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後的舊情復熾

四十一、欲迎還拒?

光:做乜AR?你唔係返左你屋企人度咩?
蕙:我掛住你AR MA。你呢個女朋友好好GA。等你同雪姐姐搞完先上來搵你,幾大方。
光:下?你一路喺下面等MISS張走?
蕙:係AR。喺下面對面馬路等LOR。放心LAR,佢見唔到我GE。
光:你想上來你唔早啲同我講?
蕙:畀個驚喜你唔好咩?
光:頭先你話你係我女朋友?
蕙:係AR。唔係搞過都唔叫女朋友掛。你唔似咁開放會玩ONE NIGHT STAND WOR。
光:你自己話係我女朋友,但係喺我樓下等我同MISS張……ER……
蕙:ER乜野啫。做愛咪做愛LOR。咁我知你愛佢。我又知佢愛你。咁我鍾意你梗係畀你想你開心GA MA。雪姐姐又係我好朋友我梗係想佢開心。咁我咪喺下面等LOR。你地嗌到拆天都得GA。點AR?你呢個女朋友係咪好到冇人有呢?

坐在沙發的光聽了蕙這樣說,實在想不到如何回應。蕙走到光面前向前彎腰吻一吻光的嘴。輕吻一下後,蕙就除去身上的大褸。她一邊脫衣一邊說:”你個嘴濕濕地WOR。阿雪啲口水來GA?”

光還是不作回應,望著蕙坐在他身旁。今次蕙內裡並非真空。包著她身體的是一件深綠色窄身連身裙。貼身的剪裁令蕙的身材更顯得出眾,而裙的長度僅僅足以遮著臀部,讓蕙的一雙美腿盡露在光眼前。

蕙將頭放在光的肩膀上,雙手翹著光,一邊的乳房剛好碰著光的手臂。方才和MISS張愛撫完一輪但未有射精,現在又有另一美女倚偎著自己,光的陽具自然變得如鋼般堅挺。

蕙:嘩!乜你咁犀利!啱啱搞完咁快又大得咁緊要!
光:其實……頭先冇搞到AR。MISS張M到AR。
蕙:哦。

光以為蕙會好像幾晚前那樣挑逗他,但蕙沒有這樣做。蕙走到電視那邊開了電視,然後坐在光斜對面的那張沙發上。蕙很專注地看電視,光就凝視著蕙的大腿。蕙的雙腿郁動時,光就試圖窺看蕙的裙下春光。他肯定蕙沒有穿打底褲。光見蕙不但沒有挑逗他的意慾,又不和自己說話,就忍不住問她:”你上來借電視睇GA?”
蕙聽見光這樣說就移動身軀,讓自己與光面對面對望,並說:”唔係淨係睇電視。我係來陪你GA。”蕙說這句話時,光見到她好像放鬆了雙腳間的防線。他很清楚見到蕙的內褲是一條粉紅色的LACE內褲。

光:陪我睇電視?
蕙:唔係淨係睇電視GA。
光:咁仲包括啲乜?
蕙:你想做乜咪做乜LOR。我係你GE女人來GA MA。
光見到蕙的雙腿比前張得更開。光現在更看見那條內褲是半透明的,蕙的陰道和陰毛若隱若現。他實在是無法忍下去,衝過去抱著蕙吻她的嘴。蕙見光今次如此主動,就順勢張開口讓光的舌頭伸進來。除了口部的進攻外,急色的光也開始就隔著蕙那件緊身裙撫弄著蕙的乳房。突然,蕙推開了光:”咪住!”

光:做乜AR?
蕙:好想要AR?
光:嗯。
蕙:答我個問題先。
光:乜野?
蕙:究竟你同阿雪搞野時有乜野絕技?
光:冇AR。
蕙:唔信。上次你默認左係有GE。
光:你做乜想知?
蕙:我同你之間唔應該有秘密。
光:下?如果我問你你同啲你以前啲男人點樣做愛得唔得AR?
蕙:我會答GOR WOR。你想聽我就話畀你知。唔好再賴貓LAR,你唔答我你今晚唔駛旨意掂我。


四十二、牀上絕技

光見蕙態度堅定,就坐在蕙旁邊說:”好LAR。話畀你知都得,但你要應承我一樣野。”
蕙:咩野?
光:其實都唔係乜野絕招。我講畀你聽都得,但係你唔可以迫我同你玩呢招。
蕙:冇問題。
光:真係唔係乜野絕招。只係…ER
蕙:只係乜野AR?
光:只係……我同佢好多時都會玩好多口水
蕙:哦。啱啱玩完來AR?佢啲口水有啲仲喺你個嘴同下巴度WOR。
光:嗯。
蕙:咁佢同你都好鍾意玩?
光點頭示意。
蕙:咁點解唔想我同你玩?
光:因為……以前……真係好耐以前我地話過淨係對住對方至可以用呢招。我冇同其它女仔玩過,佢同佢老公都冇玩過。
蕙:哦。其他人有訂情信物,你地就有定情招式!
光:但真係唔係乜野絕技LOR。
蕙:好LAR。你答左我LAR,可以繼續搞我LAR。
光:下?畀你窒一窒我而家冇左嗰個MOOD。
蕙:我幫下你LAR。

蕙站在光面前,撫弄自己的秀髮。再將雙膝放在沙發上,即是跪著俯視著光。她抱著光的脖子,由光的額頭慢慢吻到光的嘴唇。當蕙將那條濕潤的舌頭放進光的口中時,她感覺到光的手已在她的背部企圖拉下她連身裙的拉鏈。蕙立刻拉著光那隻手,帶著微笑推開光再走到他的睡房內。
光追著入房,見蕙已躺在不久前MISS張所躺在的位置。不過,急色的光這一刻已暫時將MISS張抱諸腦後。他站在牀邊抬起蕙的右腳,又腳趾開始輕吻,經過小腿、膝蓋再吻到蕙的大腿。蕙享受著光的”服務”,開始發出輕微的呻吟聲。

蕙:呀……你0錫得我好舒服AR 。我都好想要LAR。
光聽見蕙這樣說,就伸手進蕙的裙底除去她的內褲。光將這條性感的內褲放在牀上時說:”咁濕GE?”
蕙:咁仲唔快啲?
光立即脫去身上的衣物,再從抽屜內拿出避孕套。
蕙:我幫你帶AR。
光將避孕套遞給蕙。蕙卻沒有即刻撕開包裝紙,反而將避孕套放進自己的領口內:”想帶套你自己拎LAR。”
光伸手拖起蕙。蕙坐起來吻著光的胸部,光的雙手就拉下蕙身上的拉鏈,再在蕙的配合下脫掉了蕙身上的裙。但避孕套沒有跌出來,因為它在蕙身上的粉紅色胸圍內。當光正想除去蕙的奶罩時,蕙卻說:”唔好除住。你試下就咁拎返個套,但唔准用手WOR。”
光:唔用手點拎AR?
蕙:你自己諗下LAR。

光推一推蕙,讓她再躺在牀上。接著光就伏到蕙的身上, 吻向她的胸圍,再用嘴含著那避孕套。蕙見到光已成功”取回”安全套,就說”含住佢”。蕙張開嘴咬著避孕套的另一端,用口取過安全套。她再撕開包裝紙,替光帶上它。蕙主動解開胸圍,全身赤裸張開雙腿對著仍然在牀邊的光。光見狀當然急不及待進入。

光站在牀邊不停抽插,蕙的叫牀聲愈來愈大。
蕙:呀!呀!平時見你咁怕醜,估唔到搞起上來咁MAN!
光:係咩?舒唔舒服AR?
蕙:好舒服。嗰日同我玩狗仔式正唔正?
光:正AR。
蕙:想唔想再玩?
光:想。
蕙就在牀上擺好姿勢,準備讓光從後進入。今次光無需蕙的幫助,就能從後進入蕙的陰道。
蕙:呀!你識自己入來咁叻仔GE。
光:係AR。
蕙:你插得我好舒服AR。再插勁啲LAR。
光立即加快了抽插速度,令蕙的高潮來臨:”我來LAR。畀你喺後面插真係正。以後呢招就係我地兩個……呀……之間GE絕招LAR。好唔好AR?”
光沒有回應繼續抽插。於是蕙就追問:”好唔好JE?”在這情況下,光當然不得不說”好”。


四十三、出發拍拖

聽見光答允,蕙即刻轉身和光激吻。蕙慢慢將光按下在牀上,自己繼續俯身吻著光。光沉醉於蕙的濕吻期間,突然感受到蕙將大量口水吐出,令自己的口腔內和下巴都盡是蕙的唾液。

同一時間,蕙已拿著光的陽具,將它塞進自己的陰道內。她跪在光身上扭動自己的身體,輪到光忍不住叫了出來。蕙問光:”好唔好飲AR?”

光 想起兩人之前在廳的對話,就這樣回應:”你應承過唔迫我同你玩呢招GOR WOR。”光的語氣帶點不滿,但享受著蕙的擺動的他當然捨不得叫停。蕙一邊將食指伸進光的口中,一邊這樣回應:”而家係我同你玩,我冇叫你同我玩WOR。 有你著數添LAR!”蕙見光無法駁斥她,就吐了些口水到光的胸前。蕙俯身啜回自己的口水,再伸出舌頭對著光的臉。光主動張問口吸綴蕙的舌頭,變相接過剛才 在自己身上,原屬於蕙的口水。蕙再專心以女上男下的姿勢騎著光,令光終於忍不住射精了。

完事後,兩人都已經累透,很快就在牀上睡著。

光醒來時,見自己一絲不掛,身旁卻不見了蕙。他望一望時鐘,見到時間已是早上八時半。光走出廳卻不見蕙,但她的旅行袋則在沙發上。他正想打電話找蕙時,穿著普通T恤牛仔褲的蕙就開門進來,手中是一個載著東西的大家樂膠袋。

蕙:訓醒LAR?
光:啱啱訓醒。
蕙:食早餐LAR。我買左一個中餐一個西餐,睇下你鍾意食邊樣。
光:你晨早流流走去買?
蕙:係AR。六點幾就醒左LU,沖左個涼你都唔知。頭先八點零有啲肚餓,見到你擺左條鎖匙係廳咪拎左佢落街。嗱,畀返你。

光接過鎖匙,和蕙合力將膠袋內的食物拿出來:”你可以叫我起身GA MA。”
蕙:見你訓得咁舒服唔捨得嘈醒你AR。
兩人一起用餐的時候,光心想:他已經忘了上次有人買早餐給他是甚麼時候了。
蕙:今日有乜做AR你?
光:冇AR。
蕙:我今日短週AR。全日陪住你都得。你想去邊度玩?
光:我冇乜地方想去WOR。份人好悶。
蕙:咁你陪我AR。我想去赤柱行下AR。
光:哦。
蕙:我地食完早餐訓多陣,訓晏啲出發去嗰度食TEA LAR。
光:哦。

兩人食過早餐,光就去洗澡。當他回到房間時,已見蕙睡著了。其實光還是很倦,就睡在蕙旁邊。他自問自己還不肯定對蕙是一種怎麼樣的感覺,但雙手就很自然地擁著蕙的身軀,再漸漸入睡。
到中午時份,蕙率先醒過來。他吻了光的額頭一下再叫光起牀。她將旅行袋拿到房內,問光:”你想你女朋友著得性感啲定係密實啲AR?”

光:冇所謂AR。
蕙:真係冇所謂?
光:係AR。
蕙:你上次夜晚同我喺條街到行,買戒指嗰晚記唔記得?
光:記得。
蕙:嗰晚你知唔知耐唔耐就有啲男人望實我?
光:知。
蕙:咁你覺得點?
光:怪怪地咁。
蕙:咁即係覺得正定係反感呢?
光:我唔知WOR。正係有啲古怪。
蕙:咁我今日都少布LAR。得你試多次再諗清楚係乜野感覺。

蕙就在光面前更衣。光坐在牀上望著蕙除下身上的T恤牛仔褲,身上只剩下 胸圍和底褲。蕙換上一件低胸長袖T恤,下身就穿上深啡色絲襪,再配以一條牛仔熱褲。這條熱褲的長度超短,僅僅蓋過臀部,令絲襪頭那不同的的部分也展玩了出 來。當蕙到洗手間化一個淡妝時,光也換好衣服,準備和蕙到赤柱一行。


四十四、心動?

兩人離開家後,蕙主動挽著光的手。在車上,蕙將頭放在光的肩上,讓光重拾久違了的拍拖感覺。下車後,蕙主動拖著光找了一間餐廳吃下午茶。 蕙又像平時一樣想到非常多的話題,令兩人之間嘻嘻哈哈又過了一小時。結賬時,光拿出信用卡付錢。蕙拿出現金說要付一半,但光堅持拒收。吃過下午茶後,蕙又挽著光的手去海旁漫步。
和蕙站在海邊,光一方面為重拾拍拖的感覺而高興,但始終不大明白蕙的想法。他鼓起勇氣問蕙:”其實你呢幾日做乜事咁對我GE?”
蕙:想你愛我LOR。
光:點解想我愛你?
蕙:我愛你AR MA。
光:肯定?
蕙:本來我都諗緊自己星期日嗰日係咪一時衝動,所以之後嗰幾日冇搵你。但係前晚我臨訓諗起尋晚可以見到你就緊張好期待。尋晚見到你真係好開心,我就好肯定我係愛你。真GA。
光:但我又乜野好?
蕙:愛一個人有得解GE咩?阿雪有乜野好呢?你明知佢有老公有個囡囡你都同佢一齊LAR。我知道同你一齊又開心又有安全感就得。
光:安全感?你知道晒我同MISS張啲野都有安全感?
蕙:我知你係癡情種LOR。其實我同阿雪都講過,我最怕就係癡情種。估唔到今次鍾意左你呢個癡情種。仲要呢個癡情種係我好朋友GE情夫。
光:如果MISS張知道點算?
蕙:如果佢老公知道你地啲野咁點算?
光:我冇諗過AR。
蕙:咪係LOR。如果呢一刻係開心G E,就唔好理咁多。啲問題慢慢再解決LAR。
光:唔。
蕙:咁你信我真心未?
光:都信GE。
蕙:咁猶豫GE?
光:唔係AR。真係信GA。
蕙:口講冇憑!
光主動拖著蕙:”咁你信我信未?”蕙帶著微笑輕吻了光的面頰。兩人繼續在海邊邊散步邊聊天。
蕙:鍾唔鍾意我著到咁同你出街?
光:OK LAR。
蕙:都幾多男人望住我GOR WOR。
光:唔緊要AR。妳唔介意畀人望就得。
蕙:我係你女人來 GA MA。如果你唔鍾意我以後就唔咁著LOR。
光:如果你真係我女人,啲人望住你時應該都好羡慕我。
蕙: 咁我以後都咁著GOR LOR WOR。
光點頭。蕙傾斜身體倚到光身上,光就伸出手擁著她。在這甜蜜的一刻,蕙說:”返去買餸我煮飯畀你食AR。”在回程的車上,蕙和光討論著大家飲食的好惡。到快將下車時,蕙說:”你覺唔覺得好奇怪?早幾個月我地係兩個不相干GE人。而家好似好熟咁GE?”光微笑著點頭回應。他心想:”這種感覺很奇妙。一個女神的好朋友竟然那麼了解他,竟然令他無論是心靈還是肉體都得到滿足。或許自己真的動了心。”

兩人下車後就牽著手走到超級市場買菜,再回到光家由蕙下廚。蕙佔據了光很少用的廚房,做了兩道菜。除了炒了一碟清菜外,還弄了咕嚕肉。光望著這一碟咕嚕肉,想起十年前MISS張為他弄的最後一次晚餐。但當年的晚餐是悲劇收場,他希望這一次的晚餐的氣氛會是溫馨和甜蜜。
蕙:開唔開心AR今日?
光:好開心。
蕙:有雪姐姐喺度我地三個人會唔會更開心呢?
光:ER……
蕙:講真話。我唔怕GOR WOR。
光:都開心。嗰種開心唔同同你出街呢種開心LOR。
蕙:點唔同法AR?
光:ER……唔係好識解釋。
蕙:其實我覺得三個人出街開心啲。但係同你出街就多左份浪漫同甜蜜。
光:唔……
蕙:不過可能下次我地三個人出街你都會覺得甜蜜GA LAR。
光:可能LAR。
在吃晚飯期間,蕙的電話響起。蕙坐在餐桌前接聽:”點AR?……幾點落到去話?……哦……九點半到……應該都OK GE……好LAR……BYE BYE”


四十五、示愛之後

蕙掛線後,光就問蕙:”今晚約左人AR?”
蕙:啲FRIEND叫我去飲野LOR。
光:約左人幾點?
蕙:佢地話九點半去到。我晏啲至落去都得。
光:飲到幾點GA?
蕙:通常都三、四點LAR。
光:聽日要返工WOR。
蕙:可以射波GA MA。

光默不作聲,面色好像有點難受。
蕙:做乜AR你?唔開心AR?
光沒有即時回應。他思考了十多秒才說出這句說話:”我唔想你走。”
蕙:下?
光:唔想你走。今晚陪住我AR。
蕙:點解要我陪住你AR?
光:我估我都鍾意你。
蕙:估?
光:唔係估。係真係鍾意你。
蕙放下手上的筷子,走到光面前吻了他的嘴唇一下。她再拉起光,帶光到睡房來一場溫馨的性愛。

翌日,蕙繼續和光過著同居生活。他們睡到中午,再去逛街看戲,吃過晚飯才回家。晚上回家裡,兩人坐在沙發看電視,到差不多十一時。
光:聽日MISS張話放學之後上來。
蕙:好AR。
光:係咪應該同佢講清楚呢?
蕙:下?你想同佢講啲乜?
光:講我同你GE野LOR。
蕙:點解要講?
光:唔想瞞住佢。
蕙:你估你同佢講GE話之後會點?
光:都唔知GA。可能佢會走……唔知。
蕙:如果佢話要走咁你會點?
光:我唔知AR。
蕙:你會捨得雪姐姐咩?
光搖頭。
蕙:你唔捨得佢。我都唔捨得佢GA。
光:但係好似有啲唔啱咁。
蕙:咁你既然唔捨得阿雪,係咪唔要我LAR?
光:唔係。 我點會唔要你。
蕙:嘿嘿!都話同你一齊有安全感GA LAR。
光:咁即係點?
蕙:咁即係點?咪好似尋日咁講,而家開心咪得。其它野慢慢解決LAR。

說罷,蕙去刷牙然後到牀上休息。光見到蕙這樣做也上牀擁著背向他的蕙。兩人都沒有說話。光一邊擁著蕙,內心則在擔憂明天應如何面對MISS張。蕙又怎會察覺不到光內心的不安?她轉身將光的頭抱進自己的懷中。如果是平日,光一定會趁機吻蕙的乳房。但現在光需要的不是性歡愉,而是要蕙給他的安全感。
蕙:傻豬弟弟,唔好擔心咁多。你而家有我喺你身邊AR。
光:多謝。
蕙:仲有你GE MISS張喺你身邊添呢。
光:其實我唔明。點解你接受到?
蕙:我想你開心,想阿雪開心,想自己開心。
蕙見光看似仍是很困惑:”其實好多野本來好簡單。唔駛一定搞到咁複雜GE。我聽朝會拎晒啲野走GA LAR。阿雪上到來唔會見到我啲痕跡。”
光:咁你聽晚會唔會搵我?
蕙:佢走左之後你打畀我LAR。

早上七時左右,蕙弄醒光。光睜開雙眼見到蕙已拿著旅行袋準備離去。蕙對光說:”我返屋企換件衫先返工LAR。”光起來送蕙出門口,兩人在門前深情一吻。

兩個小時後,光回到公司。他開啟電郵查閱電郵,見到MISS張在八時許已給了他一封電郵:

“我最愛的姦夫光仔:

星期五唔好意思AR!今日要好好品嘗你GE精華!我都要令你有無比GE興奮!快啲放工就好LAR!

掛住你的人妻淫婦”

見到MISS張這樣挑逗自己,光更覺得心情複雜。他因為背著MISS張搭上了她的好友蕙,感到自己可能對不起MISS張。但他不但捨不得和MISS張的感情外,MISS張這封電郵更激起了他的性慾。始終,雖然蕙能夠在性方面滿足到他,但和他十年來的女神上牀,感覺還是與別不同的。


四十六、尷尬與羞恥

在等待MISS張期間,光不知不覺在沙發上睡著了。他醒後第一時間就是望一望時鐘,原來時間是五時十分。平時MISS張多是在五時前便來到和他幽會的。究竟MISS張為何還沒有來?光想打電話給她,但心知肚明自己沒有這權限。五分鐘後,光終於收到MISS張的電話。MISS張告訴他她因為學校臨時有事而晚了離開,但現在已在樓下。掛線後的光愈來愈忐忑。雖然他知道多數MISS張進屋後,兩人談不了多少句就開始性愛的前戲,但今天光心中已有另一個女人,他是否能像之前那樣享受和MISS張的性愛自己也不肯定。

光打開門讓MISS張進來後,就招呼MISS張坐下吃他買回來的西餅。MISS張一邊吃一邊說:”嗰日真係唔好意思AR。”
光:唔緊要。
MISS張:今日我又遲大到,要好好補償返你至得LAR。你入房,閂埋門等我。我五分鐘之內就入來GA LAR。

一向對MISS張言聽計從的光就走進房內,關上門躺在牀上靜待MISS張進來。他知道自己和平日有點不一樣。他平時等待和MISS張交歡時,往往陽具已急不及待硬了。但這一刻,它仍然維持在軟的狀態。

過了一段時間,大概已是過了五分鐘以上,MISS張仍未進房。光就大聲說:”你冇野AR MA?” MISS張回應:”得!得!好快!你唔好偷睇WOR!”不久,MISS張進來,再關上門。MISS張已是一絲不掛。她打開衣櫃其中一個抽屜,拿出自己的豹紋性感睡衣。她穿上睡衣後就跟光說:”唔好郁。”
MISS張走上牀,跪在光上面。光見到MISS張左腳多了一條銀色的腳鏈,令這條美腿顯得份外性感。MISS張伸出雙手拉起光,他先輕吻光的嘴,再將嘴唇移到他的頸部。MISS張的打扮和行動,已令光幾乎完全忘掉原來的不安,光也開始主動吻向MISS張。他的左摸著MISS張的胸,右手就抓緊MISS張的腳鏈。這時候,光的陽具也已相當堅挺了,MISS張就幫光脫下身上的 衣物。

當光已經全身赤裸之際,MISS張就捉緊他雙手,讓兩人二十隻手指都扣在一起。MISS張問光:”我好愛你AR。你愛唔愛我AR?”
光:我愛AR。
MISS張抱緊光。過了約十秒左右,MISS張再問:你愛唔愛我AR?你大聲啲答AR!”
光加大聲量:”我愛你AR!”

光回應的聲音剛落,他就聽到房門打開了。打開門走進來的人竟是蕙。同時,MISS張沒有再抱著光,改為坐在光身邊。光十分錯愕,陽具也迅速軟了下來。和MISS張一樣,蕙身上都只有同一款式的豹紋睡衣。她的下身沒有內褲,只是右腳帶了一條腳鏈,其款式和MISS張那條也是一樣的。她問光:”咁你愛唔愛我AR?”

驚魂未定的光當然不懂得怎樣回應蕙。蕙追問:”愛唔愛我JE?”
光赤條條對著兩個女人。他剛剛說了愛其中一個,現在另一個問他是否愛她。他心中知道其實他兩個都愛。這令光不但覺得尷尬,甚至覺得羞恥。他低下頭,不敢望著MISS張和蕙。


四十七、蕙圖主導

蕙:雪姐姐你個情夫咁樣GE?唔睬人GE?

MISS張自光身後將右手放在光的肩上,左手就移到光的下巴以抬起他的頭:”唔好咁LAR光仔。”

蕙:係LOR。雖然我地都覺得你呢個怕醜仔好得意,但而家唔係怕醜GE時候WOR。愛唔愛我AR?

光低著頭細聲說:可唔可以唔好咁樣樣迫我?

蕙:我地係來幫你GAR光仔。你唔答我我地好難幫到你。
光:幫我?
蕙:係AR。我地都好愛你。唔會害你GAR MA。阿雪知道我同你呢幾日做過乜,佢接受GAR。係咪AR阿雪?
MISS張:係AR。答阿蕙LAR。唔駛驚,講你心入面嗰句就得。你愛唔愛阿蕙AR?

光點頭。

蕙:講出來至得GA MA。雪姐姐都叫你放心講咯。
MISS張:係LOR唔駛怕醜。我地想聽你講出來AR。
光:我愛。

蕙展露出笑容:”好野!既然我地兩個都愛你,你又愛我地兩個,就等我地兩姊妹服侍你LAR。”

說罷,蕙俯身吻向光的大腿內側。MISS張則坐在牀上望著蕙行動,似乎有點不知所措。光也很茫然,他不敢望著蕙,而是凝視著MISS張,眼神仿佛是在向 MISS張求助一樣。由於光根本沒有享受性愛的情緒,即使蕙的舌頭在他的大腿間不停打轉,光還是硬不起來。光終於忍受不了:”可唔可以唔好咁AR?”

蕙:我地兩個一齊服侍你WOR。你投入啲好好享受LAR。

蕙也知道”戰況”未如理想,於是就對MISS張說:”阿雪你都要服侍光仔GA。我負責下面你負責上面LAR。”

MISS張以一聲”哦”回應後就在光的耳邊說:”唔駛驚GA ,投入啲。我地0錫晒你。”MISS張接著就開始吻光,由額頭到嘴唇再到光的胸膛。經過MISS張的安撫後,光的陽具稍為進入狀態,但光還是緊閉雙眼,而且只是被動接受MISS張的吻。蕙見光的陽具還只是在半硬半軟的狀態,就用嬌嗔的語氣說:”光仔望下我AR。”MISS張也多加一句:”望住阿蕙LAR。”

光睜開雙眼,見到MISS張在吻自己的乳房。蕙則面向自己用右手拿著自己的陽具,龜頭頂著蕙的下巴。蕙見到光望著自己,就伸出舌頭,讓舌頭尖那些濃厚的口水沾在光的龜頭上。光怕MISS張會見到蕙向自己施展口水攻勢,就搖頭示意。但蕙沒有理會,趁MISS張仍然集中吻光的胸部時再將大量口水吐在光的陽具上,然後再含著光的陽具。光心裡叫了一聲”不”,但同時又無法否認蕙這一招已燃起了他的性慾,因為他的老二已經變得堅硬。

蕙見到光的狀態已有明顯改變,就將MISS張的左手拉到光的陽具上。MISS張很自然地抓緊光的陽具,手掌上下移動摩摖著它。蕙將陽具交予MISS張後就說:”舒服啲LAR係咪?你都要0錫下你GE MISS張先得GOR WOR。”蕙拉起光,讓光的面貼著MISS張的胸部,但光沒有主動發動攻勢。蕙問MISS張:”阿雪你要唔要光仔0錫你AR?”MISS張回應了一聲”嗯”。光知道MISS張的意願後就開始隔著睡衣輕吻她的乳頭,令MISS張開始發出呻吟聲。

仍然是站在牀邊的蕙將身體靠近牀上兩人,拿起光的右手隔著豹紋睡衣撫摸自己的乳房。可是光似乎對蕙主導這場性事感到不滿,奮力將右手甩開。光拉起MISS張的睡衣讓她的乳頭露出來,再用雙手抱緊MISS張。光更加把勁吻MISS張的雙峰,就像向蕙示威一樣。

閉著眼享受光親吻其奶頭的MISS張沒有留意到光在逃避與蕙親熱。她感受到光的雙手由她的背部慢慢移到她雙腳,其中光的右手不停在撫摸那戴有腳鏈的腳眼。突然,MISS張感受到有第三隻手撫摸她的陰道口。她張開眼,發現原來這隻手是蕙的。蕙說:”濕晒LOR WOR。想唔想插AR?”
MISS張:要AR。要插AR。

蕙聽到MISS張的回應後就轉身打開抽屜拿出安全套。她迅即撕開包裝紙再幫光戴上它:”插得LAR。阿雪你坐入去LAR”MISS張想騎上光的時候,光卻用雙手阻擋。或許光已不想再被蕙指揮,更用頗強硬的口吻對MISS張說:”你訓低!”


四十八、把持不住

MISS張聽從光的指示躺下。同時,光起來站在牀邊,蕙則移過了一些,讓出空間予光站立。光拉著MISS張雙手,讓她面向自己。他再用右手抬起MISS張的左腳,瘋狂地吻向她的腳鏈。光的另一隻手則伸進MISS張的睡衣內撫摸她的乳房。面對光的雙重攻勢,原本已是濕透的MISS張很快就投降:”唔得LAR,唔得LAR。插我LAR光仔。”光顯然較聽MISS張的話,就插進去MISS張的陰道內。

蕙見光站在牀邊抽插就走到光後方吻他的背部,雙手撫弄著光的乳頭。光不想和蕙親熱,於是就跟MISS張說:”不如你騎我AR”。於是光就躺在牀上享受著MISS張的騎功。蕙沒有因為光再逃避自己而放棄。她將自己的右腳放在光面前:”你唔係好鍾意呢條鏈GE 咩?而家畀你啜AR。”光卻沒有回應蕙的挑逗。MISS張感受到光似在避開蕙就跟光說:”光仔唔可以咁曳。我同阿蕙都係好愛你GAR。你唔0錫阿蕙我地兩個都唔理你GAR。”聽見MISS張這樣說,光也不敢不服侍蕙。他張開嘴吻蕙的腳鏈,蕙則用手自慰。

光第一次同時聽到兩個女子的叫牀聲。

蕙愈來愈興奮,移開右腳,將原本用來自慰的手指放進光的口腔內,要光啜飲她的淫水。幾秒鐘後,蕙將手指從光口中拿出來,再俯身與吻光的嘴唇。但蕙感受到光完全是被動招架,沒有好好地配合。她試圖強行將舌頭伸入光嘴裡,但光緊閉雙唇。MISS張也見到光在抵制蕙,就離開了光的身體:”阿蕙妳來AR。”

蕙和MISS張就交換位置。蕙騎著光,MISS張就坐在牀邊和光接吻。光見到MISS張吻下來,就主動伸出舌頭迎接,好像怕蕙見不到一樣。跪在光身上的蕙見狀就加快了抽插速度,再將光的左手拉向自己右腳戴著腳鏈的地方。她轉頭吐了一些口水到光的左手手掌心,再捉緊光的手掌要他撫摸自己的腳眼。原本閉上眼睛的光感到有些液體滴到自己的手掌心就睜開眼望著蕙。蕙知道光在望著自己就索性將光的左手放在自己面前,再伸出舌頭將大量的口水流在光的手掌。

當時MISS張在集中精神吻光的脖子,看不到蕙的招數。這一招卻令光的興奮度大增,終於忍不住主動將手放回在蕙的腳鏈上,慢慢撫摸她的腳眼。而光的另一隻手也開始主動伸手到蕙的睡衣內撫摸蕙的乳房。蕙知道自己的攻勢終於奏效,就帶著淫笑繼續擺動身軀,而且愈叫愈大聲。

過了不久,光就叫:”唔得LAR。就來要射LAR。”蕙立即離開光的身體:”阿雪你來AR。”兩人再一次交換位置光有一些喘息空間,因此光還能繼續忍受MISS張的攻勢。蕙在牀邊嘗試吻光,今次光終於自己張開嘴巴讓蕙的舌頭進來。

光的左手隔著睡衣摸著MISS張的胸,右手按著蕙的背。蕙的右手也隔著那豹紋睡衣摸著MISS張的另一個乳頭。從未見過這樣淫亂情景的MISS張達到了高潮:”呀!到LAR!咬我個胸AR!”光和蕙立即從命。兩人協力捲起MISS張的睡衣,再各吻MISS張的一邊乳房。光抱緊MISS張。而蕙就漸漸將嘴唇向上移,經過MISS張的頸到達MISS張的嘴。MISS張見到是蕙的嘴唇來襲有一點抗拒。她抬起頭避免和蕙接吻。

蕙吻不到MISS張的嘴唇就走到牀尾跪在MISS張後面,再從後抱緊MISS張。MISS張同時被兩人前後緊抱。MISS張抓緊光的頭和他濕吻。蕙在後方則用舌頭向MISS張的脖子進攻。當光將嘴唇放回在MISS張的乳房上時,MISS張終於抵擋不住蕙的攻勢,轉頭和蕙親吻。兩人先是點到即止地接吻,之後是一輪濕吻。光第一次見到兩個女人,而且是兩個穿上性感豹紋睡衣的女人,在自己面前舌吻,更感興奮:”要射LAR。”

蕙:射晒入去阿雪入面LAR。
MISS張:好AR。射晒入來AR。
光準備射精的時,他感到超級興奮。但當第一滴精液從他的身體排出來時,他覺得自己仿佛到了另一個世界:一個令他尷尬的世界。


四十九、交換戒指

平時光在射精後多會與女伴接吻,但這一次他呆了,只是卧在牀上雙眼望著天花板。MISS張回過神來也停止了和蕙親吻。她離開光的身體坐在牀上,低下頭不敢望著光或者是蕙。而蕙就依舊跪在牀上。她凝視著光和MISS張,但也沒有作聲。房內由剛才充滿叫牀聲變得寂靜一片。

打破冷場的當然是蕙。她回過氣後就站起來:”我去拎啲野先。”她拍一拍MISS張的手臂,就走出廳。MISS張追著蕙到廳拉著她。蕙問MISS張:”做乜AR?”
MISS張沒有回應。因為她不知道應該說甚麼。但聰明的蕙其實明白一切:”頭先係咪嚇親妳?對唔住AR太HIGH一時忘形。”

MISS張:唔係咁GE意思。我都唔知點講……
蕙:唔好講呢筆住LAR。唔好唔記得我地來做乜。

MISS張點點頭,就和拿著旅行袋的蕙一起回到房間。MISS張順道打開抽屜拿出一個盒,內有她和光的那雙戒指。同時,蕙跟仍在牀上光說:”光仔你搞掂個套先LAR,唔係佢陣間甩出來張牀污漕晒。”
光拿紙巾做好清理工作,再穿回上衣和內褲,然後坐在牀上用被蓋著自己的下身:”你地想點?”

蕙:好LAR。做男人GE你應該負返啲責任LAR。
光:咩意思?

蕙從MISS張手中拿過戒子盒:”你話過戒指係代表承諾。你願唔願意承諾以後都對阿雪好?”
光:咪住先,可唔可以解釋一下頭先GE事?
蕙:頭先?你咪用語言同埋身體話左畀我地聽你愛我地兩個LOR。你唔好逃避問題AR HA。你肯唔肯承諾以後都對阿雪好?
光:我一向都對MISS張好GA。
蕙:以後都係?
光:係。

蕙打開戒指盒:”咁阿雪係咪都會承諾以後對光仔好AR?”
MISS張:梗係LAR。
蕙:咁你地交換戒指LAR!
蕙拿出一隻戒指,準備交給光。光沒有接收反而說:”做乜事要咁?”
蕙:你講過GA MA。戒指代表承諾。而家你兩個都對對方下左承諾GA LAR。係咪AR阿雪?
MISS張:係AR。我雖然唔可以同你公開咁樣交換戒指,但係我都想同你有個承諾。你願唔願意?
光沒有說話,只是接過蕙手中的戒指然後幫MISS張戴上。接著MISS張也替光戴上另一隻戒指,再主動輕吻光的嘴唇。
蕙放下戒指盒,從旅行袋中拿出兩個較小的盒。MISS張拿過這兩個盒並打開它們,內裡是款式和光與MISS張的戒指差不多的一對戒指。

MISS張:好LAR。光仔你會唔會以後都對阿蕙好?
坐在牀上的光低著頭,不發一言。
蕙:係咪唔會AR?
MISS張見光還是不說話,就說:”阿蕙你出一出去先AR。我同佢傾一陣。”蕙走到廳,關上睡房門,現在房內只剩下光和MISS張兩人。

MISS張:你係咪嬲我地?
光:唔係。
MISS張:咁係乜?
光:唔知,接受唔到。
MISS張:我見你頭先好多次都避開阿蕙。
光:係AR。唔想佢掂我。
MISS張:咁點解你冇避開我?
光:我愛你。
MISS張:你唔愛阿蕙?
光:我……我唔知。
MISS張:你都同佢上左幾次牀,你唔通唔愛佢同同佢上牀?你變得咁隨便GA幾時?
光:唔係……唉……我都唔知。
MISS張:你唔信阿蕙係咪?
光:可能LAR。我唔肯定佢諗緊乜。
MISS張:咁你知唔知我諗緊乜?
光沒有回應。
MISS張:你呢排同佢傾計傾得多定同我傾計傾得多?
光:阿蕙。
MISS張:咁你點解信我唔信佢?
光:唔知……可能識左唔係好耐掛。
MISS張:OK。你唔信阿蕙但係信我係咪?
光:我點會唔信你?
MISS張:咁你起碼信埋我呢次。阿蕙真係認真GA,唔係玩你,更唔係害你。我同佢都只係想你好。佢會比我對你更好!
光:哦……
MISS張:聽我話。應承佢會對佢好,以後都對佢好。
光:一定要?
MISS張:你係唔係開始唔聽我話LAR?
光。唔係唔聽……
MISS張:我啱啱承諾左以後都會對你好。你覺得我會害你咩?
光:唔係……
MISS張:咁要聽話GOR LOR WOR。
光:哦。
MISS張打開房門叫蕙回到房內。


五十、蕙的眼淚

蕙回到房內,MISS張叫她坐在牀上,重新開始「儀式」。
MISS張:光仔你係咪肯承諾以後都對阿蕙好?
光帶點敷衍的語氣說:”係”。
MISS張:阿蕙係咪承諾以後都對光仔好?
蕙:我以後一定會對光仔好好!
MISS張:咁到你地兩個交換戒指LAR。
蕙主動拿起戒指,拉起光的的左手,將戒指戴在他的無名指上,但光一直低著頭沒有望過蕙。光的左手無名指現有兩隻戒指。MISS張將戒指塞到光手中,光低著頭也將戒指戴在蕙的左手無名指上。
MISS張:要0錫啖先得GA。
蕙輕吻仍然低著頭的光。

MISS張也知道光是不情願的,但她要趕時間回家扮演賢妻良母,所以也沒有再糾纏下去。她穿回上班的衣服準備離去。光和蕙都送她到大門。離開前,MISS張拖著光的手說:”記住我頭先講GE野。要信我。”

MISS張離開後,光不發一言回到房間。蕙跟著他:”如果頭先你只係畀面阿雪GE話,你可以反悔GA。”
光只顧自己穿上衣服,且除下了手上的兩隻戒指,沒有應對。
蕙:你唔出聲即係乜野意思?
光走到書房,開啟電腦。儘管蕙跟著他,但光繼續不理蕙,集中注意力對著電腦。蕙繼續站立看著光。
過了一會,蕙問:”你肚唔肚餓AR?落街食飯?定係我去買餸返來煮?”
光仍然沒有說話,雙眼只望著電腦。蕙見到光還是對自己不瞅不睬就開始落淚。
光聽到蕙的啜泣聲,終於肯對蕙說:”唔好喊LAR。”
蕙:你做乜唔理我WOR。我做錯乜野AR?我做所有野都係為你好。點解尋日你咁0錫我,今日就咁樣?
光:有啲野我唔係好接受到。
蕙:你接受唔到啲乜WOR。我係幫你解決問題。又係你話你唔想喺背後瞞住阿雪,而家唔駛瞞住佢LAR。唔駛瞞住佢之餘你仲可以同佢一齊添。
光:係AR。好似解決左問題但你叫我點接受?
蕙:你接受唔到啲乜AR?
光:你地兩個同我一齊咁……我唔係好接受到。
蕙:你係接受唔到呢樣野咩?你接受到阿雪接受唔到我JA MA。頭先喺牀上好清楚。
光:尋日我覺得你好愛我。但如果你咁愛我點解會肯咁樣?
蕙:阿雪都肯咁樣LAR,你又唔質疑佢?
聽到蕙這樣說,光心中就好像被刺中要害一樣,無法回應,連面色也變青。
蕙:答唔到係咪?你愛佢多啲所以無論佢點樣你都接受佢。但我就唔同。
光:我……唔係咁GE意思。

蕙變得更激動,坐在地下邊哭邊說:”唔駛唔認LAR。我唔會介意你愛佢多啲GE。但我介意你咁樣睇我。你根本唔信我真係鍾意你。你唔鍾意我做咩前晚要留住我,做乜要同我上牀AR?我睇錯人LAR。”
光:唔係AR……但接受唔到。
蕙:接受唔到啲乜?
光:咁如果你真係愛我點解會肯咁樣?我冇聽過有人愛一個人會咁樣GOR WOR。
蕙:下?你自己呢?
光:咩我自己?
蕙:你有冇叫過阿雪為左你離婚AR?
光:冇
蕙:冇AR MA。咁有乜野分別AR。你愛佢愛到唔介意佢有老公都同佢一齊。我同樣愛你唔介意你係我好朋友個情夫AR。如果我咁樣做換返來GE係你唔信我,證明唔到我有幾愛你,咁我真係睇錯人LAR。
更多的眼淚由蕙的眼中流出來。光趨前伸出手拉起蕙,抱緊她:”對唔住!我唔應該唔信你。”
蕙:你肯信我LAR?
光:信。我地過返隔離房,你幫我戴返隻戒指AR。

當蕙和光爭辯時,MISS張在回家途中一方面為光的態度感到不安,一方面在回顧自己過去幾個月的變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