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後的舊情復熾

二十一、溫存後的問號

光射精後,MISS張主動和他深情一吻才自光的身體上離開。接著,MISS張躺在光的左邊,頭放在光的肩膊,左手則放在光的胸膛上。光見MISS張在做愛後主動親近自己,也伸出左手抱著MISS張,和她輕輕一吻。
光:我愛妳。
MISS張:我都愛你。
光:真GE?
MISS張沒有開口示意,只是主動輕吻了光的嘴一下。
光:唔好再離開我得唔得?
MISS張:傻豬來GE。
光:即係點AR?
MISS張:即係……即係你係傻豬LOR。
光:唔明。
MISS張:即係傻豬至以為我會趙完鬆GA MA。
光:唔好呃我。
MISS張:唔會。
光立刻雙手抱著MISS張,MISS張也伸出雙手擁著光。這是一個很有力的擁抱。兩人相擁近半分鐘後,光突然叫了出來:”弊!”
MISS張:做乜AR?
光:你睇下下面。
原來光的陰莖已軟了,所以避孕套脫落,跌到在牀上。因此,有一些精液也沾濕了MISS張的大腿。MISS張:”好彩係大脾JE。我沖一沖先。”說罷,MISS張急步走進洗手間。這一次,她知道熱水燼制在甚麼地方,不用光的幫忙。光聽著花灑噴出的水聲,先清理好牀上的安全套,再穿回衣服獨個 兒坐在牀上。剛才的興奮漸漸告退,光雖然為MISS張承諾不會離棄他而感到高興,卻為剛才MISS張折返的原因而感到困惑。他打算待MISS張沖洗過後就 問個究竟。
同時間,MISS張也在思考剛剛發生的事。性慾令她失去了理智,不顧一切折返和光做愛。這一場性愛後兩人的關係將怎麼樣,她根本沒有想過。剛才對光的承諾,只是因為她是這一場性愛主動的一方而不得不下的承諾。她愛光嗎?她真的會守承諾嗎?MISS張根本沒有答案。
MISS張關掉水喉,走回光的房間。赤裸的她全身濕透,只因沒有帶毛巾到廁所。光找了一條毛巾給她。她在光面前抹乾身體,穿回衣服。光正想開口問她折返的原因,MISS張卻在此時輕吻光的臉並說:”好晏LAR。我要返去湊女LAR。”光不知道應如何回應,說了一聲 “哦”就沉默了幾秒。他想起比折返原因更重要的事。
光:咁我點搵妳呀?
MISS張:EMAIL LA。
光:電話唔得?
MISS張拿著一雙鞋到廳,準備離去:”電話我老公會問起GA。”
光跟著MISS張走到廳中:”只可以EMAIL等妳覆?”
MISS張:我都可以打畀你GE。
光捉著MISS張的手:唔好呃我WOR。我唔可以再受傷。
MISS張擁著光,在他耳邊說:”又傻豬LAR。”她又輕吻光的臉頰,轉身走到大門前。
光:送你去搭車AR。
MISS張:唔好LAR。畀人見到唔知點解釋。
光:冇咁好彩掛?
MISS張:小心駛得萬年船嘛!聽話LA。
光:好LA。
看著光不安的樣子,MISS張再給他一個吻以增強他的信心。接著,MISS張專身離去。MISS張關門後,光想起他始終不知道MISS張為何折返。剛才和他溫存的女人是一個他深愛的女人,一個承諾不會離棄他的女人,但也是一個沒有給他電話號碼的女人。


二十二、閨中密友

凌晨一時,MISS張的丈夫已經熟睡。十五分鐘之前他和MISS張完成了一場例行公事式的性愛。MISS張以很累為由,全程讓丈夫採取主動,只躺在下面等待丈夫射精。完事後,MISS張難免將是日兩場性愛作比較:下午那一場實在比深夜的一場興奮得太多了。她很想持續和光如此的放縱,但望著她身旁的丈夫和想起在鄰房的女兒,就覺得她有如此想法實在不對。何況,她懷疑自己掛念著光,只是因為他在性事上能滿足她而已。她知當年已傷過他一次,難道今次也為了滿足一己性慾而再一次傷害他嗎?不過,她黃昏才承諾了光不會再離棄他,如果就這樣 “斬纜”不是更傷他嗎?性慾、家庭責任、對舊情人的許諾之間的糾纏,MISS張根本想不到應如何是好。這令她幾乎整晚失眠。

睡得不好的MISS張回到學校,很快就像前一天那樣發現原來到處都是她昔日和光、雲相處的回憶。她查閱電子郵件,見到一封光在半夜三時許發給她的電郵,內容如下:

“MISS張:
而家係半夜三點幾。但我訓唔著。一來我好開心,因為你應承我唔會扔低我一個唔理。但同時我感覺好唔實在。我知道偷情係好辛苦,我唔係唔信你,但我真係好怕會再一次失去你。我覺得愛你愛得好痛苦,但係我唔介意痛苦,因為冇野比被你遺棄更加痛苦。我隨時候命。

掛住你、愛住你的光”

MISS張讀過這封EMAIL,想起昨天離開光家時光那依依不捨又帶點可憐的樣子。她知道她既然下過承諾,就不應該騙他。但她是別人的妻子和媽媽,可以怎樣呢?她開始後悔自己因為一時的性慾而出軌。但既然和光已經幹了一場,承諾也給了,還是不能不理會光的。始終,就算MISS張不是真的愛他,她也不想光再一次受傷。

MISS張根本不知道應如何回覆電郵。同時,她發現自己一個人想終究不是辦法,這問題不是她一人的智慧能解決的。而就這樣的醜事,她只有一個可信任的人:蕙。

蕙比MISS張小三歲。兩人兩年前在一個製作蛋糕班上認識,很快就成為對方的閨中密友。兩人每兩個月左右總會約會,活動可以是逛街、造蛋糕、看戲等。雖然兩人談得十分投契,幾乎無所不談,但其實兩人的背景十分不同。蕙沒有上大學,她自預科畢業起就加入職場當文員。

在與光重遇前,MISS張在婚後就專心當好賢妻良母角色,但蕙則完全不同。她的男女關係十分複雜,同時和兩個男子發展是等閒之事。那些男子可以是有婦之夫、同事和在夜場結識的。MISS張常常聽見蕙談論她與身邊男性的關係,她雖不認同蕙的做法,但很快就接受了這是蕙的個性。在MISS張的友好當中,只有蕙算是一個在兩性關係中不循規蹈矩的人,所以MISS張只能和蕙談這件事。

兩人相約當晚九點在MISS張家附近的一間咖啡店見面。穿上普通T恤牛仔褲的MISS張先到,特意找最隱蔽的枱坐下,然後腦海中盤算著如何向蕙講述她現在遇到的難題。

幾分鐘後,蕙也到達,上身是小背心加上薄薄的外套,下身就是短褲一條。這是她今天上班的服裝。兩人衣著款式差天共地,外人看來實在不能認為兩人其實是一對好友。蕙買過飲品坐下後,MISS張就開始講她的故事。


二十三、不能否認的真相?

蕙:妳點呀雪姐姐(MISS張的中文名字是雪)?
MISS張:呢個係秘密,你一定一定唔可以畀其他人知。
蕙:放心LAR。
MISS張:唉……我都唔知點樣講起。簡單啲來講,我有一個陳年秘密。結婚前一年,我同一個學生拍過拖。到我老公向我求婚,就同嗰個學生分手。早幾日我見返佢,仲上左佢屋企兩次。而家唔知點好。
蕙:喺佢屋企做左呀?
MISS張:嗯……
蕙:咁你應該快啲同佢斷絕聯絡啦。
MISS張:我知……但當年已經HURT左佢,我唔想再HURT多佢一次。
蕙:拖得愈耐HURT得愈勁呀。你見我遇到啲痴情男梗係早飛早著就知LAR。
MISS張:我唔係唔明,但係……唉……我好亂,唔知點講。
蕙:除左驚HURT到佢之外,仲有咩令妳唔即刻斬纜先?
MISS張:我唔知呀都。我都唔知係咪真係鍾意佢。
蕙:咁你當初又上佢屋企?
MISS張:唉……我都唔知嗰日點解拒絕唔到佢。
蕙:咁你即係點都對佢有感情LAR。唔係唔會上第二次。
MISS張:可能係掛。
蕙:兩次都有做AR?
MISS張尷尬起來,只點頭回應。
蕙:有冇話邊個主動?
MISS張:有關係咩?
蕙:有,絕對有。
MISS張:第一次係佢,其實有啲夾硬來。第二次係我……
蕙:哦!咁我明晒啦!佢梗係好勁,勁過你老公!
MISS張沒有回應,只是拿起飲品喝了一口,再凝視著餐桌。
蕙:唔出聲即係講中左。成件事好簡單LAR咁。
MISS張:簡單?
蕙:咁你即係大佢幾多?
MISS張:五年多啲LAR。
蕙:咁件事真係非常簡單:少男精力充沛,令你魂顛倒!
MISS張再喝一口咖啡,趁機消化一下蕙的說法。她好像找不到理由去否定蕙,只能說:”唔好講得咁難聽LAR。”

蕙:其實講得更難聽都得AR。
MISS張:唉,你講埋畀我聽LAR。
蕙:妳真係想知?
MISS張:嗯。
蕙:好LAR。其實件事係:老伴未能滿足性慾 淫婦返0桌精壯舊情人
MISS張聽見「淫婦」二字真的有點氣,但卻又無法否認。自己無法面對的事實,好像被蕙說了出來似的。蕙見到MISS張好像有點不滿,便說:”唔好嬲LAR。對唔住勒。”MISS張淡然地說:”冇嬲,我都成日話妳係淫娃LAR。”蕙見MISS張說不怒,就放鬆了心情:”係AR。我認我係淫娃GAR一向,哈哈……而家妳係新秀淫婦,我係前輩LAR哈哈!”
MISS張只能報以苦笑:”我都係想做返良家婦女。”蕙隨即拿起枱上MISS張的電話:”好AR。弟弟幾號電話?我幫你打畀佢叫佢死左條心LAR。”MISS張見狀即時伸手搶回手提電話:”咁樣好HURT佢GA。”
蕙:哈!唔捨得就唔捨得LAR。平時我要甩一個人,冇得諗埋HURT 唔HURT佢GOR WOR。一定要狠心!妳狠唔到心,即係根本唔捨得!
MISS張:嗯……咁應該點……
蕙:咁都係喺良家婦女同淫婦之間揀JE。
MISS張:咁梗係做返個好媽媽好老婆LAR。
蕙:咁仲唔快啲打電話?
MISS張沒有回應,再拿起杯子喝一口咖啡。
蕙:妳真係想做良家婦女?
MISS張:一定!
蕙:妳唔似WOR講真。
MISS張:我真係唔可以再HURT佢AR MA。
蕙:長痛不如短痛AR。唔係講你,而係講弟弟。
MISS張:我估……我估總有辦法可以冇咁HURT到佢。
蕙:可以點樣呢?佢係邊TYPE?乖唔乖?純唔純?
MISS張:其實好多年冇見我都唔係好知。但我估都應該係乖乖仔。當年我畀佢GE野,佢都有留起,仲畀返我睇。
蕙:咁多年都念念不忘,似係痴情種來WOR,我最怕呢啲GA LAR,呢幾年都唔敢溝痴情男AR。對呢啲人點都HURT GA LAR。都係嗰句:長痛不如短痛。
MISS張沉思了一回,半分鐘後才說:”總之家庭第一。但要諗個方法令佢冇咁HURT。”
蕙沒有再嘗試說服MISS張趕快跟光分手,只報以一個微笑。因為她認定,MISS張是捨不得這段秘密關係的。
蕙開始和MISS張談其它話題。表面上MISS張像平日一樣沒有甚麼分別,依然和蕙談笑風生,嘻嘻哈哈。但歡樂背後下的不安是蕙能輕易察覺的。
快到十時,兩人離開咖啡室。
蕙:陪我買件睡衣AR。好快!
MISS張:好。
兩人走進一間即將關門的內衣店。蕙很快便選中了一件豹紋性感睡衣。她問MISS張:”好唔好睇AR??”MISS張答道:”咁野性AR?”
蕙:係AR,諗住今晚野性一下。
MISS張:邊個男仔AR今晚?
蕙:做TRADING公司嗰個AR。
蕙拿著睡衣走向售貨員:”唔該我想要兩件大碼。”售貨員去拿貨,MISS張就問:”兩件咁多?”
蕙:見妳有野煩,諗住送件衫畀妳AR MA。
MISS張:但都唔駛送呢樣GA。
蕙:有意思GA!呢一刻你同我係同一個行列,我梗要歡迎下妳。
MISS張:生左囡囡之後我都冇著過呢啲LU。
蕙到收銀處付鈔,吩咐售貨員將兩件睡衣放到兩個袋中,再將其中一個袋塞到MISS張手中。MISS張不情願地接過:”唔好LAR,你要返。”
蕙:我要兩件咁多做乜?
MISS張:你可以一件擺喺今晚個男仔度,另一件擺喺做差人嗰個度AR MA。
蕙:傻GE。戰衣梗係擺自己屋企LAR!我行嗰邊LAR。有野搵我LAR。

MISS張看著蕙離開的身影,再望一望手上的那件睡衣,腦海想著蕙剛才的話。她真的變成了蕙那樣的淫娃嗎?MISS張到另一面乘扶手電梯到商場的地下。在電梯上,她望一望自己的手提電話,已是十時正了。她打電話給光。


二十四、不認不認還需認

MISS張在手袋找回光的卡片,打電話給光。
光下班後就回家望著電腦希望收到MISS張的回覆,當他聽到電話另一邊傳來MISS張的聲音當然是喜出望外。
MISS張:你喺邊?
光:屋企LOR。
MISS張:我而家上來得唔得?
光:OK。幾時到?我來地鐵站接你?
MISS張:我識來GA LAR。十分鐘到就到。
光:哦。
MISS張:BYEBYE。

掛線後,MISS張再致電回家。她告訴丈夫要多陪蕙一會,會晚一點才回家。
MISS張乘的士到光的住處。在的士上,她想著剛才和蕙的對話。她究竟真的像蕙所說是一名淫婦嗎?她不願承認,但又找不到理由否認。回想起前一天她離開了光的家卻又折返,她就知道自己是多麼享受和光歡愉。她再凝視著蕙剛才送給她的睡衣,實在恨不得快點穿起它和光來一場大戰。然而,她真的應該忘記做妻子的責任嗎?MISS張內心一面掙扎,但身體卻不由自主地走到光的住所門外。
聽到MISS張按鈴,光就打開門。光其實不知道MISS張來的用意,因此不肯定是否應該熱情接待。簡單地打了招呼,MISS張除了鞋後,兩人就坐在沙發上,中間隔著一個空位。光首先說話:”我幾驚你唔再搵我。”
MISS張:都話唔會揼低你唔理GA LAR。你要信我。
光即移到MISS張身旁的座位,抱著MISS張說了句”多謝”。
MISS張:我有啲野想問下你。
光:哦。
MISS張:我結左婚,係一個媽媽。你知GA?
光:知。
MISS張:咁我同你一齊咪好唔啱囉?
光:我鍾意妳,妳又鍾意我。冇話啱唔啱GE。
MISS張:一個女人結左婚,喺出面有第個男人,你知唔知叫乜野?
光:叫乜野?人妻?
MISS張:淫婦AR。而家你想我做淫婦WOR。
光:唔好咁講LAR。
MISS張:唔用呢兩個字唔代表唔係。我係淫婦咁你係乜?
光:唔好用呢個角度諗野。
MISS張:你講唔出AR?你而家係要做姦夫AR。
MISS張語氣很具壓迫感,但是卻一路略帶微笑。光根本不知道MISS張為何特意走上自己家這樣說話,也接受不了”姦夫”這稱呼。他坐回原本的座位,雙眼盯著還在枱面的那瓶沙和那個籌碼。
過了十數秒,MISS張續說:”呢兩個字好難聽係咪?你孭唔起係咪?”
光:唔係孭唔孭得起……只係……唔駛用呢個思路來諗野JE。
MISS張:仲可以用乜野思路?我返到屋企就係見到我老公同個女。我有愧於佢地GA,我唔係淫婦係乜?
光:對唔住。
MISS張:對唔住?做乜事對唔住?你覺得做姦夫唔啱LAR係咪?勾引人地老婆唔係LAR係咪?
光:或者係唔啱LAR。但係人有時就係明知唔啱GE野都會去做。
MISS張:有咩野令你要去做一啲你明知係錯GE野?
光:我愛你。唔可以冇左你。
MISS張:所以你就做姦夫LAR?
光:你可以咁講GE。
MISS張:你唔怕背負住姦夫呢個名咩?
光:唔會有人知。
MISS張:你自己心知肚明WOR。
光:唔怕。愛係要付出代價GE。呢個代價我願意畀。
MISS張:咩代價?
光:做姦夫呢個代價。

MISS張輕輕一笑,拿起手袋走到洗手間內。光搞不清MISS張在做甚麼,唯有待在沙發上徬徨著。其實,MISS張聽見”姦夫”二字出自光的口中,就好像得到滿意的答案似的。她除掉身上所有的衣服,從手袋內拿出蕙送給自己的豹紋睡衣,並穿起它。


二十五、淫婦與姦夫

MISS張打開洗手間門,身上只有帶點透視的豹紋睡衣。兩袖很短,胸前兩點若隱若現,睡衣剛好遮著下體和臀部。光見到MISS張這樣有點難以自信,因為MISS張實在太難捉摸了。
MISS張走到沙發前,伸出手拉起光。
MISS張:今日起,我係你GE淫婦,你係我GE姦夫係咪?
光:係。
MISS張:你講一次?
光:講一次?
MISS張:我係你GE淫婦,咁你係我GE乜野呀?
光:姦夫。
MISS張:完整句子AR唔該。
光:我係你GE姦夫。
MISS張:咁我係你GE乜野AR?
光:你係我GE淫婦。
MISS張突然瘋狂地吻向光,很快她的舌頭已在光的嘴內打轉。這一吻又立刻消滅了光剛才的不安。光打算反守為攻,慢慢將MISS張推到睡房內。MISS張主動地躺在牀上:”呢件衫襯唔襯我AR?係咪好襯一個淫婦GE造型呢?”
光終於有時間細心觀看MISS張換上戰衣後的美態。看見MISS張美麗的胴體被野性的性感睡衣包裹著,光實在是神魂顛倒。
MISS張:襯唔襯JE?
光說了聲”襯”就即刻發動攻勢,先和MISS張接吻,同時雙手隔著睡衣撫弄著MISS張的乳房。光的嘴由MISS張的口部向下移,經過頸部到達MISS張的胸前。他瘋狂地隔著豹紋吻MISS張的乳房,令MISS張忍不住大聲呻吟:”呀!呀!你……你搞緊人地老婆你知唔知AR?”光沒有回應,只顧繼續吻下去。MISS張再追問:”知唔知AR?我係人地老婆來GA。”
光:我知。
MISS張:咁你又搞?
光:因為我太愛你太愛你LAR。
MISS張:淫婦都值得你愛?
光:值得。
MISS張:做姦夫都滯?
光:滯。
MISS張:我都愛你呀姦夫!
MISS張隨即反客為主,由下而上吻向光,並且慢慢站起來。光開始意識到,由在沙發聊天開始,MISS張就不斷迫他承認自己是一名姦夫。他不知道MISS張為何要這樣做,但既然這似乎是MISS張所想要的,那根本也就是姦夫的他也樂得主動承認。
兩人站在牀邊接吻後不欠,光突然推MISS張回牀上,再自己除去身上的衣服和褲子。全身赤裸的他拿過避孕套,戴上它後即按著MISS張雙手:”而家姦夫要插入去淫婦入面LAR。準備好未?”MISS張帶著微笑點頭。光見到MISS張已準備好就插入,令MISS張高聲呻吟。光一面抽插,一面拉高MISS張身上的豹紋睡衣。當兩個乳房在他眼前出現時,光將口水吐到兩顆乳暈上,再自己吸啜。光使出這一招式,令MISS張更加興奮:”呀!呀!我又要!我個嘴又要!淫婦個嘴要AR。”
聽見MISS張哀求,光回應:”姦夫梗係有責任滿足淫婦GA MA。如果你喺屋企滿足到就唔駛搵姦夫LAR!”光和MISS張來一個激烈的濕吻,順道將口水餵給MISS張,令MISS張的嘴內和下巴都是光的口水。
兩人用男上女下的體位繼續性交。數分鐘後,光想脫掉MISS張的睡衣,但被MISS張阻止:”唔好除。你唔覺得呢個款好襯淫婦GE 咩?”
光:襯。不如你上來LAR。冇理由淫婦淨係喺下面咁被動GOR WOR。
MISS張點頭同意。兩人轉換體位,輪到MISS張騎在光身上。MISS張從上插入後迅即猛烈搖晃,高聲叫牀:”呀!呀!呀!我……呀……呢個淫婦夠唔夠淫AR?”光看見MISS張的雙峰被豹紋包著但仍然在搖晃,兩點因為有自己的口水濕潤而更加透視,已是十分興奮。再加上又聽見”淫婦”二字,更是極度陶醉:”似AR。妳呢個淫婦真係好淫。我呢個姦夫都唔可以示弱!”
光坐起來吻著MISS張左邊的乳房,左手撫摸著MISS張右邊的乳房,同時下體亦不斷抽插。這時,MISS張突然說:”望住我!”光即仰視著MISS張!MISS張再說:”姦夫伸條脷出來!”光照辦,MISS張就將數滴口水吐到光的舌上。光吞掉MISS張的口水。
MISS張:好唔好味AR?
光:淫婦啲口水都淫過人,好味過人!
MISS張再抽插多數秒,光就叫:”要射LAR!”
MISS張:咁快?
光:忍唔到,太正……
MISS張即刻離開光的身體,站在牀邊脫去光陰莖上的安全套。她再用左手把弄剛前的陽具幾下,光就將精液射到MISS張的左手上。MISS張將精液塗滿自己的左手,將手放在光面前:”睇下隻結婚戒指,畀姦夫你啲精冚住LAR!”她再用舌頭舔一舔無名指上的戒指,然後吻向光。


二十六、光的煩惱

兩人情深一吻後,MISS張就到洗手間清理。光躺在牀上,依然享受著剛才的興奮。原來認了自己是一個壞蛋,換來的可以是無比的快感。
MISS張清理完畢,換到房間時已穿回原來的衣服,豹紋睡衣則在她手中。看著仍然赤裸的光,MISS張俯身吻一吻光的額頭,然後說:”我要返去做個好老婆LAR。呢件衫擺喺度LAR。你想我著時我再著。”光說了聲”哦”,接過睡衣放在牀上。MISS張轉身走到廳,光緊隨其後。MISS張一邊穿上鞋子一邊說:”你而家知我幾號電話LAR。不過有野都係EMAIL我。記住。”MISS張見光點頭,就走近光面前說:快啲著快衫唔好冷親。淫婦返去先LAR。”她再輕吻光的嘴,便打開門離開了。
十五分鐘前還是淫亂的樂園,現在光獨個兒待在家中卻感到很空虛。和之前一天一樣,他弄不清MISS張究竟在想甚麼。不過,當他回到房間看見那睡衣時,他知道MISS張一定會再來找他的,因此他也稍為放心。他在衣櫃裏騰出一個抽屜,準備他日放下更多MISS張的衣服。

MISS張截的士回家。她回味著剛才的韻事,拿出手機發了一個短訊給蕙:”我同你係同一類人!好開心!多謝你的禮物!”發出訊息後,MISS張在”寄件備份”中刪除了這短訊,免得丈夫會見到。刪除後,電話響起,是蕙打來的。
蕙:你去左小朋友到AR?
MISS張:係AR。而家坐緊的士返屋企LAR。
蕙:著左我件衫?
MISS張:係AR。
蕙:係咪零舍好玩呢?
MISS張:切合我GE新形象!係喎……你咁得閒打畀我?唔係玩緊?
蕙:下?冇AR。我唔知點解冇乜MOOD返左屋企。
MISS張:我要畀錢落車LAR。遲啲再講LAR。

回到家,MISS張見丈夫已在牀上準備睡覺。她在房間放下手袋就準備洗澡。丈夫問她為何這麼晚,MISS張早已想好答案:”阿蕙佢好似為左啲男人好煩咁AR MA。咪陪下佢LOR。”
夫:佢都會煩男人?
MISS張:可能佢今次玩認真掛。

翌日,回到學校,MISS張又收到光的電郵。

淫婦:
尋晚真係好開心,多謝妳給我美好的時光。我會洗好妳件睡衣等妳下次來著。我愛你!

姦夫字

見到這封電郵,MISS張很是興奮。但上課在即,她只能極速收拾心情,但也打了十數字回應:”姦夫AR姦夫,我潛逃到出來我就會搵你GA LAR。放心 AND MISS YOU!”

由於要演好賢妻良母的角色,MISS張唯一可以偷情的時間就是下班後到晚飯前的時間。但光在這段時間不是一定能回家,只能在個別日子藉離開辦公室辦公事為由早點回家。因此,之後的一個月中,他們只能多見兩次。兩次的程序都是一樣:MISS張入屋、快速吃掉光所準備的食物、一起洗澡、做愛、MISS張回家。

和光溫存成為了MISS張生活中的高潮。對光而言,能夠回到MISS張的懷抱,也是快樂的。可是,經過多兩場性愛後,光卻愈來愈不安。他與MISS張的交流,仿佛只有性愛。即使他可以發電郵給MISS張,但實際上他想不到有何話題。除了告訴MISS張他有多愛她,有多享受與她的性愛外,他的電郵內容只餘告訴MISS張有哪段時間他可以早點回家等待她來臨。光承認了自己是姦夫,但他和MISS張之間難道就只有性愛嗎?他要的不是SEX PARTNER啊。

於是,光約了雲出來談。


二十七、兩段對話

光約雲在雲家附件的麥當奴吃下午茶。雲帶著三歲大的兒子赴會。光見到小朋友十分興奮,忍不住逗弄他一會。雲買了食物回來,就 讓兒子玩著開心樂園餐附送的玩具。玩具在前,小朋友自然沒有理會媽媽和光聊天的內容。況且,即使他有留意,也大概聽不懂這兩個成年人在談甚麼。光告訴雲他 已重新搭上了MISS張。
雲:你咁樣唔得GOR WOR。之前叫左你唔好惹佢,做乜唔聽?
光:有啲野控制唔到。
雲:咁你唔通真係以後都係咁咩?成世都係咁?你自己都知冇可能GA LAR。
光:我冇諗到咁遠。只係而家咁樣我又開心又辛苦。
雲:你自己都知辛苦LAR。快啲搣甩佢。
光:嗰種辛苦唔係你講嗰種AR。我真係冇諗到咁遠。只係我唔知佢個心諗緊乜。同佢好似除左咩咩之外就冇其他交流咁。
雲:咁即係SP喎。
光:我唔知AR……
雲:你咁答即係你好清楚係乜野事LAR。一早都話左佢唔會愛你。
光:點解咁肯定呢?
雲:信我。女人GE直覺。係你地啲男人先至以為係女人都好純情好純真。
光:可能係佢冇時間所以我先好難同佢有其他交流。
雲:係又點唔係又點呢其實?佢會為你唔要佢而家有GE野咩?
光:我冇要求佢放棄。
雲:咁你點?成世都係做佢SP?
光:咁佢都未必真係純粹當我係SP。
雲:S唔SP唔係最重要AR。係你冇諗住正正常常咁結婚咩?
光:如果正正常常但唔開心咁點?
雲:你之前同第二個拍拖都開心GOR WOR。
光:但MISS張嗰種感覺真係特別唔同。
雲:佢技巧好啲AR?
光:呢個係真。但真係唔淨只呢樣野。
雲:你人生唔係淨係得佢掛。你次次見到我囝囝你都咁開心,你唔想自己有返個?
光望著雲的兒子,無言以對。他們有關MISS張的討論也就這樣終止。

幾天後,MISS張和光又相約了在光家中幽會。在家中等待MISS張的光心想:今次一定要問清楚MISS張當他是甚麼。MISS張下班來到,如常地坐在沙發上吃光為她準備的下午茶。吃著蛋糕,MISS張很快就察覺到光今天和之前兩次幽會有點不一樣。之前兩次光都是歡天喜地的坐在她旁邊倚偎著MISS張,但今次光卻是坐在另一張沙發與MISS張面對面,而且表情有點納悶。於是,MISS張就問光:”你今日做乜AR?唔開心?”光只是回應兩個字:”冇野”。
光其實早已想到怎樣道出他心中的不安,但這一刻卻是猶豫不決。理論上,他其實早就可在電郵提出自己的困擾,但他很怕一說出來就令到MISS張以後不再找自己。現在,即使MISS張就坐在他面前,他依然覺得很難才可以鼓起勇氣。
MISS張見光好像心事重重,就主動坐在光身邊吻他的臉頰,捉著他的手說:”你好明顯唔開心WOR。有咩同我講AR。我唔想你唔開心。”光沒有說話,只是主動將自己送進MISS張的懷抱中。MISS張緊緊地攬著他。
MISS張:傻豬你做乜野AR?
光:MISS你知唔知我好愛你AR?
MISS張:梗係知LAR。
光:我地可唔可以唔好淨係喺呢度見?
輪到MISS張沒有說話。這數星期她認定自己已背叛了婚姻,甘願和光保持性關係,她沒有再想過對光的感情究竟是愛情還是虧欠甚至還有別的。光這條問題,令MISS張重新思考這個問題。半分鐘後,光回復正常的坐姿:”你唔答我我估我明。”
MISS張:你明啲乜野?
光:我明你諗緊乜。
MISS張:你點會明,你都唔係我。
光:咁不如你講俾我聽你諗緊乜。
MISS張:其實……其實我都係諗緊你諗乜。你係咪覺得我同你淨係喺度見,淨係識做愛?
光:唔係咁GE意思。我覺得以前我地可以四圍去開心啲。當然,而家咁樣我都好開心。但係好似爭咁啲野。
MISS張:咁而家係同以前唔一樣。有啲野我都冇辦法。而家去街畀人撞到真係水洗都唔清。
光本想說:”你行上來都會畀人撞到”,但不敢這樣說。於是他便如此回應:”真係邊度都唔去得?我地一世就匿喺呢度?”

MISS張聽到“一世”這兩個字,更不知所措。她這幾星期真的沒想過長遠要怎麼樣。她只知道她享受和光做愛。可惜,MISS張已經知道光的不滿是因為兩人之間現在只有性愛。她唯有想辦法舒解心中的鬱結:”好LAR!我應承你!我諗個辦法等我地可以出街拍下拖。好唔好?”
光:真GE?
MISS張:畀啲時間我諗下,總之我應承過你,信我好唔好?
光用情深一吻去回應MISS張的說話。當光將手放在MISS張的乳房上時,MISS張在光的耳邊說:”今日唔做愛LAR。有你攬下我已經好滿足。”


二十八、光蕙初次碰頭

不是MISS張突然失去了性趣,而是MISS張明白,在這一刻最重要的不是性。相反,如果要確保將來能持續可和光有奇妙的性愛,更要在這個黃昏暫時放下性慾。
輪到MISS張在沙發上倚在光的懷中。表面上這是甜蜜的姿態,但在光心裡卻是另一回事。兩人沉默無聲,反映出是十年不見的尷尬。光希望和MISS張有性愛以外的交流,卻不知道從何說起。
幾經辛苦,光終於找到話題。他問MISS張其它中學老師的事和學校的變化,總算打破了那古怪的氣氛。光問起一位昔日的化學老師,MISS張告知那人已走到私人補習社當起一名知名度不高的補習天王。光想起他以前有位女朋友也曾試過在那些集團式經營的補習社工作,於是就開始主動聊起了這十年間的感情生活。

光主動說,MISS張則多是追問和聆聽。半小時後,MISS張說有點倦,建議到牀上躺著聊。走進房間時,光盤算著應否問一下MISS張的家庭生活,但想了想還是覺得暫時不要超越這條界線。在牀上,光擁著背向他的MISS張,同時延續之前的話題。不久,MISS張沒有再回應和追問,原來是睡著了。光繼續擁著MISS張,心想儘管沒有性愛的刺激,但這一刻卻可能比平時的激戰更加珍貴。

到光也差不多睡著之際,他想起MISS張要回家報到。他轉身望一望時鐘,已是差不多六時,就叫MISS張起來。MISS張醒過來主動吻了光一下,就到洗手間洗臉。MISS張一邊洗臉,一邊想起怎樣可以安全地兌現剛才對光的承諾?
她由洗手間走出來,就跟光說:”下次搵阿雲一齊食飯?”
雲既然反對光跟MISS張再走在一起,當然是沒有可能應約的。所以光說:”佢而家好難約GA。要湊仔AR佢。”
MISS張無奈地回應:”咁我再諗下LAR。我走LAR。”她主動地和光擁吻,然後才開門離去。

翌日黃昏,光收到MISS張的電郵,相約他在星期五晚上七時到一間餐廳吃晚飯。當晚六時五十分左右,MISS張致電給光,說已經坐下。光進入餐廳見到MISS張坐在卡位,對面是另一個女子。光準備坐在MISS張身旁時,MISS張卻說:”坐對面!”。光聽從MISS張的指示,就坐在另一邊。
MISS張:佢叫阿蕙。今晚係你女朋友。
光有點錯愕,但他未及反應蕙便對他說:”又係女朋友又係電燈膽。你地兩個啲野我好清楚,唔駛驚。叫野食先LAR!”
大家點過餸菜後,光開始打量身旁這位女性。已是十二月,但光依然可以窺見她一雙雪白的長腿。將視線上移,光見她外套內穿著透視裝,面上看似濃妝抹豔。即使看上去樣子算是比MISS張更美,但蕙不是光喜歡的類型。而且她那略帶點”蒲”味的氣質,更令光有一點抗拒。

蕙:光仔你做編輯GA?
光:係AR。
蕙:係咪要中文好叻先至做到GA?
光:咁語文能力梗要好。但我又唔敢話自己好叻。
蕙:即係叻LAR。係咪英文都要咁叻?
光:英文都要好GA。
蕙:咁不如你幫雪姐姐個囡囡補習LAR。佢成日話怕個女英文唔好AR。
MISS張:傻GE咩!
蕙:哈哈!我覺得幾好AR。妳囡囡又學到野,有人又可以成日見。
MISS張:光仔你唔駛理佢,佢最鍾意亂講野。
蕙:都話唔係亂講咯!我覺得我安排得好好添AR!哈!呢啲叫一石二烏!我中文都幾叻GOR WOR原來!哈哈!
MISS張:唔得。到時我會情不自禁。
蕙:太痴纏LAR你地實在。光仔你平時放工放假有咩玩GA?
光:冇咩GA。我都幾悶其實。
蕙:有冇去飲下酒、落D、CLUBBING嗰啲GA?
光:偶然飲下酒GE都有。另外兩樣就都冇LAR。
蕙:咁咪好DRY LOR。
光:唔……
MISS張:人地乖乖仔來GA。好似妳咁咩?
蕙:我都好乖乖女GA。遲啲要帶你去見識一下先得LAR。哈!


二十九、戲院內的激情

不知是從哪裡來的能力,蕙不停製造話題,令這張枱充滿快樂的笑聲。約一小時後,蕙上洗手間,MISS張亦叫侍應埋單。枱前只剩下MISS張和光。
MISS張:雖然多左個人,但係都算兌現承諾LAR我。
光:嗯。你地好FRIEND GA?
MISS張:係AR。呢幾年至識,所以你應該唔知佢係邊個。
光:佢個打扮,唔似你啲朋友。
MISS張:係AR。好奇怪。唔知點解同佢好好傾。你係咪唔放心AR?
光:唔係……
MISS張:真係唔驚WOR。我同佢無所不談,真係好FRIEND。
兩人談到這裏,侍應送上帳單。MISS張從銀包拿出現金付錢。光也打開自己的銀包,但同時MISS張說:”唔駛畀LAR。我食左你咁多餐下午茶。”光就將銀包放回背包內。
蕙剛好從洗手間回來,卻是坐在MISS張身旁:”埋左單LAR?”
MISS張:係AR。我找左數LAR,等找錢。妳唔駛畀LAR。要妳專乘陪我地。
蕙:咁就多謝晒LAR。
蕙將頭放在MISS張的肩膊上,帶著笑容望著坐在對面的光,說:”係咪呷醋AR?”這令到光有點尷尬,臉子頓時變得通紅:”冇……冇AR。蕙隨即大笑:”哈你塊面紅晒LAR。”MISS張見到光的臉子更紅,就勸蕙:”唔好再蝦佢LAR。”
這時候,侍應拿找贖回到枱前。MISS張拿過錢後三人就走到下一個目的地:商場中的戲院。
在路途上,蕙蹺著MISS張的手,繼續戲弄著光:”見到我地咁有乜感覺AR?係咪好想拖住呢?”光繼續狀甚無奈且臉頰通紅。蕙就在MISS張耳邊說:”不得了AR。佢真係好得意好可愛,唔怪得妳咁冧佢LAR。”

MISS張早就買好戲票。她買了倒數第三排左邊那組座位中的其中三個座位的票。因為那組座位有四個位,她買了靠牆的兩個座位和靠走道的那個座位,應該就不會有人買餘下的那個座位。
他們將背包和袋放在靠走道的座位上。隔鄰就是蕙,然後是光,靠牆的是MISS張。光終於可以和MISS張拖著手,時而接吻了。電影開始後不久,MISS張就按捺不住,將手放在光的褲上。她拉下了光的褲鏈,整個人伏下為光口交。
光想起昔日和MISS張和雲看戲,他和MISS張都的親熱都只是點到即止。怎會像今晚這樣放肆?他知道蕙應該用身體擋著其它人的視線,但究竟蕙見到他們這樣有甚麼反應?他想知道但又不敢望。
為光口交了一會後,MISS張回復原來的坐姿,並在光耳邊說:”佢長大成人LAR。”光知道是輪到自己發動攻勢的時候了。他將右手放在MISS張的胸前,隔著衣服慢慢搓揉著她的乳房,左手就向下進攻。經過裙底隔著絲襪和內褲撫摸著MISS張的陰部。很快MISS張就受不了,為免叫了出來,她咬著光的右手。光在MISS張的耳邊說:”濕左未AR?”MISS張點頭示意,然後拉開光的左手。光以為是MISS張想他停下來,怎料到MISS張竟然將自己的絲襪和內褲褪下。
光見到MISS張這樣做就索性捲起MISS張的裙,伏在MISS張的大腿幫她口交。MISS張享受著這種眾目睽睽下做愛的刺激,一邊用手撫摸著光的頭髮。光向上望著MISS張,那充滿淫慾的眼神令MISS張更加興奮。光繼續口交,手就在MISS張的胸前游弋。MISS張不由自主地望過右邊,見到蕙在望著他們。兩人四目交投,同時向對方報以微笑。


三十、被窺看的快感

MISS張繼續享受著光的口交服務。處於極度興奮狀態的她要不斷咬著自己的手指,才能令自己不發出呻吟聲。漸漸,光也覺得倦,就一本正經地坐下。然而,慾火焚身的MISS張怎可以停?她捉著光的手到陰道前,再握緊他的食指:”插入去AR。”光當然從命。雖然不像陽具那麼粗壯,但光的手指仍然帶給MISS張無比的快感。很快,MISS張的高潮便來了。MISS張知道自己再這樣下去將必定高聲呻吟,就叫光停止進攻。光將手指從MISS張的陰道退出來,先和MISS張深情一吻,然後在MISS張面子吸吮自己的手指。MISS張也忍不住含著剛才還在自己陰道內的手指。兩人的舌頭中間,就是沾滿MISS張淫水的手指。

MISS張的左手又回到光粗壯的陽具,但光阻止她為自己手淫:”再摸就射GA LAR。射到周圍都係。”
MISS張:唔怕LAR。射晒去我隻手咪得LOR。
光:我好多日冇射過,你接唔晒GOR WOR。
MISS張:咁……我吞晒咪得LOR。

MISS張二話不說又重新開始為光口交。MISS張一邊為光服務,同時也看到蕙在聚精匯神地觀看他們做愛的過程。兩人再一次有眼神交流。突然,MISS張覺得原來被人窺看會令她更加瘋狂。她爬起來在光的耳邊著他:”望過去右邊!”MISS張繼續為光口交,光就遵從MISS張的命令望著右邊。他見到蕙在目不轉睛地看著自己的陽具。蕙知道光的視線移向了他,就和他對望。身經百戰的蕙沒有顯得尷尬,但光就立刻低頭不願蕙見到他的樣子。他低頭見到MISS張一邊用舌頭舔著自己的睪丸,一邊望著自己的臉,大概剛才是注視著四目交投中的自己和蕙吧。他覺得不好意思但又更加興奮,當MISS張再張開口含著他的陽具時,他終於無法在忍受得住,按著MISS張的雙臂將精子全射到MISS張口中。
MISS張吞掉光射出來的精液,再用舌頭幫光清潔他的陽具。她幫光拉好褲鏈,然後坐好,再和光濕吻了幾秒,就穿好自己的內褲和絲襪,接著若無其事地拖著光看戲。

光望著MISS張,心裡想想:”為何明知蕙在旁也要這樣做?”MISS張其實也無心看戲,她知道光在望著她,就將左手的食指放進口內。吮了一會,她拿出食指放在光眼前,說:”好好味AR!”見到MISS張再挑逗自己,光感受到自己的陽具又再大起來了。

MISS張和光繼續裝作正常看戲的樣子,但其實兩人腦海中全是淫念。突然,蕙伸出手,拿了MISS張的手提電話給MISS張。MISS張看見螢幕顯示有一未讀訊息,就打開訊息看。原來訊息是蕙傳給她的:”頭先好精采GE戲做完LAR?”MISS張回覆:”做完LAR。其實而家好想要,好想插入去。”
蕙又回應:”你地返屋企慢慢搞LAR。我睇你地都睇到HIGH晒。前面套戲完全唔好睇。”

MISS張不假思索,就覆了一個”好”字予蕙。蕙就將光和MISS張的袋拿給他們兩人,再起來帶領他們走出戲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