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後的舊情復熾

十一、再聚

翌日早上,MISS張回到學校,又開始繁忙的工作天。第一和第二節是中七的歷史科測驗。她走進教室,派發題目後便在老師桌前坐下來準備批改其它班別的作業。突然,她想起這個教室,就是當年光讀書的地方。回憶又湧上心頭。當年她在課堂上十分正經,但有時會凝視著光,趁其它人不為意時與光眉來眼去。經過光的座位旁又會有意無意間用身體擦過光的手臂。這些動作被雲見到,她和光就會在下課後被雲嘲弄一番。
偶爾,她會在上課前的晚上問光想自己穿甚麼顏色的內褲。之後上學前她就聽從光的選擇,再穿上較短的裙子,讓光猜她是否真的有穿上光所渴望見到的顏色。不過,因為MISS張坐得很小心,最多只會露出一、兩秒的時間讓光窺看,所以光只得一、兩次能在課堂上看到MISS張的裙底春光。但光總是告訴她:單是看見她的臉和大腿,已令他神不守舍了。想到這兒,她原本交叠的雙腿夾得更緊……

MISS張無法集中精神批改作業,就望出窗外希望自己不要再想。怎知道望見外面的操場,想起的又是以前看光在那裡打球。望著對面的大樓,她又想起有一次光在那邊突襲她,吻了她一下。她因此連續三天對光不理不睬,要雲教光寫一封情信道歉,承諾以後在校園內不再犯這樣的錯,MISS張才原諒他。
回憶起往事,MISS張知道自己根本不能忘記光。如自己不是有一個女兒,她昨日已再找光了。測驗過後,她返回教員室。走到門口,又想起以前經常在這個位置和光、雲兩人一起聊天。那段日子比現在快樂多了!她終究不能再壓抑自己的感情,回到座位就覆了光的電郵。光的電郵只在主旨上寫著”CAN WE MEET?”三字。MISS張就回覆他:”我只在四點放學後到七點晚飯前有時間”。MISS張按下”發送”鍵的一刻,她也不知道自己應該為發這封電郵而後悔,還是應該為自己沒有壓抑自己的情緒感到輕鬆。無論如何,她既然發了這封電郵,就代表她已豁出去,代表她已不再顧慮那麼多了。
光一早在辦公室就是一邊工作一邊期望會收到MISS張的回覆。他一見到MISS張的回應後,就連忙回覆:”沒問題,日日都得。今天可以嗎?可以打電話給我,電話是XXXXXXXX”。MISS張沒有打電話給他,而是繼續用電郵和他聯絡。其實MISS張的丈夫沒有她電郵的密碼,所以她不怕用電郵跟光聊天。同時,MISS張覺得用電話交談可能出現寂靜的情況令到氣氛尷尬,所以最後兩人用電郵溝通後決定當天五時在光的家中見面。
光工作到中午,就稱病請了下午的假。他到醫務所看醫生取得假紙後,就去餅店去買MISS張最愛吃的西餅回家,再執拾一下。四時四十五分,光到地鐵站等待MISS張。在地鐵中的MISS張心情複雜。她今早決定了要再見光,但她不知道見到光要說些甚麼和做些甚麼。聊天嗎?看電視嗎?做愛嗎?她不知道。她只知道她既想見光,又怕被人撞破這次會面,所以怎樣也不能在公眾地方與光相聚。她見到光,就趨前說:’行啦。你帶路。’
光:哦。你前晚至來過,唔認得路LA?
MISS張:上次咁黑,唔認得LA。
說罷,光就帶領MISS張回家。兩人沒有在路上交談,而且距離比起兩晚前遠。進屋後,兩人坐在沙發上對望。光打開枱面上的西餅盒……
光:食呢個蛋糕AR。
MISS張:多謝。
光:你仲鍾意食GOR HOR?
MISS張:係呀,仲鍾意。
MISS張開始吃蛋糕,光只看著她。兩人又回復在路上的沉默狀態。事實上,光雖然很想見MISS張,很想和她之間的關係可返回十年前一樣,但實際上要說甚麼他自己都不知道。
吃過整個蛋糕後,MISS張忍不住開口……


十二、澳門之行

MISS張:你話想同我傾計GOR WOR。而家冇野講GE?
光:UM……妳畀我整理一下,我好亂……
沒有交談,兩人又對望了一會,光終於說話。
光:我只係好似想好似以前咁。
MISS張:我結左婚GA LAR。個女都讀緊小學。你唔好咁。
光:我唔係想破壞啲乜野,我只係想好似以前咁。
MISS張:都咁多年LAR,你都有女朋友LA應該。
光:係有過,但而家冇。
MISS張:而家冇?前晚你牀邊又有嗰啲野?
光:同上一個分手之後用剩JE。
MISS張:你應該快啲搵過下一個。
光:而家搵緊。係妳得唔得?
MISS張:我地冇結果GA。你明GA。
光:我明。我唔想諗結果。我曾經以為我放低到你,如果唔係前晚我都唔會去聚餐。但一見到你我就只係想拖住你。
MISS張:如果前晚我畀錯左SIGNAL你,對唔住。我唔想再HURT你。以前HURT過一次夠LA。你應該搵個好女仔好幸福咁生活GA。係啦,呀雲佢點呢?
光:佢?佢早幾年結左婚,而家都做左媽媽LA。
MISS張:嫁得好嗎?
光:OK LA。老公做會計GE。算係少奶奶生活中掛。妳等我一陣。
光走進睡房,拿了兩樣東西出來,放到枱面:「MISS張妳記唔記得呢兩樣野?」MISS張回應:「記得……」
那兩樣東西是一瓶沙和一個籌碼,記載著兩人分手前的最後兩次約會。

當年,高考放榜,光和雲成績都還可以,入大學不是問題。MISS張就說要獎勵他們,趁男友兩個星期後帶學校的交流團外遊期間請他們到澳門來一個兩日一夜之旅。本來雲不想當電燈膽打算推掉,但MISS張堅持說在澳門也可能碰見同事,況且平時雲也跟著MISS張同光一起拍拖,不能因為今次的地點不在香港而遺棄雲的。暑假中的平日,三人就過大海去。
先是澳門半島觀光,黃昏三人到了黑沙海灘。三人坐在海灘聊天,像平時一樣開開心心。場地換了在海灘。光和MISS張可互相依偎著又可以隨時輕吻,感覺更舒服和自然。光說要在在沙灘上漫步,捉著MISS張的手就兩人一起走。識趣的雲坐在原地,望著她的好友和她的老師溫馨地拖著手。
MISS張:開唔開心呀光仔?
光:開心呀。第一次同妳來沙灘。我陣間筆啲沙落個樽度做紀念先。
MISS張:我冇著比堅尼你都開心呀?
光:哈!乜都冇著都睇過LA,比堅尼濕濕碎。同埋妳而家背心熱褲都夠正LA。
MISS張:呀雲都係背心熱褲WOR。
光:點同?雖然佢都靚,但妳靚好多呀。仲要妳高佢幾寸又有女人味過佢。
MISS張:即係話我老啦。
光:唔係AR。佢短頭髮係冇乜女人味GA MA。
MISS張:唔好咁話佢LA,大家路線唔同JE。
光:點都好LA,我愛妳我至覺得妳正。
兩人禁不住在海邊擁吻。
MISS張:唔好悶親呀雲LA。
MISS張拖著光走回原處,對雲說:一路行啲海風吹埋來好舒服GA。妳都一齊行下LA。
雲:你地行LA,唔做電燈膽呀。我喺度吹下風都舒服GA。
MISS張:傻妹。聽老師話,一齊行LA。
MISS張伸出手,示意叫雲拖著她。MISS張左邊拖著光,右邊拖著雲,三人就在沙灘漫步了一會。那時,MISS張已經下了決心,今次是三人最後一次約會。而光這小子就在憂慮晚上三人在同一間酒店房怎樣與MISS張做愛。
離開沙灘前,光將半瓶空樽入滿沙。
吃過葡餐,三人到賭場。MISS張拿了一千元做賭本,三人在大細桌前亂估一通。玩到深夜,小有斬獲。MISS張兌換現金時特意留下了兩個籌碼沒有兌換,她將這兩個籌碼送給光和雲:「第一次入賭場WOR你地,留個念LA。」
回到酒店房,三人先後洗澡。很自然地,光和MISS張坐在一張牀上,雲就坐在另一張牀上。
雲:我訓覺LA。好攰。我會訓到成隻豬咁,乜都聽唔到GA。
光:我驚太大聲連豬都畀人嘈醒。
雲:唔信你咁勁。
MISS張:訓LA。我都好攰。唔會嘈醒妳0既放心LA。
開燈,睡覺。雲當然沒有面向另一張牀。光和MISS張在牀上纏綿著、愛撫著、濕吻著。有時發出輕微的呻吟聲,雲當然聽到。這激起了雲的性慾,開始自慰起來。當然,因為光和MISS張在,她的動作很小。
只顧纏綿的光和MISS張沒有兩人也是性慾高漲。光在MISS張耳邊說:”我好想插入去AR。我有帶套過來GA。”MISS張回應:”我都好想,不過呀雲喺度AR。返香港先LA。”那天晚上,光和MISS張都沒有放肆到真的幹起來。
天光,雲首先醒過來,她起牀時向著光和MISS張那邊說說:”我去刷牙化粧。要兩、三個字GA。三個字啦就。”說罷,雲走進洗手間。


十三、成人廣播劇

光在矇矓中聽到雲的說話,即強迫自己提起精神。他在被窩中爬到牀尾,先吻向MISS張的大腿內側,再逐步移向MISS張的陰部。慢慢,光的舌頭已是隔著紫色絲質內褲舔著MISS張的的私處。MISS張再睏也不能不醒過來。她知道光在服侍她,就望一望另一張牀。見到雲不在牀上,MISS張的右手就移向下面,摸著光的頭髮,就像鼓勵光要努力為她口交一樣。得到MISS張的鼓勵,光就除去MISS張的內褲,直接親吻MISS張的陰道入口。MISS張開始濕了,且發出呻吟聲:’呀……唔……我想要AR’。聽到MISS張的要求,光即脫掉自己的睡褲和內褲,再進入MISS張的體內。光一邊抽插著,一邊吻著MISS張的脖子。
MISS張:呀!呀!好舒服!呀雲呢?
光:佢喺廁所AR。佢話三個字後先出來。
MISS張:哦!咁要快啲……呀……
光即時將抽插的速度加快。
MISS張:唔係叫你插快啲AR。衰人!
光:咁插快啲唔好咩?
MISS張:好……好!你插得我好舒服AR叻仔!
光:MISS你啲淫水好好味AR。
光即與MISS張來一個濕吻,順道將口水流到MISS張口內。
MISS張更加興奮,緊緊地抱著光,她的叫牀聲已好像平日那麼大聲。
雲在廁所聽到MISS張的呻吟聲,當然知道她與光在幹甚麼事。聽到這些聲音,雲也忍不住坐在馬桶上開始自慰。數小時前在牀上,她只能伸手到自己的褲子中。但現在洗手間內沒有其他人,雲索性脫光,全身赤裸。她左手撫摸自己的乳房,右手向自己的陰道進發。自慰帶來的快感,已令她不得不偶然淫叫起來。
本來光和MISS張也陶醉得留意不到洗手間傳出來的聲音。但當光暫停抽插去拿避孕套時,他們都聽得出雲在洗手間搞甚麼了。
帶過安全套,光回到牀上再度進入。
光:係咪你嗌得太大聲,搞到呀雲都忍唔住?
MISS張:佢要DIY好似好可憐咁AR。
光:咁佢而家係冇MISS你咁幸福GA LAR。
MISS張:咁你叫佢出來然後服侍埋佢,咁佢咪同我一樣咁幸福LOR。
光:我點會呢?我要留返最好GE野畀MISS GA MA。
MISS張:咁你快啲畀你啲精華我LA。
光受不了這樣的挑逗,不到十秒鐘就洩了。當時兩人還是穿著上衣。射精後,光伏在MISS張身上,兩人輕輕接吻。突然,他們聽到洗手間傳來刷牙的聲音,於是兩人立刻清理,穿回褲子,再躺在牀上。
三分鐘後,雲由洗手間走出來,說:’夠快手WOR!幾點落去食早餐AR?’
MISS張:我同光仔流洗埋就行LA。
半小時後,三人到酒店餐廳吃自助早餐。趁光在拿食物之際,MISS張對雲說:’你頭先喺廁所好似都好興奮下WOR’。雲剛才太忘形,根本不知道自己的呻吟聲原來大聲到連MISS張和光都聽到。因此,雲聽到MISS張的說話後就一臉尷尬,只能語無論次地說:’下?係咩?’
MISS張:唔駛怕醜WOR。妳都唔係好大聲JE,我估我大聲啲。
雲:咪係LOR。你地尋晚又咁樣,今朝又咁樣,我都有需要GA MA。
MISS張:對唔住……
雲:又唔駛對唔住GE。好似聽左齣成人廣播劇JE。都幾好聽GA!
光回到飯桌,MISS張和雲沒有就此話題繼續下去了。


十四、分手前的晚餐

黃昏,三人坐船回港,再由上環轉地鐵回家。車到了旺角站,住在彩虹站附近的MISS張沒有像平日一樣轉車。
雲:做咩唔落車GE你?
MISS張:送埋你地兩個返去先LA。坐多兩個站JE。
其實玩了兩天,三個人都很疲倦。在地鐵中,他們已沒有餘力像平時那樣快樂地談天。到了深水土步站,三人離開車箱。
光:MISS你過對面搭車LA。
MISS張:我送你地出閘啦。
在閘口,MISS張跟光和雲道別。望著他們兩人一起離去,MISS張良久也沒有移動。她知道,一切都要結束了。
因為住處相距不遠,光和雲一起走了一段路。到兩人分別之時,雲說:”光仔你小心啲。”
光:小心啲乜?
雲:我覺得MISS張有啲唔妥。
光:點唔妥?
雲:平時佢唔會送我地返來GA。同埋佢呢兩日啲笑容有時有啲牽強。
光:咁代表啲乜先?
雲:我唔知。但係你心理上要準備定LA。有啲野唔可能永遠都繼續落去。
光:哦……
雲這番話令光這晚在家中十分不安。光吃過飯後就打電話給MISS張,想問個究竟。但接通了多次,MISS張都沒有接聽。光只能開著ICQ,期望MISS張出現。但等到十一時,MISS張還沒有在線,光就更加悶悶不樂。其實同時,MISS張獨個兒躺在牀上掙扎。她知道光打電話給她,她是故意不聽的。她在想,應該就此結束還是相約光出來講清楚呢?光多次來終令她心軟。十二點左右,MISS張接聽光的電話。
MISS張:喂。
光:MISS,成晚都搵唔到你GE?
MISS張:我一返來就訓著左LA。
光:我以為妳有乜野事添。
MISS張:冇。你聽晚得唔得閒?出唔出到街?
光:應該得。
MISS張:咁你六點到上來我屋企呀。我煮飯畀你食。
光:好呀。
MISS張:咁聽晚見LA。我好攰,訓先。
MISS張沒有讓光有機會問清楚,但光聽到MISS張的邀請,也基本上已將原先的不安拋諸腦後。
翌日黃昏六點正,光準時到達MISS張家門口按門鐘。穿著圍裙的MISS張開門讓光進來:”你坐下先。我住埋啲野就快食得。”MISS張轉身走進廚房,光看見原來MISS張身上只得圍裙與一條黑色T BACK內褲。光自然色心起,換上拖鞋後即走進廚房,從後抱著MISS張一邊吻MISS張的頸,一邊上手其手。MISS張早料到光有此一著:”估到你會咁GA LAR。但你咁樣我煮唔到野食WOR。食完我地至慢慢享受好唔好?”MISS張順勢輕吻光的嘴唇一下。一向對老師言聽計從的光就回到廳坐下,等待MISS張的飯菜。
這不是MISS張第一次為光做飯,所以光都沒有期待著有甚麼驚喜。不過,今次MISS張所做的三碟菜都是光最愛吃的食物,包括MISS張從未做過的咕嚕肉和魚香茄子。
光:嘩!MISS張識煮咁多野而家?
MISS張:為左你梗要學下。
兩人開始吃飯,有時互相餵食,有時又撫摸對方的敏感部位,十分甜蜜。餸菜吃到七七八八時,MISS張說:”你想唔想食裸女餐?”
光:咩裸女餐AR?
MISS張站起來,除去身上的圍裙和內褲,全裸躺在沙發上,說:”你將啲飯餸擺喺我身上食LA。”
光從未幻想過此情景,即興奮地照辦。他將一塊咕嚕肉放在MISS張右邊的乳頭、幾粒飯放在MISS張左邊的乳頭,再將一塊小小的茄子放在MISS張下身的小三角地帶。接著,光用口直接在MISS張的身體上吃過這些食物。
MISS張:好唔好玩呢?
光:正到痺呀!
MISS張:你就正到痺。我污糟晒LA。要沖個涼先。
MISS張隨即走到廁所。進廁所前,全裸的MISS張回頭望著光:”一齊沖AR。”


十五、準備最後一戰

光立即跟著MISS張走進廁所。他脫去身上的衣服時,MISS張已在企缸中先行清潔自己的身體。這幾個月來,光試過幾次提出與MISS張一起洗澡,但MISS張都拒絕了。這一晚MISS張竟然反過來主動叫光跟她一起洗澡,光實的是意想不到。他走進企缸,即與MISS張來一個激情的濕吻。接著,MISS張就對他說:”你企好AR。等我服侍你。”
MISS張站在光面前,將肥皂液塗在光的上身,然後叫光轉身。面對著光的背部,MISS張先將肥皂塗在自己的胸部,再用胸部擦光的背部:”舒唔舒服AR?”十分陶醉的光回答到:”好正AR”。這個時候,光的下體已經明顯地漲大。
MISS張用左手拿過花灑,一面向光的身上射水,右手就繼續用肥皂為光清潔。慢慢,MISS張蹲下來,為光的臀部和雙腳進行清潔工作。
跪在地上的MISS張再叫光轉身。終於,光夢寐以求的一刻來臨,MISS張跪在地上將肥皂塗在他的陽具上,再用清水沖走肥皂泡。接著,仍然跪著的MISS張開始為光口交。
光的右手按著牆保持平衡,左手則撫摸MISS張的秀髮。他緊閉雙眼享受著,時而睜開眼睛望著MISS張口交的姿勢:”MISS我好舒服AR!你好犀利”。已是欲仙欲死的光沒有留意到MISS張今次的動靜和平日不一樣。以往MISS張為光口交時,她總會一邊口交,一邊用淫蕩的眼神望著光的臉孔。但今次,MISS張卻是全神貫注在光的陽具上。雖然沒有看著光的容貌,但單是聽到光的呻吟聲,MISS張已知道光十分享受。幾分鐘後,光敵不過MISS張的口交技巧,高呼:”唔得LA,要射LA!”MISS張說了一句:”射晒去我個口度LA”後,即繼續努力口交。不久,光忍不住,將精液都射到MISS張口中。MISS張一如既往吞掉光的精子,再用手上花灑噴出的水潄口,然後站起來。她擁著光,親吻他的頸和面部,再深情濕吻。
MISS張:滿唔滿意AR?
光:好滿意。
MISS張:好LA。服務完畢。你出去先LA,我沖多陣。
光抹身,穿回衣服再給MISS張一個飛吻就離開了浴室。這一刻,光的腦海只是在回味著剛剛發生的一切和期待著下半場的到來。企缸中剩下MISS張一人在洗澡。趁獨處的時候,MISS張在想:一會兒跟光說分手時,怎樣可以令他過得好一點。可是,MISS張怎樣都想不到一個好方法。她只希望,今晚給光最好的”服務”,以彌補自己對光的歉意。
幾分鐘後,抹過身的MISS張赤條條地返回廳,卻找不到光。原來光已躺在MISS張的牀上。她站在房門位置望著光,心情更複雜。她知道,她即將最後一次和光做愛。做愛後,她就要狠下心腸跟他說分手。她渴望讓光享受性愛的樂趣,但覺得這個結局對光實在太可憐。她伏在光的胸前,輕吻了他,說了一句:”我愛你。”
光:我都愛你。
MISS張:你鍾意食我煮GE飯多啲定係同我沖涼多啲呢?
光:兩樣都咁鍾意。
MISS張:太貪心LA。
光:MISS你咁正,入得廚房上得大牀,好難唔貪心GOR WOR。
MISS張:我帶壞你LA。上年你仲係斯斯文文含羞答答青頭仔,而家咁鹹濕。
光:係呀,係MISS你帶壞我GA。我好鍾意你帶壞我WOR但係。
兩人再濕吻一會。MISS張感覺到光的陽具又大了。
MISS張:咁快又大左GE?
光:係呀。你太吸引掛。
MISS張:咁可以再來LOR WOR。
光:頭先得你服侍我,等我服侍返你啦。
MISS張:好。不過你答我一個問題先。
光:咩AR?
MISS張:你有冇諗過你GE完美性愛係點樣GE呢?
光:都有GA。
MISS張:點樣樣GE呢?
光:好變態GOR WOR。
MISS張:有幾變態?
光:都唔係幾好意思講。
MISS張:講LA。我唔會介意GOR WOR。
光:你話唔介意GA。
MISS張:一定。
光:我想畀MISS張你喺學校強姦。


十六、誘姦

MISS張:哈!傻啦,法律上女人強姦唔到男人GA。
光:係咩?
MISS張:係AR。所以你呢個性幻想永遠都冇可能發生。你出廳坐陣先啦。我好快出來。
光離開MISS張的睡房,獨個兒坐在廳中的沙發。MISS張關了門,他不知道MISS張有甚麼主意。三分鐘後,MISS張推門出來說:”坐過去飯枱嗰邊LA”。光即從命。同時,光回頭看見MISS張已經穿好衣服:是黑色套裝! MISS張平時上課很少這樣穿。難得今次打扮到好像AV中的女教師一樣,而且那條裙比平日的更短,光對之後會發生的事已是十分期待。
MISS張走到鞋櫃旁穿上高跟鞋再走到光身邊。
MISS張:同學仔,你知唔知點解你要喺課室留堂AR今日?
光:唔知AR MISS張。
MISS張:唔知?真係唔知?
光:真係唔知AR。
MISS張:今日係要罰你、教訓你。你得罪左我!
光:冇AR MISS。
MISS張:你日日上堂都眼甘甘望住我對腳同大脾WOR。你知唔知咁樣係冒犯我?
光:下?對唔住,我以後唔敢。
MISS張:而家道歉太遲LA。我今日要好好教訓你。
說罷,MISS張將右腳放在光的大腿上,命令他:”幫我除鞋!”光除掉了MISS張的高跟鞋,忍不住雙手撫摸面前那條雪白的美腿。但MISS張即喝令:”唔准摸!”光即停手。
MISS張解開套裝上的衫鈕,白色恤衫下的兩點已是若隱若現。她再解開恤衫上最高的兩粒鈕,面向光坐上他的大腿上。MISS張帶著淫意地說:”我冇帶BRA GA。係咪好想摸呢?但係我唔會畀你摸GA。你平日得罪我太多LA。”MISS張隔著光的褲子摸著光的陽具:”嘩!咁大GE同學仔你?我真係咁迷人咩?”光回應:”係AR。”MISS張站起來,俯視著光:”你唔駛賣口乖LA。我係來教訓你,唔會畀你享受GE。跪喺度!”
光跪在地上,裝作可憐地向上望著MISS張。當然,他內心其實是興奮無比。MISS張拿過光剛坐著的椅,然後坐下。她伸出仍穿上高跟鞋的左腳:”除埋佢!”光又照辦。
MISS張:你平時唔係好鍾意望住我對腳GE 咩?而家我要你幫我清潔對腳。
光:點清潔AR?我唔識GA。
MISS張:用你條脷!
MISS張即將左腳伸到光的面前。光即開始他的”清潔”工作。他托著MISS張的左腳,由腳趾出發,到腳背,再緩慢地移上膝蓋位置。MISS張的呻吟聲也出現了。但當光準備進攻大腿時,MISS張突然停止呻吟,且語氣強硬地說:”作死AR你!腳板底唔駛清潔GA?”光即答道:”係!係!即刻做!”在回應MISS張的質疑時,光才發現,原來MISS張裙下是沒有內褲的。他的興奮程度又增加了。他將進攻的焦點改到腳板。清潔好腳板後,他才逐漸返回膝蓋,再到大腿。他聽到MISS張的呻吟聲愈來愈大,再望望MISS張樣子,原來她已忍不住大力按著自己的左邊乳房。MISS張見到光望著他,又喝令:”專心啲!右腳都要清潔!”
MISS張放下左腳,提起右腳,讓光重複剛才為她的左腳做的事。清潔到右腳大腿內側時,MISS張忍不住站起來。
MISS張:訓喺地下。
光躺在地下,MISS張捲起短裙便蹲下。她的陰道放在光的面前:”幫我口交!”
光接過命令,即用嘴唇和舌頭向MISS張的陰戶發動攻勢。
MISS張:呀!呀!呀!唔准停!繼續!
光樂在其中,雙手移到MISS張的臀部。但當他雙手觸及MISS張時,MISS張即站起來叫:”邊個准你摸我?”MISS張再蹲下:”繼續!”
光重新展開口交服務。但他在興奮的同時,也要提醒自己雙手不能亂動。不久,光的嘴巴已全是MISS張的淫水。MISS張受不了口交帶來的刺激也坐在地上。她伸手到上衣的袋,拿出一塊黑色和一塊灰色的東西。


十七、分手

MISS張:你平時成日望住我對腳,望住我對絲襪,今日等你慢慢歎。舉起雙手!
MISS張用灰色的絲襪綁著光的雙手,再用黑色的絲襪蒙著光雙眼。
MISS張:點AR?睇唔到野,又摸唔到我。興唔興奮AR?
光:救命AR!
MISS張:嗌救命就啱LA。睇下你以後仲夠唔夠膽冒犯我。
光:唔敢LA。
光繼續躺在地上,MISS張脫去他的褲子和內褲,然後站起來用腳踏著光的陰莖。
MISS張:腳交玩過未AR?舒唔舒服AR?
光:舒……舒服。畀我望下妳AR。
MISS張:舒服?我係要教訓你,唔係要你享受GOR WOR!你唔駛旨意可以睇到野AR。
MISS張即停止腳交”服務”。她脫去身上所有的衣服,然後以女上男下的姿勢和光性交。她一面騎著光前後搖晃,一邊說:”我乜都除晒LA。我知你好想望下,但我唔會畀你望到GE。”
光:我真係好想望。好想摸妳。
MISS張:冇可能。舉高雙手!
光將被綁著的雙手放在頭頂上。
原本坐在光身上的MISS張將身體傾前,陰道離開了光的陽具:”係咪好想我插返入去呢?”光點頭。MISS張續說:”冇咁容易。”MISS張隨即用舌頭舔光的腋窩。光痕癢無比,立刻求饒:”好痕AR!唔好AR!”MISS張沒有理會,時而舔左邊,時而舔右邊,光兩邊腋下都濕透了。
MISS張:係咪好辛苦呢?
光:係AR。
MISS張:求下我LOR。
光:求求你AR MISS。放過我LA。
MISS張:點放過你AR?
光:插返入去AR。鬆綁AR。
MISS張:咁咪便宜左你!唔准出聲!
MISS張繼續舔光左邊的腋窩,左手就伸出食指撥弄光右邊的腋窩。光忍住不叫出來。十多秒後,MISS張停止了對腋窩的攻勢,並命令光:”擘大口!”
光張開口,MISS張將口水吐進光的口中:”好唔好味AR?”光的回應是:”好好味!”MISS張說:”咁你再擘大口LAR!”
已經入戲的MISS張當然不會再將口水賞賜予光的舌頭品嚐。她叫光張開嘴,卻是將口水吐到他的面上和鼻樑上。
光:呀!唔準GE?
MISS張:好準AR。我叫你擘大口,冇話要益你WOR!合返埋個口LAR!
MISS張解開蒙著光雙眼的黑色絲襪:”畀返少少甜頭你!但係眼看手勿動!”同時,MISS張將絲襪塞在光的口中:”唔准整開佢!”
MISS張對準光的額頭再一次吐下口水。光望著MISS張的口水流下來,閉上眼睛躲避。MISS張再向鼻樑、面頰下巴等位置吐口水,令光口中的絲襪也沾滿MISS張的唾液。光因為不能發聲,故不能表達自己的感受,但實際上他超級興奮。他享受MISS張的唾液攻勢,也享受這種被MISS張控制的感覺。MISS張伸出右手,粗暴地將光面上的口水塗得均勻些:”你睇你自己似啲乜?畀我虐待緊AR!”聽到這句說話,光更加亢奮。
MISS張返回原先的”坐蓮”體位,重新開始女上男下式的性交。MISS張高聲呻吟。光無論是想撫摸MISS張還是想高聲叫牀都不行,只能發出輕輕的”唔……唔”的聲音。突然,光的叫聲頻率加快,MISS張見狀便拿走他口中的絲襪。
光:我就要射LAR。
MISS張:唔好射住,忍住先。
MISS張終於由角色扮演中返回現實。她知道這是他們最後一次了。雖然她期望這個晚上好好地服侍光,但卻不忍就這樣結束兩人間的最後一次性愛。她需要光的擁抱,她需要深情的接吻,她需要光愛撫他。因此,她停止了擺動,並為光的雙手鬆綁。她站起來,伸出手拉起光,幫他脫去上衣:”返上牀!”
兩條肉蟲回到睡房的牀上,MISS張壓著光激吻著他。兩人的姿勢慢慢由女上男下變成側睡對望。光主動將陽具插入MISS張的陰道內:”就忍唔住LAR。”MISS張回應:”射晒入去LAR”。這是最後一次了,MISS張希望光的精子會在這個晚上在她的體內陪伴她。光聽到這句令所有男人神魂顛倒的說話,很快就射了。同時,他將頭放到MISS張胸前,吻她的乳頭,又用手撫摸她的乳頭。
射精後,兩人相擁著。MISS張著光:”攬實啲!”
之後是寂靜的五分鐘,兩人都閉上雙眼。光在回味著這場無與倫比的性愛。MISS張卻是準備鼓起勇氣跟光說分手。
終於,她的臉孔移近光面前,右手撫弄著光的眼髮:”光仔,最後一次LAR。我地唔可以再見。”


十八、別離

仍然沉醉在剛才那場性愛的光聽到MISS張的說話,根本不知道應如何反應。他只發出了一聲”下?”
MISS張:要分開LAR我地。對唔住。
光沉默了一會,終於開口。
光:點解?
MISS張:早幾個星期佢向我求婚,我應承左。
光:冇相干GA。我預左你地會結婚,我唔介意。我唔想同妳分開AR。
MISS張將姿勢改為坐在牀上,光見狀也跟著一起坐,兩人全身赤裸繼續爭論。
MISS張:我都唔想同你分開。但去到呢個階段冇辦法。
光:唔會冇辦法。我地可以見少啲。總之唔好分開,好唔好?
MISS張:唔係見多見少GE問題AR。你咁細個唔明GA LAR。
光:唔關我幾多歲事。我愛你,你都愛我。咁點解唔可以繼續?
MISS張:我要結婚LAR。唔通仲可以對佢唔住咩?
光:咁你同我一齊開心GA MA係咪?
MISS張:開心。
光:咪係LOR。咁妳要同我分開即係對自己唔住。
MISS張:係對你唔住,我知你會好唔開心。但冇辦法。多謝你幾個月你畀咁多快樂我,但真係係時候要停LAR。你都應該搵個真正GE女朋友。
光:你咪係LOR。
MISS張:我……點算係呢?你而家會唔開心,但你讀大學會遇到好多女仔,好快會忘記我GA LAR。
光:我唔要AR。我淨係要MISS張妳一個。
MISS張:你唔會屬於我,我都唔會屬於你。唔好咁硬頸,聽老師講好唔好?今晚唔好嗌交。
光見MISS張去意堅定,無奈地走到廳拿回自己的衣服,再到廁所。他如平日做愛過後一樣洗澡,但今次花灑射水的聲音卻是夾雜著光的啜泣聲。同時,MISS張也穿好衣服,坐在沙發上。她聽到光在哭泣,自己也不禁掉下眼淚。若十分鐘後,光從浴室走出廳。他站在廁所的門口望著坐在沙發上的MISS張。兩人都雙眼通紅。MISS張看見光這樣子,憐憫心起。她走到光面前擁著他:”對唔住!我都好想繼續咁落去,但係唔得……對唔住!”光的雙手也緊抱著MISS張:”我係咪冇得揀?”
MISS張:我地都冇得揀。聽埋MISS最後呢次話,唔好唔開心。喺我心目中,你永遠係最好。
光:如果我係最好,妳應該會揀我。
MISS張:你係最好。但係個遊戲唔係咁玩……
光的手提電話的鈴聲響起,但光沒有接聽的意思。他繼續站著和MISS張擁抱著。鈴聲響了十多秒,MISS張走到枱上拿過手機,幫光按了”接聽”鍵,再將電話交給光,變相迫光接聽。電話另一端是光的父親,打電話來催促光早一點回家。光花了不足一分鐘時間就打發了他。
MISS張:屋企催你LAR?
光:唔駛理。
MISS張:即係夜LAR你要走LAR。
光:我唔想走。
MISS張:唔好咁LAR。我知道你好HURT,但係都最後一晚,留返啲快樂畀大家好唔好?
光:分開之後可以再見嗎?
MISS張:我過幾個月就結婚,唔係咁方便。我真係愛你,先至唔可以再見你。
光:但係……
MISS張:唔好拗LAR。如果有一日我唔愛你,唔再掛住你,我或者會再搵你。但我估你唔想見到一個唔鍾意你0既MISS張。
光無言以對。MISS張始終是他的老師,他自知這樣爭論下去他也不會贏。再加上父親剛才催促過他,他也知道是時候要退場了。他到背包中拿出前兩天在澳門帶回港的籌碼。他用右手拿著籌碼,站在MISS張前,將籌碼放到左手上,然後左手作握拳狀:”個籌碼呢?”MISS張對著光的左手一指,光翻開手掌,掌上沒有籌碼。他再舉起右手,籌碼在右手出現。光的眼淚又流出來。他哭著說:”我應承過會做一次魔術畀你睇。今晚唔做我就係冇口齒LAR。”
MISS張也忍不住哭了,又擁著光:”傻仔……多謝你!以後保重。”光輕吻MISS張的面頰:”你收埋呢個籌碼LAR,佢代表我以後都陪住你。”MISS張接過籌碼:”唔好喊LAR。去洗個面,唔好紅住眼落街。”
趁光到廁所洗臉,MISS張將籌碼偷偷地放回光的背包中。光從洗手間出來,一聲不響就揹起背包,穿好鞋子,再走到大門前:”0錫多啖得唔得?”MISS張點頭,兩人像平日激吻時般口水交纏。吻了大約一分鐘,MISS張主動停止這GOODBYE KISS。她幫光打開門:”應承我!要對自己好!”光回應:”嗯,我會掛住妳。”光轉身離去,MISS張迅即關門。自始,兩人沒有再見,直到十年後。


十九、折返

場景返回十年後。
**************
望著桌上的那瓶沙和那個籌碼,令MISS張想起當年與光分手的經過。她體會到光的傷感,也緬懷著當年那段日子。但當她坐在沙發上,將左手搭在右手上時,結婚戒指與右手產生磨擦,提醒著她既已為人妻,就要保持對丈夫的忠誠。

光:嗰幾日發生GE事,我仲記得好清楚。
MISS張:我都冇忘記。
光:咁係開心定係唔開心呢呢段回憶算?
MISS張:我唔知……
光:對我來講真係好開心。可惜個結局係咁。
MISS張:或者對我來講都係一樣。不過已經結左局就冇得變GA LAR。
光:可以有續集。
MISS張:唔會LAR。當初有呢個故仔本身已經係錯。
光:大家都開心呢個故仔點會係錯?
MISS張:個世界唔係淨係得我同你GA。我地兩個開心,但係會令到其它人唔開心。
光:冇AR。我只係知道個結局係我唔開心。
MISS張:我知你唔開心。但係你只要開始到另一個故仔就會開心返。
光:我試過LAR。其實都試過拍過三次,但係都唔啱。始終我……
MISS張:咪搵第四個LOR,最多我幫下你手。
光:下一個可唔可以返返去我初戀嗰個?
MISS張:嗰個人唔啱你GA LAR。以前佢都總算係啱啱畢業GE後生細女,而家師奶來LAR。
光:就算真係師奶,都係世上最正GE師奶。
MISS張:唔好拗LAR。多謝妳請我食蛋糕。但係對唔住!我唔可以再好似以前咁做錯LAR。
光:妳錯GE係飛左我。
MISS張:我地冇將來。同你分開我都好痛GA。但係為左你又好我又好,始終都要咁做。當年我叫你應承我好好地生活,要對自己好,你記唔記得?
光:我而家想返返去以前咁,就係因為我想對自己好LOR。
MISS張:冇你咁好氣。你咁樣係害緊你自己AR。你再係咁我即刻走GA LAR。
光:唔好走。
MISS張:咁你唔好再迫我。
光:哦。

MISS張下了禁令,光就不再糾纏下去。但當光不能再逼迫MISS張,光也不知道應跟MISS張說甚麼。同樣,MISS張也想不到如何打開打破冷場,兩人唯有將目光投放在沙發前的枱上。始終還是MISS張較為世故,主動令氣氛沒有那麼尷尬。
MISS張:咁多年來你有冇兌現承諾,對自己好AR?
光:我有應承過咩?
MISS張:梗係有。
光:我唔覺我有應承過WOR。點都好,我真係有盡力去令自己開心啲。只係我到呢一刻,仍然覺得同妳一齊至係最開心。
MISS張:你未遇到你真正GE MS RIGHT啫。
光:又或者已經遇到,不過我唔係MR RIGHT LOR。
MISS張:你有遵守承諾就好!你總會得到幸福。到時唔會再諗住我。
光:咁MISS有冇遵守妳對我GE承諾?
MISS張:下?有咩承諾?
光:妳唔記得?
MISS張:冇AR。邊度有?
光:妳連妳應承過都唔記得,咁妳實冇遵守承諾LAR。
MISS張:你講我聽係乜?唔記得唔代表冇守。
光:你真係想聽?
MISS張:嗯。
光:你應承過我,有一招只會同我一齊至會用?

MISS張思考了數秒,終於明白光的意思:”係……我應承過。”
光:咁有冇遵守承諾?
MISS張:唔好講呢啲LAR。
光:我都係睇下MISS張有冇口齒啫。
MISS張:有呀有呀。
光:真係有遵守承諾?
MISS張:都話有LOR。唔好問LAR。我返去湊女。

MISS張站起來,拿著手袋走到大門前,準備穿鞋離去。光追上前問:”咁快走?”
MISS張:邊個叫你講埋呢啲野?
光:對唔住。
MISS張沒有理會,只顧穿鞋。
光捉著MISS張的手臂:”我地仲有冇機會再見?”MISS張撥開光的手:”如果你唔再逼迫我,我見到有好女仔就介紹畀你LAR。記住,對自己好。OK?”
光不知所措,但不想眼巴巴地看著MISS張開門離去。他用手按著門,不讓MISS張走得那麼容易。MISS張面向著光:”畀我走LAR。畀我走,我地仲係朋友。”
光:但我唔想同妳只係朋友。
MISS張:我地最多只係朋友,冇得再多GA LAR。聽話LAR。放過我,放過自己。你對我仲有感情GE話,唔好令我唔安樂,可以嗎?

光的手不再按著大門:”可唔可以0錫多妳一啖?”
MISS張:朋友之間唔會0錫GOR WOR。
光:最後一次,我應承妳。之後唔會再迫妳。

MISS張點頭示意,準備開口叫光只能點到即止之際,光就鼓起勇氣吻了MISS張的嘴。光仲出舌頭,企圖將舌頭伸進MISS張的嘴內。但MISS張堅守著這條防線。MISS張想推開光,但光迅即用身體壓著MISS張,令MISS張只能倚在大門。光見到MISS張不願跟他濕吻,就索性讓自己的口水流出來,沾濕MISS張的嘴唇和下巴。MISS張感覺到光加強了攻勢,掙扎得更厲害。她嘗試蹲下避開光,並用右手輕力地打光的腰部。

光始終還是深愛著MISS張。他知道MISS張如此抗拒,也就停止攻勢。MISS張怒視著光。光見狀就說”對唔住。”MISS張沒有回應,轉身奪門而走。

MISS張關好門,站在升降機前,按下了掣。等待期間,她拿出紙巾,準備抹去嘴上和下巴上的口水。她發現自己的上衣和長裙都有口水漬。”滴”一聲,下巴還有剛才光留下的唾液滴到地上。MISS張凝視著地板上那一小點的水漬,想起剛才光所提及的那個承諾。升降機到了MISS張所在的樓層,但她沒有進去,繼續望著地板。接著,還有另一滴口水從下巴滴到地上。

這一刻,MISS張不由自主地轉身走回光的單位。她按鈴。


二十、反客為主

光的家沒有鐵閘。光一打開門,MISS張就控制不了自己,主動吻向光。不是一般的接吻,而是濕透的濕吻。這一次,輪到光的嘴唇和下巴滿是MISS張的口水。同時,MISS張走進光的家中,光同時後退。一邊吻著,MISS張一邊擲下了自己的手袋和關了大門,並且將光推進了睡房的牀上。

兩分鐘前,光在絕望的邊緣。現在卻是由MISS張主動地吻他,他實在不明所以,故只是在被動被吻。他想問個究竟,但見MISS張如此瘋狂就讓一切繼續。MISS張暫停了攻勢,站在牀邊先脫鞋,再脫去自己的裙和內褲。原來MISS張的陰道已是十分濕潤。她連忙脫去光的褲子和內褲,見到的卻是半硬半軟的陽具:”你頭先唔係想要GE咩?點解唔夠硬?”
光沒有回應,但真正的答案他很清楚,因為他根本不知道MISS張在想甚麼。因此,他投入不了。MISS張見到光的眼神有點迷茫,也大概猜到光的感覺:”唔好諗咁多野。投入啲,我好想要。”
光點一點頭,但其實腦海中還是不明白MISS張折返的原因。MISS張伸出雙手把玩光的陽具,陽具慢慢變得更硬,但還未到MISS張滿意的硬度。MISS張見狀就吐了一口口水到光的陰莖上,然後再用右手將口水塗勻在光的下體上。享受到這樣的服務,原本迷惘的光也完全盡入了做愛的作戰狀態。他的陽具終於有十級硬度。
MISS張:避孕套呢?
光:妳後面第一個櫃筒。
MISS張脫去上衣,轉身打開抽屜,取出一個避孕套。她趕快將包裝紙撕開,再回身已見光脫去了自己的上衣,全身赤裸在牀上等著。MISS張將安全套套在光的巨棒上,就坐在光身上,進入了。MISS張忘記了自己已為人妻和已為人母,瘋狂地擺動身軀,並發出淫蕩的呻吟聲。光面對這番景象,也暫時將疑問拋諸腦後,盡情投入。他脫去了MISS張的白色胸圍。光撫弄MISS張的乳房,時而又坐起來主動與MISS張濕吻和吻MISS張的身體。

跪在牀上的MISS張享受著光帶給她的快感。這是久違了的快感。除了玩口水這一招之外,她平時和丈夫做愛的招式差不多都跟和光做愛的招式完全一樣。但或許因為光的年紀比她小,兩人又原是師生關係,姊弟戀加上師生戀這兩種挑戰傳統的關係,令到MISS張找到和丈夫做愛沒有的興奮。

MISS張將口水流到光的身上。光也不甘示弱,坐起來狂吻MISS張的胸部,令MISS張的上身也沾滿了光的口水。MISS張將光推倒在牀上,再伏在光的身體上,讓兩人的口水在兩人的上身之間互相糾纏。同時,MISS張的高潮來到:”我來LAR”。說罷,MISS張將舌頭放進光的嘴內,光也雙手緊緊抱著MISS張。這一刻,MISS張也已停止了擺動。房間裡就只有兩人的接吻聲夾雜著細小的喘氣聲。

不玩口水的承諾雖然是MISS張的諾言,但光自己在這十年間也一直將這玩意保留在他和MISS張的回憶之中。曾經有一個女朋友在一次做愛到瘋狂之際流了一些口水到他身上,事後他就跟那女友說”啲口水咁流落來法好核突AR。”但當口水的來源是MISS張時,卻是美麗的。十年沒有品嘗過MISS張的唾液,這一場性愛對光來說實在是太過美好。

正因為太過美好,當MISS張重新擺動身軀後不久,光就忍不住:”忍唔住要射LAR”。