得個諗字LOR。
蕙:阿雪AR,你唔好嬲我,我做嗰個女人都OK GE。


五十二、決定變態

MISS張聽到蕙這樣說十分愕然:”下?你鍾意左光仔?”
蕙:唔好嬲LAR。我同嗰兩個男仔分手都係因為我發現自己成日掛住光仔。
MISS張:我唔係嬲。我又唔係佢邊個,冇得嬲GE。我去睇下煲湯先。

名義上是看看湯煲成怎麼樣,實際上MISS張是一時接受不了所以走到廚房獨處。蕙也明白MISS張的意思所以就由得她獨個兒待在廚房。

老實說,MISS張又怎會完全不介意?只不過她知道這結果也是她有份製造出來的。因為她要找人陪伴,所以蕙才有機會喜歡光。況且她自知自己和光根本沒有未來,更加沒有資格對蕙生氣。她在想:如果她和光要分開的話,同時如果光也愛上了蕙,那麼她便丟失情人和朋友了。既然如此,蕙的提議會不會是可行的方法?但對MISS張而言,這實在太變態了。

“叮”一聲,蛋榚弄好了。蕙走到廚房準備協助MISS張將蛋糕從焗爐拿出來。她見到MISS張在看湯的情況:”你睇湯LAR。蛋糕我搞就得。”MISS張卻很快轉過身來和蕙一起將蛋糕拿出來。同時MISS張說:”你鍾意光仔的話,我讓畀你AR。”
蕙:唔得。我地一齊對佢好。
MISS張:你鍾意佢,點解唔獨佔佢?
蕙:點解鍾意佢就要獨佔佢呢?你可以隨時搞煲湯或者整蛋糕。但係點解我地唔畀啲人自己選擇喺大陸或者係香港生仔。點解光仔唔可以選擇晏晝搵你夜晚搵我。我真係唔係好明。
MISS張:唔同野來點可以咁比喻?
蕙:我讀得書少唔識講。總之,我唔想畀一啲唔合理GE規範而令到我地三個之間有人唔開心。
MISS張:但係你咁樣會唔會再出去溝仔GA?
蕙:唔會LAR。我要修心養性,除非光仔叫我出去溝LAR。
MISS張:其實我冇資格講咁多野。但如果你覺得OK,光仔又覺得OK,我就OK。
蕙:咁等我諗辦法LAR。

就是這樣,MISS張同意了蕙的建議。她也配合蕙設法先令光愛上蕙,再令光同意讓兩個女人同時做他的女人。那天打邊爐時,她和蕙特意早點到去討論下一步行動。蕙告訴她要來一場三人性愛,MISS張本是抗拒的。

MISS張:唔駛咁掛。
蕙:唔通陣間同佢講,喂我地兩個而家開始一齊做你GE女人,咁咩?我地要令佢喺行動上認同左呢種做法先,唔係要佢口頭上應承AR。做左佢就冇得唔認數AR MA。
MISS張:但係你點令到佢同我地兩個一齊搞?而且佢如果本身唔願意的話可能搞完之後唔睬我地GOR WOR。
蕙:我仲諗緊可以點。你識佢咁耐,佢有冇同你講過佢DREAM SEX係點?
MISS張:當年呢,就係畀老師喺學校誘姦佢WOR。
蕙:咁得LAR。如果佢唔願意,咪我地誘姦佢LOR,佢都會ENJOYGA MA。

雖然當天MISS張沒有反對蕙的說法,但當真的要和光進行三人性愛時,MISS張還是不大情願。蕙要在光家附近的麥當奴勸服她才行,因此她比平時晚才到光家。甚至到當蕙真的闖進了房間,她還是有點不知所措。但她在過程中最後還是投入了,完成了人生第一次的三人性愛。在這場性愛的末段,她更和蕙激吻起來。想到這裡,她已到家門口,準備扮演好媽媽和好妻子的角色。

到她丈夫洗澡時,她才把握機會打電話給蕙。蕙告知他光已接受了三人的新關係,MISS張才鬆一口氣。計劃未有如蕙想那麼順利,但總算也是達成目標了。由這個晚上起,他們三位的人生步入了新的階段。


五十三、 雲爆舊事

光和蕙成為了正式的男女朋友,蕙更搬到光的住處與光同居。同時,蕙容許光繼續和MISS張保持著不倫關係,兩人的黃昏幽會仍然繼續。三個人晚間約會的頻率更 是有增無減。有時MISS張不會上光家,純粹享受著約會的歡樂。有時蕙也會識趣地找藉口讓光和MISS張在三人約會後在家獨處。但經過上次三人性愛的尷尬後,沒有人再提出要多來一次。

個多月後,光提議搬去一個較大的單位,讓自己和蕙有更大的生活空間。蕙就大膽建議不如搬到MISS張居住的屋苑,光和MISS張當然叫好。在找新居期間,MISS張介紹了光予自己的丈夫認識。當然,光的身分是蕙的好友的男朋友。很快,光和蕙就找到一個合適單位租住。當光和蕙忙於搬屋事宜之際,雲提醒光要出席她兒子的生日會。光告訴蕙有這個生日會後,蕙就嚷著要一起出席。光覺得既然蕙已是同居女友,帶她和雲等好友認識也無所謂,於是光就通過短訊問雲是否可以多帶”一個女仔”參加生日會。雲的回應是:”嗰個唔係MISS張就得”。

蕙跟著光到雲家出席生日會。交際能力甚強的蕙要打入這個圈子當然沒有甚麼大問題。雲見到蕙和光狀甚恩愛,也稍感安慰。不過,雲還是趁蕙上廁所時拉光到一旁問:”嗰壇野你搞掂左LAR?”光一臉尷尬地說:”差唔多GA LAR。”雲對這回應感到有點意外,但見到蕙已從洗手間出來就沒有再追問下去。

生日會結束後,蕙在回家的路上問光:”阿雲個囝囝好得意AR。如果你肯同我生翻個就好。”光毫不猶豫地回應:”好AR。你咁靚女,生出來個BB一定好靚JE。”這句說令到蕙心裡覺得超甜,她挽著光的手說:”好AR。我地今晚就製造LAR。”
翌日早上,光在上班時候收到雲的電話,約他中午午膳。兩人在光工作地方附近的餐廳見面。
雲:尋日個女仔好似好愛你WOR。個樣甜到漏。
光:係AR。佢好0錫我GE。
雲:既然你都滿意,咁就唔好對人地唔住LAR。快啲搞掂嗰壇野佢。
光:其實……我都唔知點同你講。件事唔係咁簡單。
雲:即係點?講來聽LAR。
光:唔知點講。
雲:我同你冇秘密GOR WOR。
光:好LAR,我講LAR。不過你有啲心理準備。件事有啲怪。
雲:好。
光:阿蕙係MISS張個好朋友。阿蕙話我可以繼續同MISS張一齊。
雲:下?
光:真GA。
雲呆了一會,再說:”呢個阿蕙係MISS張派來同你一齊?”
光:唔係AR。咪好似我地以前咁,我唔可以同佢兩個出街,MISS張就成日叫埋阿蕙來。點知之後就咁LU……
雲:佢追你?
光:算係LAR。
雲:咁阿蕙係MISS張派來GA LAR應該!
光:咩意思?
雲:你諗下WOR。佢本身係MISS張個朋友,同你一齊又可以話由得你同MISS張一齊,你話有冇理由先?如果真係鍾意你點忍得到?
光:我都覺得係有問題GA當初。但係佢話我自己都冇叫MISS張離婚,情況一樣。
雲:痴線!你同MISS張結左婚咩而家?你唔可以再咁樣落去GA LAR。一切都似係MISS張舖排去綁住你。
光:唔明AR。
雲:咁佢搵個朋友睇住你,仲要個朋友話你可以繼續同MISS張一齊WOR。即係搵人去綁住你JE。佢怕你第時搵到第個女仔就唔要佢。
光:冇咁變態掛。
雲:你而家都夠變態LAR。
光:但係就算MISS張係咁諗,阿蕙都唔需要咁做JE。
雲:你點知佢兩個之間有啲乜野勾當?你唔好諗到人地咁簡單至得GA。人地係為左自己,你估為你咩?快啲斬纜LAR。
光:可能唔係你咁諗呢?
雲:唉……其實有一樣野我瞞左你好多年。我估都應該話畀你聽。
光:乜野?
雲:當年MISS張同你分手嗰晚,你記唔記得你打過畀我。
光:記得。我喊到痴左線。
雲:嗰晚MISS張都SEND左個ICQ畀我,話同你分左手,叫我睇住你。之後佢就唔聽我地電話LAR,喺ICQ又INVISIBLE左我地LAR。
光:我記得。
雲:我見你咁傷心。我第二日其實走過上去MISS張屋企搵佢。佢話佢其實唔愛你。


五十四、相信MISS張

光感到難以置信。他記起十年前分手那天,與MISS張是難捨難離,她怎會第二天就跟雲說她其實不愛他?可是,雲是光最信任的朋友,也沒有理友騙光。光沉思了一會就說:”妳好肯定?”
雲用非常堅定的語氣說:”真GA。嗰一日我一定唔會記錯。佢話佢其實唔愛你,只係鍾意同你上牀。”

只愛和他上牀?這不是早前光的擔憂嗎?這一刻的光心亂如麻,難道MISS張從來就只是當他是性伴侶而已,沒有愛過他?但這又如何解釋蕙的角色呢?真的如雲所說,蕙只是MISS張用來綁著光的工具嗎?但據他知道,二女共侍一男的意見是蕙提出的。他想起那天蕙和MISS張兩人和他做愛時,明明是蕙做主動而MISS張初時是不知所措。難道當時兩人是在做戲讓光上當?雲見到光的臉色變了,就說:”對唔住。係咪我唔應該咁講?”

光:你都係對我好JE。我會問下佢地GA LAR。放心。
雲:佢地唔會認GA。
光:但係我真係鍾意佢地兩個,如果真係要分開都要佢地有個交代AR。
雲見光已很不安,在這次午餐期間就沒有在談及這個話題。但在道別時她還是加上一句:”有咩野記住搵我。我係你背後GE女人來GA!”
光微笑地說了聲”嗯”。雲是光背後的女人,是他們兩人中學時期開玩笑時常講的話。今天雲突然再說這句話,令光記起那個相對天真的時期,更令他更懷疑MISS張和蕙。

光回到辦公室,第一時間發了電郵給MISS張:”頭先同阿雲食飯。佢話你當年同佢講過你其實唔愛我。係咪真?我聽完好唔開心。”
過了一小時左右,光收到MISS張的電話。MISS張的聲線很慌張:”阿雲同你講左啲乜?”
光:佢話當年我地分開之後嗰日,佢上你屋企搵你。係咪真?
MISS張:係真GA。佢話佢喺我屋企發生左乜野事?
光:佢話你同佢講你唔愛我,只係想同我搞……
MISS張:就係咁?冇其它?
光:冇LAR。
MISS張:哦!你唔好唔開心先LAR。
光:即係係真?我知阿雲唔會呃我。
MISS張:阿雲唔會呃你,我都唔會呃你。但係我會呃阿雲AR MA。
光:下?即係點?
MISS張:咁佢上來我屋企係想我同返你喺埋一齊AR MA。咁你知我當時係乜野狀態GA LAR。我唔想佢死纏爛打咁咪講大話,所以就咁樣講希望佢死左條心。我之前嗰晚喺你走左之後我咪一樣喊到變豬頭咁。
光:哦。
MISS張:有啲野我唔係咁方便喺學校講。但有三個字我而家呢一刻好想同你講。你明唔明?
光:我明。
MISS張:信唔信我先?
光:嗯。
MISS張:咁好LAR。我唔方便講咁耐電話AR。BYE BYE。
光:再見。

對於MISS張的解釋,光基本上接受,但無論如何雲這番話也已植根在光心裡。他晚上回家和蕙吃飯。蕙告訴光MISS張已告訴她下午發生甚麼事:”你要信阿雪AR。雖然我嗰時未識佢,但佢背住佢老公同你一齊其實好大壓力。要有好多愛先至做到知唔知?”
光:嗯。
蕙:同埋,為左分手呃人好正常JE。我呢幾年都呃唔少人LAR。
光:即係點?
蕙:哈!玩到厭老作個理由咪分手LOR。但係呢,對住真正愛GE人,女人係唔講大話GE。所以我對住你句句真話,阿雪都係。你要信佢AR。我呢啲蒲精做埋啲變態野你都信,你冇理由唔信你個MISS JE係咪?

經過蕙再花唇舌解釋,這次危機也暫告解除。臨睡前,光發了個短訊給雲:”我知你為我好。但MISS張話佢咁樣講係特登騙你。”雲的回覆是:”我好肯定佢唔係呃我。但係你都咁大個人,你自己判斷LAR。記住:我係你背後GE女人AR。”光收到回覆後,覺得有雲這個朋友實在太好。但今次他選擇相信MISS張。


五十五、和頭酒

既然光選擇了相信MISS張,他和蕙的搬屋計劃就繼續進行。光和蕙入伙當天,MISS張送了兩份禮物給他們。一份是給光的,是一部智能電話。MISS張說在她自己的電話中,她已將這部新電話的號碼的聯絡人記錄成蕙。所以以後光想找MISS張的話,用這部電話發短訊或者WHAT’S APPS就可以了。另外,MISS張送了一個名貴銀包給蕙。

光和蕙搬屋後,MISS張就經常以不同的理由或者藉口來他們的新居作客。新居大了,一張沙發打橫有三個坐位。MISS張作客時,光多數坐在中間,兩個女仔則坐在兩邊。光可以擁著其中一個或者同時拖著兩個女伴,樂在其中。性事方面,他們仍然維持一男一女的性愛。MISS張即使常到光蕙家,但如果蕙在家時也不會要求和光幹,她和光的性愛主要只在黃昏幽會時發生。

這些日子三人都很開心。光得到了新電話,可以主動關心MISS張。雖然兩人在電話上的對話仍然不能暢所欲言,但光已心滿已足。光蕙之間也過得甜蜜,沒有吵過架。直到五月底兩人卻因為蕙被公司解僱而鬧得極不愉快。原來蕙的公司要求員工選擇每天早半小時上班或者晚 半小時才下班,即是延長工時,但薪金不變。這政策令到公司內怨聲載道,但大家都是敢怒不敢言。唯獨是蕙趁一次在升降機偶遇管理層時向上司表示不滿。過了幾天,蕙就被告知八月約滿後不獲續聘。她覺得這樣也沒有意思,就選擇提早離職。光覺得蕙沒有智慧,沒有好好保護自己的飯碗而對她不滿。而蕙認為錯在公司,自己的男友卻反而埋怨她,令她傷心。

MISS張知道兩人鬧翻後就請他們到外晚膳。MISS張親自為光和蕙倒汽水:”拿!汽水代酒!你地飲左佢就和好如初!”
蕙:我都想畀面妳GA 阿雪。但佢今次太離譜。
光:咁你咁大個人做野都唔成熟啲!
蕙:有幾唔成熟?而家人地恰我,你唔幫我仲畢特止WOR。
光:我唔係話你錯。路見不平出聲冇錯,但你都要諗下自己先得GA MA。
蕙:我唔係冇諗自己WOR。係我估唔到佢咁奸JA MA。
光:老細梗係奸GA LAR。你做左咁多年野冇理由唔知JE。
蕙:哈!老細奸就乜都唔做。咁我地打工就成世畀人恰LOR WOR。
光:咁呢個世界係咁都冇辦法GA MA。
蕙:你睇佢AR雪姐姐。佢AR,唔係企喺自己女朋友嗰邊GA。
MISS張:咁光仔都係擔心你JE。
光:係LOR。我地啲租我都應付得到。但係你屋企人呢?都要你畀錢佢地駛GA MA。
蕙:哼!我又唔係大駛,銀行仲有錢。同埋,工冇左咪搵過第份LOR。我呢啲去邊度做都係咁上下人工GA LAR。你呢啲大學畢業專業人士唔明GA LAR。
光:MISS張你睇下佢,佢都唔知我係緊張佢先至咁樣樣。
MISS張:但係光仔你都唔應該咁唔撐阿蕙GOR WOR。份工冇左佢都唔開心GA MA。你唔撐佢佢咪仲可憐LOR。
光:係……但係……
MISS張:仲但係?冇得但係AR。就算阿蕙唔應該同老細講都好,你做男朋友都唔應該咁。我宣判係光仔錯,道歉!
蕙:哈:聽到未AR!阿雪都話係你錯。

光想了想,也覺得蕙其實是受害者,加上MISS張站在蕙那邊,決定屈服:”好LAR。對唔住。我錯LAR。畀我0錫返LAR好唔好?”

在MISS張調停下,這場小風波就過去。三人吃過晚飯離開飯店後,本來緊緊地拖著蕙的光說要去洗手間,就甩開蕙急步向前走。蕙於是就挽著MISS張的手在櫥窗前漫步。MISS張一邊望著名店內的手袋一邊說:”哈!你地鬧完交咁快好返,好似都幾穩定LOR WOR。”
蕙:都係多得你做和事婆JE。
MISS張:不如快啲結婚LAR。睇住你嫁我會好開心。
蕙:哈!都唔知佢忍唔忍到我。
MISS張:即係你OK LAR。
蕙:唔好講呢啲LAR。睇中個手袋AR?
MISS張:靚AR,不過好貴LOR。幾千蚊。

第二天,光在辦公室收到MISS張的來電,勸他向蕙求婚。MISS張說兩人感情算好,而且蕙年紀也不少了,也應是時候了。光也同意。他趁蕙不用上班就拿了幾天假和蕙到韓國旅行,並在當天向蕙求婚。蕙接受,兩人訂下年底的婚期。


五十六、蕙雪之間

光和蕙旅行回來後約一星期,蕙經朋友介紹去見工。見工回家後,她打電話給MISS張,說她兩人已很久沒有單對單聊了,故邀請MISS張來自己家。那時已是七月初將近暑假,MISS張提早下課早已在家。MISS張當時自己一個在照顧女兒,於是就帶同女兒到訪。MISS張的女兒一邊看卡通片,另一邊廂蕙就和MISS張聊天。

MISS張:頭先點AR?
蕙:應該OK掛。朋友介紹係好啲。
MISS張:咁就好LAR。
蕙:希望順利LAR。唔係隨時光仔又會話我GA LAR。
MISS張:佢仲敢?
蕙:哈!其實唔會LAR。佢應該對我千依百順GA LAR。
MISS張:做左未婚夫係唔同啲WOR。
蕙:入來房AR,有啲野畀你。
兩人進入睡房,蕙開啟冷氣機,MISS張將門半掩,以免自己不知道女兒在廳搞甚麼。兩人坐在牀上。蕙還是穿著見工時著的短袖恤衫,短裙和薄的黑色絲襪。MISS張打亮了一下蕙的衣著就說:”頭先男人見你定女人見你?”
蕙:男人AR。
MISS張:咁實掂LAR!索成咁!
蕙:如果佢因為我咁樣請我,咁我入到去咪被人魚肉LOR。
MISS張:你對絲襪好似質地幾好幾靚WOR。
蕙:係AR。你摸下AR好滑GA。
MISS就伸手摸蕙的膝頭。
蕙:”哈!唔駛怕醜LAR。摸高啲LAR。”
MISS張就將手向上移到蕙的大腿。蕙再兩隻腳稍為分開,MISS張已見到蕙的內褲。MISS張縮手:”咁開放GA你。”
蕙:有咩所謂WOR。我有乜野你未見過。你嗰條都好似幾好,我又摸下先。

下班不久的MISS張上身是黑色背心外加綿質長袖外衣。下身是窄身短裙和肉色絲襪。蕙可老實不客氣,直接摸MISS張的大腿。MISS張覺得又舒服又尷尬,腦內想起那次三人性愛時兩人接吻時的情景,同時MISS張的臉也變紅。

蕙摸了一會就停止了。她從衣櫃拿出一個膠袋,遞給MISS張:”送畀你。”MISS張一看,見到這份禮物是上次她和光蕙二人吃飯後她看上眼的名貴手袋。MISS張既開心又感到不好意思:”傻左咩?咁鬼貴。你冇野做GA。我點要得?你自己用LAR。”
蕙:我都唔用呢啲咁貴GE野GE。
MISS張:咁我畀返錢你AR,唔係我唔好意思GA。
蕙:千祈唔好,我係買來報答你GE。
MISS張:報咩答AR傻妹?你冇欠我任何野WOR。
蕙:有GA太多LAR。我識左妳呢幾年,多左你喺我生命入面好開心。
MISS張:唔好咁講。第時你生命中最重要GE人係光仔AR。
蕙:連佢都係你帶來畀我GA。你話你幾重要。你一定要收GA。
MISS張:咁厚禮我好難報答返你GOR WOR。
蕙:哈!妳報答我都好WOR。
MISS張:有咩你想要?
蕙:好簡單GA JA。
MISS張:點AR?
蕙:0錫我一啖AR。
MISS張:真係要?
蕙:你都唔係未0錫過。講明先AR,要0錫嘴嘴GA。
MISS張:面得唔得AR?
蕙:有啲誠意AR要。
MISS張:好LAR。

MISS張將身體靠向蕙,吻向蕙的嘴。蕙順勢抱著MISS張,開始反過來壓著她。MISS張想逃避,但又覺得有少許興奮,就讓蕙繼續。很快蕙整個身體已壓著MISS張,令後者躺在牀上。蕙將舌頭伸出來,MISS張就張開口讓蕙的舌頭進入自己的口腔。蕙知道MISS張已放鬆了,就將右手放在MISS張胸前。同時,蕙讓大量口水流出來,令到MISS張整個嘴和下巴都是蕙的口水。蕙在MISS張耳邊問:”舒唔舒服AR?”MISS張點頭回應。蕙就走到門前關上門並鎖好門。


五十七、姊妹戀?

MISS張坐在牀上看著蕙關上門再回到牀邊時,她心裡既尷尬又期待。當蕙的一滴口水自她的下巴滴到她的背心時,她更是興奮。蕙幫MISS張除了外套和背心:”唔好整濕啲衫。”之後蕙站在牀邊托著MISS張的頭吻她的嘴。同時,更多的口水舖滿MISS張的嘴巴和下巴。蕙聽見MISS張發出輕吻的呻吟聲就除去MISS張上身最後的防線:那白色的胸圍。

蕙叫MISS張躺下,她將口水吐到MISS張的雙峰,再大力吸啜MISS張的乳頭。蕙也將左手伸到MISS張裙下,隔著絲襪和內褲撫摸MISS張的陰道口。MISS張興奮到很想大叫,但由於女兒在廳,所以只能忍著。

MISS張的性慾被誘發出來,也開始反守為攻。她伸高手撫摸蕙的胸部,然後再開始向蕙的鈕扣進發。蕙見到MISS張開始採取主動,就迅速地脫掉恤衫。MISS張坐起來吻向蕙的事業線,同時除去了蕙身的的粉紫色胸圍。兩人現在都是上身赤裸,MISS張就伸出舌頭在蕙的乳房上打轉。陶醉的蕙叫MISS張”望住我”,後者就仰視著站在牀邊的蕙。蕙再著MISS張”伸條脷出來AR”。蕙見 MISS張照辦,就將口水吐到MISS張的舌上。MISS張毫不猶豫吞掉口水,再說:”好味AR,要多啲。”蕙就繼續將口水交給MISS張。MISS張沒有再吞掉口水,而是讓口水由舌尖向下滴。再接過更多口水後,她將舌上的口水塗到蕙的乳頭上。

MISS張慢慢站起來,用自己的乳房磨擦已是鋪有口水的蕙的乳房。蕙再吐更多的口水到兩人的乳房上,MISS張見到蕙這樣做也照辦。她們見到四個乳房上全是自己的口水,已是興奮到極。兩人情不自禁擁吻,一起流出更多唾液,讓更多口水滴到身上。突然,MISS張說:”對襪都濕左添。”蕙回應道:”我幫你整返乾AR”。

蕙握著MISS張的雙臂,將MISS張壓回到牀上。蕙再拿起MISS張的左腳,張開口咬著她的腳趾。蕙由腳趾開始吻這肉色絲襪,一直吻到大腿內側,令MISS張發出急促但低沉的呻吟聲。MISS張知道自己的陰道需要一些安慰,就叫蕙”除晒佢AR”。蕙即時除掉MISS張的裙、絲襪和內褲,再幫MISS張口交。蕙的口技令MISS張興奮莫名,她唯有咬著自己的手指以免女兒聽到自己的叫牀聲。過了兩分鐘左右,MISS張說:”呀……阿蕙……好舒服……唔得LAR我。我幫你AR。”

蕙停止了口交,全身赤裸的MISS張起來跪在牀邊,翻起蕙裙再隔著黑色絲襪吻蕙的陰道,讓蕙也發出微弱的叫牀聲。正當MISS張準備除掉蕙的絲襪時,卻聽到女兒在門外大叫”媽咪!我想飲水AR!”MISS張和和蕙都嚇了一跳。MISS張叫:”你等陣AR下,我同蕙姐姐傾多幾句就來。”兩人趕快穿好衣服,MISS張準備開門時蕙卻拉著她輕吻她的嘴唇,才讓MISS張打開房門。
蕙倒了一杯水給MISS張的女兒,之後三人一直待在廳。十多分鐘後,MISS張說要和女兒回家了。蕙送MISS張兩母女到大門,道別時MISS張在蕙耳邊說:”聽日晏晝我又過來得唔得?”蕙笑著說:”梗係好LAR。”

翌日下午,MISS張又在來到光蕙家。MISS張踏進門內見到蕙身上只有豹紋性感睡衣和內褲時,感到有一點尷尬。兩人坐在沙發上MISS張好像想不到說甚麼話似的。蕙見MISS張有點害羞就主動拖著MISS張的手說:”尋日舒唔舒服AR?”
MISS張:好舒服。
蕙:你就舒服LAR。我未夠AR。尋晚光仔一返來我就叫佢插我。
MISS張:咁今日唔駛我LAR。
蕙:點會唔駛?一定要AR。
MISS張:但答我一個問題先好唔好?
蕙:咩AR?
MISS張:我尋晚諗極都唔明點解要咁做?
蕙:我鍾意你LOR。
MISS張:下?
蕙:係愛嗰隻,唔係朋友嗰種。
MISS張:講真GA?
蕙:真GA。
MISS張:但係……但係我地識左幾年……
蕙:我都唔知點解WOR。我啲FRIEND差唔多全部都係出去蒲嗰啲人,但唔知點解會同你做左朋友。可能你一直有老公令我壓抑住嗰種感覺。但係嗰晚你第一次同我講你同光仔GE事時,唔知點解我覺得你唔同左,唔再係賢妻良母型LAR。嗰種感覺就釋放左出來。你記唔記得嗰晚本來我話要去條仔屋企GA?
MISS張:好似係。
蕙:我冇去到。我返左自己屋企換左呢件睡衣一邊諗住你,一邊摸自己。
MISS張:咁光仔呢?
蕙:都愛GA。佢又愛你又愛我,我都可以又愛佢又愛你JE。
MISS張:但我一向當你係朋友、姊妹……
蕙:師生戀、姊弟戀、婚外情都可以,點解姊妹戀唔得?
MISS張:但係我未搞得清自己諗緊乜。
蕙:但係你尋日好舒服WOR。
MISS張:其實上次我地三個人搞,你都0錫得我好舒服……
蕙:咁唔好諗咁多LAR。我好想要AR。

蕙吻MISS張的嘴,很快MISS張就主動回擊,兩人終於做了前一天未做完的事。


五十八、不能接受

由於蕙面試成功,她和MISS張的幽會雖然持續,但卻不多。因為要找一個光不在家的機會而蕙和MISS張又有空的時間並不容易。蕙和MISS張也很有默契地沒有將兩人的事告訴光。在光面前,蕙和MISS張還是和之前一樣。但到光蕙婚期前兩個多星期,光終於知道了蕙和MISS張的秘密關係。

那是一個星期三,蕙稱病沒有上班,就叫MISS張下班後短聚。MISS張差不多來到時,蕙打電話跟光說自己不舒服,叫光可以的話就盡快買些藥回家給她。對蕙十分著緊的光因此早離開公司趕快回家。他想不到他打開門就見到兩個赤裸的女人躺在自己的牀上。

MISS張見到光,神色慌張。蕙卻仍然面帶微笑跟光說:”返來LAR?”光呆了,丟下手中的那包藥就奪門而去。MISS張大叫”光仔唔好走住聽我講”,但光沒有理會。MISS張見到蕙的表情,也猜到這是蕙的安排:”你特登GA?”
蕙:係AR。
MISS張:點解唔可以同我講先AR?
蕙:同你講先你九成唔會畀我咁做。
MISS張:咁梗係LAR。你睇下佢而家。
蕙:但係冇理由唔畀佢知GOR WOR。冇理由瞞住佢JE。
MISS張:你地就結婚GA LAR。
蕙:就係因為就來結婚先至諗住畀佢知。佢會返來GA。唔通周圍同啲親戚朋友講取消婚禮咩?
MISS張:你咁大安旨意……

MISS張打電話給光,打了兩次都沒有人接聽。之後再打,光已關機。半小時後,MISS張要回家,就著蕙記得要主動找光回來。

光這個時候感到十分無助,在街上哭了出來。悠悠長夜,除了回到辦公室之外,他已沒有地方容身。回父母家?父母一定會跟他談起婚事,他應怎樣回應?找朋友傾訴?難道告訴他們自己的未婚妻跟兩人間的媒人原來是同性戀嗎?這麼羞家的東西怎能說得出口?唯一有機會明白他的是雲。他坐在辦公室想起多月前雲的說話,終於拼出一幅圖畫:蕙果然是MISS張派來誘惑自己的。原本光以為MISS張是利用蕙來掩飾MISS張和自己的關係,原來真相是光自己才是工具,被用來掩飾MISS張和蕙之間的關係。他覺得被兩個深愛的女人背叛,十分痛苦。

他開啟電話,見到MISS張發了發了幾個訊息給自己,都是叫他回家之類的說話。他刪除了這些留言再發一個短訊給雲:”你是對的。我錯得很離譜。”不到兩分鐘,雲就打給光問他發生甚麼事。光將他所見的和所推斷的告訴雲,雲似乎認同光的想法。

雲:好可能真係咁。咁而家你打算點?
光:我都唔知AR。啲人都請晒LOR。點同屋企人交代?
雲:咁真係好麻煩WOR。但係如果你照樣結婚,盞後悔一世。
光:畀啲時間我諗下先。
雲:你有冇地方訓AR今晚?我同我老公講畀你上來訓梳化?
光:唔駛LAR。我自己一個喺OFFICE靜下就得。
雲:咁你有咩就打畀我LAR。
光:唔,多謝你。
雲:傻LAR。
光:BYE BYE。
雲:再見。
光又關掉手機。

到晚上十時許,光還未回家,蕙開始有點擔心。她覺得除了公司外,光沒有其它地方可以去,就出發到光的辦公室。光是公司內唯一的人,他聽到鈴聲就到大門口。他見到蕙原本不想開門,但因為蕙身旁有個保安員,他也不得不讓蕙進來。


五十九、偽君子

光:你來做乜?
蕙:我擔心你LOR老公。
光:你老公係我咩?
蕙:唔係咩?仲有十幾日我地就結婚LAR。
光:你老公係MISS張AR。
蕙:係你。
光哭著說:”係咩?我係你地用來掩飾關係GE工具JA掛。”
蕙用強硬的口吻回應:”痴線!你喊乜!當初係你地搵我來掩飾關係!而家我都仲係做緊呢個角色AR。”
光:我唔會再咁易信你地GA LAR。係你同MISS張本身有野,所以佢搵你忍我,等佢以後有理由成日見你!
蕙:我同阿雪係我同你訂左婚先開始GA。你唔信就算!
光:唔信。
蕙:點解唔信?
光:信又點唔信又點!你喺我背後搞埋呢啲野我點接受?
蕙:搞埋啲咩野AR,林生!
光:你背住我搞第二個,仲要搞女仔WOR。
蕙:你係咪有問題AR林生?你都係一樣搞第二個JE。我今日特登引你返來就係想畀你知我同阿雪有野!你自己可以同時愛我同埋阿雪,點解我唔可以同時愛你同埋阿雪AR?做人公道啲好!平時你同阿雪搞埋,我都由得你地LAR。
光:點同?
蕙:有乜唔同AR?
光:你兩個女仔來GA。
蕙:咁又點AR?
光:兩個女仔WOR。
蕙:咁又點AR?唔得AR?
光:兩個女仔……可唔可以結婚AR?可唔可以申請公屋AR?可唔可以一齊報稅AR?可唔可以生仔AR?
蕙:唔得!我知唔得!但係咪就即係兩個女仔唔可以相愛AR?
光:你咁講法我出去搵個男仔搞都得LAR。
蕙:得GA!男女都得添。不過要我都鍾意嗰個人LOR。可能要問埋阿雪鍾唔鍾意LOR。
光:又話要公道?

蕙:公道係講緊我地三個之間AR。好心你唔好咁虛偽LAR。自己享齊人之福就得,我同阿雪做下愛就唔得!段關係唔係你做中心GA,我地三個都有份。你自己諗下呢幾個月來我點對你!我唔係真係愛你會煮飯畀你食?會唔出去玩晚晚喺屋企?如果你要虛偽落去GE話,真係浪費晒我對你GE愛。

原來光以為蕙來找他是要求情或者道歉,現在卻演變成蕙再罵自己,他接受不了,沒有再說話,眼睛也沒有望著蕙。怎料到蕙意猶未盡,繼續斥責光:”你呢度係乜鬼出版社嘩?你地啲讀書人推廣文化AR?想個世界美好啲AR?好心唔好咁虛偽LAR。上次我畀人炒,你都覺得我錯。而家你可以一個人享受兩個女人,我唔可以享受一男一女!你啲讀書人、大學生咁虛偽GA?自己享受就得,我呢啲冇學歷GE窮人享受就唔得?”

光很想回應蕙的指責,可是他回應不到,因為他找不到理由去駁斥蕙。他開始質疑自己是否真是一名偽君子。他自己享受著兩個女人的愛,為何不能接受這兩個女人之間互相愛慕呢?難道單純是因為他接受不了這兩 個人都是女人?但為何那次他們三人做愛時,看見她們兩個親吻時他自己也會更加興奮?他開始找不到憤怒的理由。

光:你真係冇呃我?
蕙:可以點呃你AR?
光:你同MISS張真係呢排先開始?但係嗰次我地三個搞埋,你同佢都有互搞GOR WOR。
蕙:大家HIGH爆JE嗰次。真係我冇左之前份工先至開始。只係搞過幾次。如果我有做錯GE,就係冇早啲同你講。呢一點我道歉,對唔住。我地可以瞞你一世GA,但我愛你我唔想瞞你先至特登畀你知。
光:或者我永遠唔知會好啲呢。
蕙:我唔想我愛GE人唔知我係乜野人。
光:但係你以前有冇搞過其它女仔?
蕙狠狠地說:”重要咩?”光慌張地回應:”唔……重要掛。”
蕙:你咁問即係都仲係覺得我同一個女仔有野係唔啱!係變態係咪?
光:唔係……
蕙:話埋畀你聽又點話!我有!3P時搞玩一王兩后搞過AR!接唔接受到AR?我係咁變態GA LAR一向!
光:接……接受到……
蕙:如果我咁樣係變態,你自己變唔變態AR?你自己諗LAR。

光沉默地再消化蕙的說話。幾十秒後,光開口說:”但係你以後會唔會再鍾意第三個GA?
蕙笑說:”應付你兩個都冇時間LAR。邊得閒再搵多個。返屋企LAR老公仔。”
光拖著蕙離開辦公室。


六十、婚禮前夕

婚禮前一天中午,MISS張來到光蕙家。蕙打開門,MISS張步入屋就問:”點解妳著住姊妹裙GE?”
蕙:哈!今日同你襯返AR MA。
MISS張見到坐在沙發上的光已穿起西式禮服,就從袋內拿出一個小袋遞給光。
MISS張:畀你GA。
光:咩來GA?結婚禮物?
MISS張:嗰份聽日先畀。你睇下。
蕙:咩來GA?
光:我以前送畀MISS張啲野來GA。
MISS張:係AR。嗰排鍾意小丸子AR。可唔可以擺喺度AR?
蕙:梗得LAR。
光:你一路都收埋GA?
MISS張:我尋晚返去阿爸阿媽度食飯偷偷地拎GA。幾驚畀老公見到AR。

光將MISS張剛拿來的東西放在那瓶來自澳門的沙旁,再走近MISS張:”真係抵0錫。”光輕吻MISS張後,蕙就走過來拿一條姊妹裙予MISS張。這款姊妹裙是白色的。上面是吊帶,中間是低胸,下方的長度在膝上面約一寸。MISS張接過裙後隨即在光和蕙面前更衣。她除下外套、連身裙和胸圍,再穿上姊妹裙,一點尷尬也沒有。MISS張換過衣服後,蕙說:”開始LOR WOR。”三人坐在餐桌前,蕙再說:”由大至細!”

MISS張:我張麗雪承諾永遠都愛護你林志光同你洪敏蕙,矢志不渝。
蕙:我洪敏蕙承諾永遠都愛護你林志光同你張麗雪,矢志不渝。
光:我林志光承諾永遠都愛護你洪敏蕙同你張麗雪,矢志不渝。

三人許下諾言,蕙和光一起將一隻新的戒指套在MISS張的左手無名指上。接著MISS張和光將同一款的戒指也套在蕙的左手無名指上。最後是兩個女子替光戴上第三隻一式一樣的戒指。

蕙:影相先。我地輪流企中間AR。
三人輪流站在中間位置用相機的自拍功能拍了多張相片後,蕙說:”我地要影張0錫0錫GE。兩個兩個咁0錫,跟住三個一齊0錫。”連三人接吻照也拍完後,蕙的手就不規矩了。她一隻手撫弄MISS張的胸,另一隻手摸著光的陽具:”我地洞房LAR。”蕙坐在地上,再將光和MISS張也拖到地上。蕙伸出舌頭,引得三人的舌頭在交織著一起。三人舌吻了一會,蕙站起來說:”你地繼續脷搭脷AR HA。”光和MISS張繼續沉醉於舌吻之中時,蕙將口水從高處吐到他們的舌上。光和MISS張兩條舌頭之間出現的口水絲,其口水是來自蕙的。光和MISS張沒有料到蕙突然使出這一招,都呆了一呆,互相對望。半秒後,兩人好像很有默契地一起微笑。
蕙:好唔好味AR?

光和MISS張同時讚好,蕙就跪在地上,先捉著光的頭強行吻他的嘴,讓光的嘴唇和下巴都是口水。蕙再向MISS張施以同樣的招數。MISS張隨即將蕙按在地上,她和光分別跪在蕙的兩邊。
MISS張:佢用左我地嗰招AR。我地表演畀佢睇!
MISS張就和光在蕙的面上濕吻,口水滴到光的面上,嘴內、下巴等位置。蕙享受著口水滴下來的快感,發出輕微的呻吟聲。但當蕙見他們光和MISS張的位置移到自己的胸上面時,她就著急地說:”唔得AR。件衫聽日要著GA。”


六十一、三合為一

光拉下蕙身上姊妹裙的吊帶,讓蕙的雙乳露出來。MISS張就轉移位置拿起蕙的右腳。光和MISS張幾乎同時將口水分別流到蕙的乳房和腳趾上,然後再各自吻自己負責的部位。再加上光和MISS張共有四隻手同時愛撫著蕙,蕙很快就大叫起來。MISS張除了蕙的粉紅色內褲,逐漸將進攻點由腳趾移到陰道口,為蕙口交。蕙喊道:”唔得LAR!唔得LAR!太正LAR!我地服侍左新郎哥先LAR。”

MISS張停止了對蕙的攻勢,再走到光身後先幫他除掉外套。MISS張的雙手再繞過光的頸慢慢幫他除去上身的恤衫。仍然躺在地上的蕙也協助解開光的鈕扣。當光上身的衣服都除下後,MISS張就叫他回到房間的牀上。兩女也走入房內,期間蕙索性脫下姊妹裙,讓自己全身裸露。光躺在牀上,但腳仍然放在地上。這個姿勢正能讓他的兩個女人輕而易舉地服侍他。

蕙和MISS張各自將口水吐到光的兩邊乳頭,再一起啜回自己的口水。蕙不知怎樣想出了一個新玩法:”阿雪我地可以試下交換啜GOR WOR。”兩人就再吐口水到光的胸部,跟著就交換位置啜另一人的口水。之後兩人在光的身上濕吻,順勢吐出大量口水,讓唾液流到光身上。光看著兩個女子如此淫蕩,實在是未開始性交已經欲仙欲死。兩女在接吻的同時,蕙的手已經開始拉開光的褲鏈,將那堅硬的陽具掏出來。蕙用手撥弄光的陰莖,MISS張見狀就直接幫光除去黑色長褲和綠色的三角內褲。兩女又將口水吐在光的陽具上,一起為光口交。光看見兩女一起伸出舌頭舔自己的陽具,已令他有想射精的衝動。

光:唔好LAR。我要射GA LAR。
兩女聽到光這樣說就停止了口交。蕙拿出安全套,並幫光帶上它。蕙再對MISS張說:”教你玩狗仔式AR。好HIGH GA!”蕙教MISS張在地上做出狗仔式的動作,再對光說:”來LAR。”光望著著蕙未敢有所動作,蕙就再對光說:”我叫你插阿雪AR,用狗仔式服侍阿雪AR!”蕙同時拉起MISS張的姊妹裙,光除下MISS張的粉紫色內褲就插進去。第一次享受著狗仔式的MISS張很快就大聲叫牀:”呀!呀!太犀利!”蕙聽見MISS張叫得如此起勁,就走到MISS張面前吻她。蕙再將乳房放在MISS張面前。MISS張當然不會放過機會,奮力地吻蕙的雙峰。光從後插著MISS張,MISS張又伸出舌頭吻著蕙,三人同時一起呻吟,場面是超級淫亂。不久,蕙走到光身後吻他的背和撫弄他的胸部。當MISS張高叫”來LAR!頂唔順”時,光就離開MISS張的身體。

蕙立即拿走光帶著的避孕套,將光推回到牀上,再以女上男下的姿勢進入。蕙一面騎著光,一面將口水吐到光身上。MISS張回過氣後就走到牀邊,用舌頭將蕙的口水塗滿在光的上身。她再和蕙來一個濕吻,蕙又將口水交給MISS張,MISS張沒有吞掉口水,而是將口水移交給光的嘴巴。這傳遞口水的遊戲令光加倍興奮,他又一次呼叫說忍不住。蕙聽到後立即下牀,叫光坐在牀邊。她和MISS張跪在光的陽具前。蕙負責撫弄巨捧,MISS張就撫摸光的睪丸,令光很快光射精。兩女張開口迎接。

MISS張和蕙的的臉和口都是光的精液。兩女將光的精子留在口中,再進行濕吻。光看見兩女在交換自己的精液,覺得無比震撼。十多秒後,蕙和MISS張將精液和口水吐到自己的乳房上。兩女的四個乳房互相磨擦,不知是精液還是口水夾在其中。兩女持續呻吟,MISS張將右手放在乳房上讓手指沾滿那些液體,再將手指塞到蕙的陰道內。當蕙高呼”我有高潮AR”時,光也伸頭過來和兩女一起濕吻,完成了這次三人洞房。
光洗澡後拿起手提電話,見到雲剛發了訊息給自己:”買緊禮物畀你,但我都唔知應唔應該祝福你。無論如何,聽日就係BIG DAY,早啲訓靚仔啲LAR!”


六十二、十年前的秘密

光和蕙的婚禮以中午酒會的形式進行,MISS張作為姊妹之一,一早就跟一對新人到位於室外的會場。雲一家三口到會場時,見到MISS張跟其它光的中學同學在聊天。大家對新娘原來是由MISS張介紹給光感到驚訝。雲在旁聽到她的舊同學的反應當然別有一番感受。

雲跟MISS張打招呼後就叫MISS張到接待處那邊一起拍照。雲的丈夫替他們拍下照片後,雲就拉MISS張到會場較冷清的一角。雲不說客套話,跟MISS張開門見山:”你點解要咁樣害光仔AR?”
MISS張:我冇害佢,你睇佢幾開心幾幸福。佢今日唯一個心有啲野梗住,就係因為你接受唔到。
雲:好我當佢地係真心相愛。但你唔愛佢GA MA。做乜要呃佢?
MISS張:你好似違背承諾WOR。
雲:咩AR?
MISS張:你好似應承過唔將嗰朝GE事話畀光仔聽。
雲:我都係冇辦法JE。
MISS張:不過我真係估唔到嗰個朝早我同你講過GE野你仲記得。
雲:嗰朝GE事我成世都唔會忘記AR。

兩人的腦海泛起了那個早上的影像。當日雲按鈴時,MISS張還在睡夢中。被吵醒的MISS張在矇矓間讓雲進屋。雲見到MISS張雙眼通紅就說:”妳對眼紅晒WOR!”
MISS張:嗯。喊得好勁尋晚。係LAR,光仔OK嘛?
雲:唔OK LAR。佢好唔開心AR。
MISS張:咁靠你幫我睇住佢LAR。
雲:靠我冇用GA,你唔好唔要佢LAR。
MISS張坐在餐桌前:”佢有冇同你講點解要分手?”
雲也坐在餐桌前的另一張椅上,和MISS張對望:”有。你要結婚AR MA。但係你都可以等佢入大學識多啲女仔先分手GA。”
MISS張:長痛不如短痛LAR。咁落去大家都辛苦。
雲:而家佢就真係好辛苦LAR。你喊到咁你都辛苦LAR。我見到你地咁樣都好辛苦GA。
MISS張:係我唔好,我對光仔唔住。但係都冇辦法。
雲:我都唔係要你唔結婚。我都只係想你陪多佢兩三個月JE。你愛光仔你都唔想見佢咁辛苦GA。
MISS張沒有回應,低頭沉思。雲見MISS張沒有反應就追問:”好唔好AR?就咁LAR好唔好?”
MISS張:唔得!真係唔得!我要結婚係一個問題,但其實仲有一個問題。
雲:咩AR?
MISS張開始逃避雲的目光:”唔好問LAR。總之唔WORK GA。”
雲:你都要講GOR WOR。如果係阿光有啲乜問題你都要畀佢知GA MA。
MISS張:唔係佢有啲乜野問題。總之有啲野唔知好過知LAR你地。
雲:邊有得咁GA MISS?咁樣阿光真係死得唔眼閉AR。
MISS張:當我冇講過LAR咁。
雲:唔得,你要講AR。如果你嗰個理由係合理GE話,我就唔煩住你。
MISS張想了一會,就說:”合唔合理都好LAR,都係要分開GA LAR。”
雲:唔合理GE話我會同你拗,拗到你改變主意。
MISS張:你係咪一定要知?
雲:係!
MISS張:但係你唔可以同光仔講。
雲:點解?
MISS張:唔應承就算。
雲心想她告訴了光MISS張也不會知道:”好LAR。”
MISS張:其實……其實我自己都唔知我係咪愛光仔。
雲:下?唔係掛。你同佢搞過咁多次,同佢出街又咁開心。
MISS張:我呢排喺度諗……其實我有冇同佢單獨出過街?
雲: 基本上冇WOR。
MISS張:咁我點知我開心係咪因為佢。
雲:咁但係你地成日都兩個喺呢度搞GA MA唔係咩?
MISS張:係AR。都開心GA。但係出街開心啲LOR。
雲:咁都係因為同光仔出街至開心JE。
MISS張:我唔知AR。如果我出街開心過喺屋企,而唯一唔同就係出街有你喺屋企冇你。咁我就喺度諗,我鍾意嗰個究竟係邊個呢?令我開心究竟係邊個呢?
雲:下?你唔係講緊嗰個係……痴線咩?
MISS張:我唔肯定,但可能真係……
雲:痴線咩?如果係咁你要同阿光做?
MISS張:同佢做係好開心,開心過同我男朋友好多……但唔係同你地出街嗰一種。

雲面色變紅,似乎感到尷尬但語氣卻是強硬:”唔好講笑LAR。你要作個理由都作好啲AR。”
MISS張:唔係呃你GA。
雲站起來:”你證明下AR。你唔愛阿光可都以搞佢,你而家搞我AR。”


六十三、十年後的舊情復熾

MISS張:唔好傻LAR。
雲走到MISS張面前:”你唔敢搞我?即係假GA LAR。咁你搵返光仔AR快啲。”
MISS張:唔好迫我LAR。
雲站著不動。MISS張低著頭望見雲熱褲下那雪白的大腿,心中泛起一陣淫念:”你迫我GA!唔好後悔”

MISS張擁著雲,吻她的咀。雲下意識向後退,MISS張站起來將雲推到沙發上。雲躺在沙發上後,MISS張就放開了她:”你信LAR。”雲坐好低頭不語,臉色比之前更紅。MISS張也坐在雲身邊,望著前方沒有說話。兩人好像需要時間接受剛才發生的事一樣。約一分鐘後,雲開口說:”可唔可以……可唔可以0錫多次AR?”
MISS張:下?
雲:其實……前日朝喺酒店,我喺廁所聽到你同光仔喺度搞。我……
MISS張:你點AR?
雲:我喺度摸自己。嗰時個心入面唔知點解……諗住你。

MISS張很愕然。她還在思考如何回應時,雲卻已經傾斜身體將頭放在自己的肩上,雙手挽著自己的手。這給予了MISS張更大的勇氣,再一次吻向雲。雲很快也不再是純粹處於被動狀態。兩人擁吻著,將光的事拋諸腦後。MISS張不自覺地將手放在雲的胸部上,雲開始發出微弱的呻吟聲。MISS張就在雲耳邊問:”舒服?”
雲:嗯。
MISS張:我摸入去好唔好?
MISS張見雲點頭就將手放在雲的T恤內,再將奶罩推上一點,直接撫弄雲的乳頭。MISS張俯視著雲,見雲閉上眼睛享受著自己的服務,自己也想第一次接受同性的愛撫。MISS張身上是一件白色T恤,內裡沒有胸圍。當時她的兩點已明顯突起。
MISS張自己脫去T恤,再捉著雲的手叫雲撫摸她的乳房。雲也是第一次愛撫著同性的胸部,但溫柔的手勢己令MISS張叫道:”好舒服!好溫柔AR!我濕晒LAR!”
雲:我都係AR。
MISS張:等我睇下。

MISS張解開雲身上那熱褲的鈕扣和拉鍊,再將褲褪到膝部以下的位置。當MISS張伸手準備脫去雲的黃色內褲時,雲說:”我第一次畀人睇GA JA。”聽到雲這樣說,MISS張突然停下了動作。她在想應該這樣奪去雲的第一次嗎?雲見MISS張停止進攻,感覺到本來籠罩著整個人的溫柔和激情突然消失。雲回到和MISS張親吻前的狀態。她想起她今早來的目的,覺得自己這樣很不妥。她站起來穿回褲子,拿起手袋奪門而去。雲離開時兩人都沒有說些甚麼,自始MISS張和雲十年沒有再聯絡。

想起舊事,雲的臉也有點紅。相反MISS張就不似有甚麼尷尬。
MISS張:我其實唔記得左嗰件事好耐,係呢幾個月先至記返起。
雲:你記得返你唔愛光仔LAR。
MISS張:多得阿蕙,我先知明白當年係點樣。我唔係唔愛光仔。我好想佢開心,但係我最愛GE係你同佢。
雲:我同佢?
MISS張:而家我同阿蕙同光仔GE情況其實同當年好似。我同光仔獨處時其實唔係好多野講。當然同佢做我好舒服,我亦都好想佢開心。但係令我最開心GE時候係阿蕙同光仔都喺我身邊GE時間。我唔知你而家係咪好似以前咁。但係其實阿蕙同當年GE你有啲似,個人有啲癲癲得得,有佢喺度總係唔會有冷場,總係會好多笑聲。當年我鍾意你又鍾意光仔,但最愛GE係你地兩個。而家我鍾意光仔,亦都鍾意阿蕙,但最愛GE都係佢地兩個。
雲:所以你地就三個一齊?
MISS張:係AR。
雲:好變態。
MISS張:喺你GE角度係變態GE。但係有陣時,做一啲變態GE野先至會開心。點解愛一定要係異性之間?點解愛一定係一對一?點解愛唔可以係三個人分享?如果因為其它人睇起來係變態就唔做,我只不過係壓抑自己,甚至係呃緊自己。何況我地又唔係傷害其它人。
雲:你老公呢?
MISS張:佢唔知。
雲:唔知就唔算傷害LAR?
MISS張:我唔知點答你。講真我都覺得對佢唔住。但係呢個世界就係咁,唔會話所有人都開心。
雲:你唔覺得咁樣好自私咩?
MISS張:可能係LAR。但係如果我今次再唔面對真正GE自己,我都會好唔開心。我尋晚喺度諗,如果當年嗰朝你冇走左去,又或者我留住你喺度,我地三個今日會點呢?
雲沒有回應,低頭思索。
MISS張:冇如果GE。我同你都唔好似蕙咁夠膽。但我好肯定當年我同光仔都好DOWN,唔知你當年係咪都係好DOWN……
雲繼續望著地下沒有說話。
MISS張:點都好LAR。你當日揀左走,改變唔到GA LR。今日你一家三口開開心心就得。我都戥你開心。
雲:嗯。
MISS張:我老公同個囡囡來左AR。喺嗰邊,我過去先。

雲目送MISS張走向自己的家人後,就獨個兒望向遠方,思考著剛才MISS張的說話。雲的丈夫拖著兒子走過來問:”冇野AR MA老婆?”雲回應:”冇。睇下風景JE。”

司儀叫新郎的中學同學上台拍照。雲帶著丈夫和兒子上台。雲帶著微笑先向蕙道賀:”恭喜晒!唔好恰你老公AR。佢好脆弱GA。”雲走到光面前,給光一個有力的擁抱,並在他耳邊說:”我好戥你開心!真心祝福你!”聽到這句說話,光突然覺得這一天幾近完美。雲再在人群中找到MISS張:”陣間如果新娘換衫,我同你搵光仔三個人影幅相得唔得?”
MISS張帶著微笑回應:”好AR!”

三個月後的一個星期日,MISS張來到林生和林太家中。三人坐在同一張牀上,望著眼前的驗孕棒。
蕙:有左AR!
光:真係有左?
MISS張:真GA!恭喜晒!
光吻了蕙一下,蕙再和MISS張擁抱。
光:唔知係仔定女呢?
蕙:如果係男仔,不如第時叫佢娶左阿雪個囡囡。
MISS張:嘩!我個女大七年WOR。
蕙:你冇所謂GE。我地做埋親家添AR到時。
光:太變態LAR。
三人想了想蕙的提議,再帶著淫笑伸出舌頭一起舌吻。

同一時間,MISS張的丈夫快樂地帶著女兒在遊樂場玩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